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全球自走棋 起點-第三十九章 登陸熱推

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全球自走棋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
唯有彩钻,凭借自己出色的隐身能力,没有吸引任何怪物的注意,悄悄越过被怪物包围的深渊行者,去向了岸边。
它的状态并非全盛,使用必杀技之后的虚弱时间虽然被灵魂树减免,但休息时间还不太够,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就是因为彩钻的能力特殊,偷袭有着奇效,张一鸣才将它提前召唤出来。
张一鸣已经观察过了,浮于虚空,正释放大招进行空中压制的两个BOSS,都是属于引导型的技能。
一旦被打断,这两个大招都将失效,届时它们对于空中的压制,就会消失。
从空中登陆就不再是问题。
深渊行者与黑钻都不知道,还有彩钻在进行突袭。
它们都以为主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以至于拼了老命,也要向前,登上港口打断那两个BOSS的技能。
它们的疯狂,也是为彩钻的突袭铺好了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
一切都跟张一鸣想象中一样,阻力都在黑钻与深渊行者身上,彩钻能够顺利上岸,一发极雷闪,将两个引导大招的BOSS技能打断。
完美!
不过就在彩钻靠近水边之时,城头之上,一个同样是白袍白甲的BOSS,突然转头,深陷的眼窝,似乎正注视着从水下潜行而来的彩钻。
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气息透露。
彩钻潜心修炼的隐身技能,它自己都不觉得能够被看破。
但事实却是,当它悄悄从水面露头,从一个角落上岸时,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骷髅BOSS,突然从城墙上跳下,落到了它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