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90章 反擊與主動權!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戒指丢失的事惊动了大贺家的其他人。
除了香取茜还颓然留在化妆间,其他人都汇聚到大贺妙老太太的休息室。
“这场婚礼必须立刻停止!”大贺妙老太太神色严厉道,“在没有找到那枚戒指前,就别谈结婚。”
“奶奶,怎么能这样?”大贺真哉急了。
柯南没有心思多管这家人的争执,思索着,伸手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示意池非迟来一场小伙伴间的悄悄话。
灰原哀一看,也凑了过去。
池非迟蹲下身,看着柯南,他大概猜到柯南想问什么了。
“池哥哥,你之前认识小茜小姐吗?”柯南疑惑问道。
根据香取茜所说,照片是她六月到这里来预约场地时、大贺真哉帮她拍的,但问题是,那个纸人是什么意思?如果是代表池非迟,池非迟跟这事又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呢?”
池非迟丢下一句话,又站起身。
果然是这个问题,他认不认识新娘,柯南还看不出来吗?
“呃……”柯南汗了汗。
他不是怀疑池非迟,看池非迟过来之后的反应、香取茜的反应,池非迟应该是不认识新娘的,而且跟大贺家的事也没什么关系。
他问出来,只是想确认一下,这家伙不会是生气了吧?
大贺雅代上前劝着大贺妙,“妈,您就先别生气了。”
“你自己想想看,雅代,”大贺妙没好气道,“自从这孩子说要结婚之后,就连连发生不祥的事,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现在她竟然把我们家的传家宝都给弄丢了!”
“这件事不能怪在小茜身上!”大贺真哉不满吼道。
池非迟冷眼看着大贺家的闹剧。
结不结婚的事与他无关,为什么要牵扯到他身上?
他已经知道是谁拿走了戒指。
在持田英男踩到电源开关、房间里暗下来的时候,他特地注意了那时候在场的所有人。
当时是没什么发现,但之后回想谁靠近过化妆台的时候,他想起了光线暗那时候所有人的站位。
那个时候,大贺美华站在化妆桌前,背对着化妆桌,面向着他们。
而之前大贺美华还在靠门口的新郎附近,也没人注意到大贺美华是什么时候过去的,大贺美华也不是香取茜的好朋友、甚至对香取茜有排斥心理,没有什么必要原因的话,不可能靠近香取茜身边。
从时间来看,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大贺美华就在悄悄往化妆桌前移动,为了不惊动其他人,动作必须小心,也需要不少时间,等房间暗下来的时候,大贺美华才刚到化妆桌前。
在离开化妆间时,非赤也告诉过他‘戒指是大贺美华拿的’,证明了他的猜测。
那么,是大贺美华为了破坏婚礼、偷走了戒指还留下奇怪的东西?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90章 反擊與主動權!推薦
不,从原意识体记忆中的接触片段来看,大贺美华一直是没主见、没心计、其实胆子也不算太大的人。
虽然原意识体接触大贺美华也不多,但八岁记忆中是这样,十二岁记忆中也是这样,这次见也还是这样,一副‘我超厉害’的傲气模样,但本性一直没变。
而且在灯重新亮起来之后,戒指还没有丢,说明大贺美华当时还没来得及动手,直到之后大贺妙老太太痛苦跪地……
没错,能指使大贺美华做出这种事、并且帮忙掩护的是大贺妙老太太。
来这里的一路上,他回想过他家集团跟大贺财团的交集,可以确定的是双方没仇没怨,都是正常的商业往来和竞争,而原意识体和他跟老太太接触得不多,应该也不存在结仇的可能,就算结了仇,老太太也不至于用这种方式来报复。
他甚至怀疑过,会不会是黑羽快斗那小子易容成大贺美华来恶作剧。
虽然黑羽快斗偷东西前都会用怪盗基德的马甲发出预告函,而大贺家戒指上那颗宝石远远达不到怪盗基德偷盗的‘大宝石’标准,但要是为了恶作剧气他,那黑羽快斗还是有嫌疑。
只不过他很快又排除了这个可能。
如果黑羽快斗易容之后靠他那么近,就算易容术能瞒过他的眼睛,非赤那一关绝对过不了,非赤对黑羽快斗的气味和体型太熟悉了,而易容改变体型或者身高的填充物,在非赤热眼感应下,跟人体会有明显的温度差异,瞒不过非赤的眼睛。
好文筆的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890章 反擊與主動權!展示
大贺妙老太太只是为了混淆视听、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才在照片之外还加了那个纸人?
不,要是为了混淆视听,没必要非得把他牵扯进去。
而那个纸人边缘裁剪的线齐整笔直,折痕不乱,不是急急忙忙准备、或者临时改成那样的,应该专门打探过他的衣着。
从昨晚开始晚餐后,他就没跟老太太见过面。
他的衣着虽然早就带上了,但具体是什么颜色的领带、是领带还是领结,连毛利兰都不清楚,知道的只有前一天去跟他商量带什么衣服回来的灰原哀。
他也可以肯定没人偷偷打开过他的行李袋,否则他早上换衣服的时候就察觉了,而房间里也没有窃听器或者微型摄像机。
在没有偷偷打开过他行李袋的情况下,大贺妙想知道他今天的打扮,只有在他换衣服出房间的今天上午九点之后。
也就是说,上午九点二十分,他带着柯南出了酒店房间,前往一楼,在上午九点二十分到上午十二点二十分这段时间,大贺妙从某个途径得知了他的衣着,开始准备纸人。
打探消息、准备卡纸、裁剪、折纸人,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最耗时的是打探他穿了什么样的衣服。
如果大贺妙只是为了混淆视听的话,根本没必要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省事的东西。
大贺妙故意这么做,想要达成什么样的结果?
