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ets精品玄幻小說 鎮國天醫 線上看-第366章 接連的意外展示-3q2is

鎮國天醫
小說推薦鎮國天醫镇国天医
“人家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还不明显吗?”
宋青城嘀咕道,看得出来,这货对老婆很不满,只是表面上不敢说而已。
“老东西,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自知之明了?”
陈海清闻言,立刻将怒火发泄到宋青城的身上,揪住了宋青城的耳朵。
这个男人,在自己老婆面前,丝毫没有尊严可言。
简直一个窝囊废。
就在陈海清准备大发雷霆的时候,又一个电话打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幼儿园王校长打来的。
“王校长怎么给我来电话了?”
陈海清看了看来电显示,目光一闪,笑道“对了对了,一定是他们已经开除了李欣怡家的孩子,来给我报喜了,哈哈哈,那辆奔驰,以及那块手表,没有白送,哈哈哈……”
欢迎来到四十二号仓库 4空白4
带着得意的笑声,陈海清接通了电话,笑道“喂,王校长吗?”
“宋雨辰的家长是吧?”
电话里,王校长的声音异常的冷漠。
这样陈海清有些意外,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里,王校长说道“由于你们家的孩子,在学校的不良好表现,已经严重影响其他的孩子,因此我们学校已经做出决定,现在我正式通知你,学校决定开除你们家的孩子宋雨辰,你立刻前来办理手续,明天就不要来我们幼儿园了。”
“这……”
“喂喂喂?!”
没等出去说话,嘟嘟嘟的声音传来,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连续遭受到两次打击的陈海清大怒“怎么回事,这垃圾王校长,收了我的奔驰,居然敢这么对我!”
“这事情似乎有些蹊跷。”
旁边的宋青城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说道。
“蹊跷,什么蹊跷?”
陈海清怒道。
“你难道没觉得吗?”
宋青城说道“一个小小的李欣怡,怎么会让王校长做出这样的决定,这难道不奇怪吗?”
“还有,萌萌哒化妆品集团,那个孟总似乎也很在意李欣怡,她居然为了这个一个员工,放弃与我们合作,这不符合常理啊!”
闻言。
出去冷静下来,目光一转,说道“没错,这事情确实有些奇怪了,难道李欣怡有后台?”
“我觉得可能是。”
宋青城点头。
“她居然还有后台?!”
陈海清生气的叫道“是了,合格狐狸精凭借着自己的身材和美貌,难免会和一些人勾三搭四的,认识一点人也不奇怪。”
“也不知道李欣怡的后台到底是谁啊?”
宋青城问道。
“不管是谁,他是不知道李欣怡于我为敌,要是知道我家族的实力,对方绝对不敢给李欣怡撑腰!”
陈海清霸道的说道。
“这倒也是,很多大领导见到你们家族,都要客客气气的,李欣怡一个女人,能有多大本事呢。”
宋青城点头。
“本来就是!”
陈海清的目光一闪,随后看向宋青城,叫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查一查李欣怡的后台到底是谁,顺便把李欣怡的家底子,全都给我摸清楚,此仇不报,我就不叫陈海清!”
……
幸福小区。
家中。
叶诗诗闷闷不乐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都没有心思玩玩具了。
叶一凡和李欣怡陪在身边。
“他凭什么说我没有爸爸,还打我,明明是宋雨辰先动手的,可是老师居然骂我……呜呜呜……”
叶诗诗人虽小,可是她越想越是生气,这道坎似乎过不去了,还在生气呢。
这种冤枉气,有苦说不出,是最气人的。
李欣怡自然也深有体会。
“诗诗,不伤心了,今天你爸爸已经过去教训他们了,那个王老师以后再也不会来你们学校了,你们的王校长以后也会特别关照你的。”
李欣怡心疼的抱住叶诗诗安慰道。
“不,妈妈,我要的不是这个。”
叶诗诗忽然推开了李欣怡,很认真的说道“我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我想要爸爸和妈妈在一起,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说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了……”
“……”
面对叶诗诗的诉求,李欣怡沉默了。
她多想实现叶诗诗所有的愿望,可是唯独这一件,太难了。
旁边叶一凡亦是如此。
“妈妈,你说话啊?”
叶诗诗不依不饶的问道。
“诗诗啊,大人的事情,你还小,你现在不懂。”
李欣怡解释道。
“别人的爸爸和妈妈都可以在一起,为什么你们不可以?”
叶诗诗问题很直接,她是个孩子。
但是,这个问题是在太难了,就算李欣怡再怎么心疼这孩子,也很难实现。
有一道心理上的坎,那是迈不过去的。
“妈妈,你说话呀?”
叶诗诗不依不饶的问道“为什么不回答我?”
“你问你爸爸吧。”
李欣怡忽然起身,直接离开了房间。
叶诗诗立刻看向了叶一凡。
“诗诗啊,爸爸和妈妈都很爱你……”
叶一凡尴尬的说道。
“爸爸,你们在一起好吗?”
叶诗诗委屈道“我想有个完整的家,爸爸,这是我的愿望,你能帮我实现吗?”
“这个……”
无所不能的叶一凡,也有办不到的事情。
他曾下定决心,哪怕叶诗诗要天上的月亮,那也要想办法实现,可眼前这么点小事,却比摘下月亮还要难。
“爸爸,你骗人的,你根本就是哄我,你实现不了我的愿望,呜呜……爸爸骗人,爸爸不是好爸爸……呜呜呜……”
叶诗诗哗啦啦的哭了。
看的叶一凡一阵揪心的痛苦。
“诗诗不哭了。”
叶一凡拼命的抱住叶诗诗,言道“爸爸是好爸爸,我不会骗你的。”
“骗人,你根本不是好爸爸,你连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你骗人……你不是好爸爸……”
叶诗诗哭得很伤心。
这件事,对孩子的内心造成很大的影响,伤口很深。
也许,就算没有这件事,叶诗诗的内心里也是有着这样的伤口的,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爸爸,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她难道没想过吗?
也许,这个伤口早就存在,只不过如今被人撕裂,所以才会那么的痛苦。
艰难的将叶诗诗哄睡着了之后,叶一凡来到阳台。
李欣怡此刻默默的看着阳台外面,擦了擦眼泪,似乎怕叶一凡看到。
叶一凡来到这里,等了许久,终于说道“欣怡……为了孩子,要不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