可以从换个角度来思考。
假设他不知道这是谁做的,遇到了交给新娘戒指失窃、导致结婚不成的黑手似乎也把自己列为了目标这种事,不管是为了证明自己与这事无关,还是为了揪出做这种事的人、以免对方对自己做出什么危险举动,他肯定积极调查,努力想弄清楚真相。
那么,大贺妙很可能是为了试探他的能力,或者想从他的行为举动中看出什么来,才把他牵扯进去。
具体原因不明,他也没办法从现有的线索中去判断出老太太这么做的目的。
……
在大贺真哉恼怒吼了大贺妙之后,房间里陷入了沉寂。
片刻后,大贺辰也才出声缓解尴尬,“真哉,那小茜她不要紧吧?”
“她说她想在休息室里一个人静……”
大贺真哉话没说完,就被敲门声打断。
“咚咚咚。”
敲了门之后,持田英男打开房门,转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两个男人,进门后关上门,才对疑惑看着他的大贺妙解释道,“这两位是长崎的警官先生,他们说之前接到报案……”
“我打的电话,”池非迟神色平静地出声,“因为留下来的东西不止是照片,还有那个可能暗示我的小纸人,纸人这种东西一般是诅咒,而菲尔德集团最近有一点动乱,我担心有人想对我不利,所以就打电话报了警,不过考虑到今天是大贺家长子的婚礼,来的参加婚礼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闹大了对大贺家也不好,我也有跟警方提过,让他们先不要声张。”
不用急着弄清楚大贺妙为什么故意把他牵扯进去,当务之急,是让大贺妙的算盘打空。
大贺妙想引他去寻找失窃的戒指?想观察他?
不好意思,他接下来只会在两个警察的保护下,跟两个警察沟通一下失窃线索、谈谈可能对他不满的人,还可以一起去喝个下午茶。
至于谁偷了戒指、新人能不能结婚,他不知道,不参与。
而且大贺妙这种行为,已经有可能让他被怀疑、让他会惹上不良名声,对于这种会对他造成损失或者伤害的算计,他选择反击。
哪怕他也喜欢算计别人,但他不是圣人,当然做不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警察介入,他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他会再观察、判断大贺妙这么做的目的,如果是恶意的,他会借机将这件事宣扬出去、闹大。
没人会怀疑他偷窃宝石戒指,以他的家境,他没必要对一块小宝石戒指下手,最多就是有人猜测他跟人家的新娘关系暧昧、一起被人针对,进而猜测他的私生活问题。
作为一个未婚单身人士,他有个风流名声,影响也不是很大,或许传来传去会传成他‘勾搭别人新娘’,在品行上有一点负面舆论,但那可以解决。
而大贺家,就要承受‘传家宝都丢了’、‘未来媳妇有问题’、‘家庭不合’等等传言的困扰。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一出最狠毒的是,到时候大贺家要做出一个选择:
香取茜这个媳妇还要不要?
要的话,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几年间,都会有人明面背面地拿这件事来刺激一下大贺家的神经,有时候一个没有证据的传言也能流传很久,尤其以大贺家这种家庭,容易被仇富、商业对手记下来,而且一个有着负面舆论的女人都还进了门,对大贺真哉未来继承大贺财团也会造成很大的阻力,财团里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跳出来搞事。
而不要的话,以大贺真哉‘离家出走、怒吼长辈都要结婚’的态度来看,对香取茜迷恋的程度不一般,如果大贺家出于‘未来大局’的考虑反对香取茜进门,大贺真哉要么真的离家出走,要么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一蹶不振,甚至心里永远存在一道无法忘却的遗憾,对家里人也会永远存在着一丝不满。
既然反击,就要抓准对方最疼的点一击致命,而出击如果没有得到相应的好处,那也毫无意义。
安布雷拉的吞并垄断之路正好需要一个好的开端,在等待经济、底蕴累积的过程中,准备一个废了的继承人或者一个内部有麻烦的家庭或者财团无疑是个好的选择。
他不会让自己成为‘爆料者’,只会暗中引导,接下来说不定还要跟大贺真哉打好关系,好好引导,用上三年五年偷偷挖个坑,最后把大贺财团给填进坑里去。
精彩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890章 反擊與主動權!
当然,这是大贺妙心存恶意的情况。
大贺财团不是安布雷拉扩张的最佳选择,一来就对财团这种庞然大物下手,吞不下多少不说,也容易引起其他财团的敌意和戒备。
如果大贺妙这种行为是好奇所致,那他就根据心情、权衡利弊再做打算,如果是好心,那就当给老太太添点麻烦,算计了他,就要做好迎接‘突然惊喜’的准备。
大贺妙确实想到了事情传扬出去对大贺家的影响,有点懵。
池非迟居然报警了……
这个选择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大概是遇到这种关系到名声又不涉及安全的事,他们都会慎重一点,一般都是自己先弄清楚,不会贸然让警方介入,但仔细想想,池非迟的选择好像也没毛病,东西失窃是其一,而其二是人家觉得有人想害他,这涉及到人身安全,报警也正常,还特地让警方悄悄来、别惊动其他人,也算是顾忌到对自己和大贺家的名声的影响。
这……不,等等,池非迟的选择正不正常不用考虑,这件事是真的不能闹大,甚至不能让警方帮忙调查出真相来。
她很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要是警方用什么手段查出戒指是她孙女拿的,就算她孙女不供出她来,大贺家也会成一个笑话,她孙女未来择偶也会受影响,要是她孙女供出她来,那这出闹剧也够人笑一阵子的了。
老太太情急之下只想到这么多,但想法是正确的——
不能闹大,不能让警方干涉!
“这样吗……”大贺妙缓了缓,对池非迟道,“那就跟两位警官说一下情况,我也正好听一下戒指是怎么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