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九星之主 起點-364 聽說熱推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一周后,百团关内,十二小队总部。
亥猪办公室中一片漆黑,窗外的风雪很大,即便是有着高耸巍峨的城关守护,那大雪也遮掩了人们的视线,还带着那狂风呼啸的特有声音,宛若鬼哭狼嚎一般。
单人小床上躺着一个熟睡的青年,而在小床旁边,高凌薇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她翘着二郎腿,双臂交叉环在身前,低垂着脑袋,闭眼熟睡着。
只是…高凌薇似乎做了什么噩梦,她的表情很是凝重,时不时还会眉头蹙起,额头上隐隐有一层冷汗浮现……
“呵……”高凌薇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从梦中惊醒,猛地睁开了双眼。
她的呼吸很是急促,忍不住握了握拳头,似乎在缓解有些僵硬的手掌。
坐了好一会儿,高凌薇这才抬起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噩梦,
又做噩梦了。
梦里,是那一张巨大的霜雪面庞,是那隐隐的五官轮廓,以及那无穷无尽的压迫感……
高凌薇无奈的闭上了双眼,一手扶住了额头,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哎……”
她从未想到,有朝一日,那大名鼎鼎的关外第一魂将,会成为她的“梦魇”。
那一张遮天蔽日的霜雪面庞,充斥着她的整个世界,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以及常人难以承受的压迫感,一次次让高凌薇在梦中身体僵硬,无法移动分毫,甚至连呼吸都停滞。
直至在某时某刻,她突然惊醒,摆脱了这样的梦境,才算是脱离的一场灾难。
高凌薇有些沮丧。
她自认为,不该以这样的心态去面对关外第一魂将,但是…她真的做不到。
高凌薇曾身处魂将大人的掌心纹路中,也曾正面直视过魂将大人的面庞,自那以后,她便隐隐有些崩溃的迹象。
理智上,高凌薇知道,那是她应该崇拜、敬仰的人。
但是在感性上,她的心中只有敬畏,深深的敬畏,甚至是…畏惧,恐惧!
在那短短一面的接触过程中,魂将大人从未对高凌薇有任何敌意,甚至对方的行为是出于善意,是在帮助高凌薇和荣陶陶。
但即便如此,高凌薇也隐隐有些被压垮的趋势。
距离她见到徐魂将,已经过去了足足七天了,但噩梦依旧困扰着她,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管她一直以来的表现多么坚强,内心多么强大,但是说到底,她还只是个大二的学生,突然遇到雪境第一战力,她的确很难心态平和。
别说高凌薇了,那些只能看到魂将大人脚踝、大衣尾摆的十二小队、青山军,当时的内心,估计也在剧烈的颤抖着。
实力等级的巨大冲击,气势上的绝对碾压,不是谁轻轻松松就能承受的住的。
有些后遗症也是在所难免的。
七天,七天……
想到这里,高凌薇抬起眼帘,看向了病床上熟睡的人。
漆黑一片的房间中,她看不到任何,却能想象得到荣陶陶那酣睡的模样。
脑中幻想着这样一幅画面,高凌薇那稍显沮丧的面容,终于有些缓解,内心也渐渐安稳了下来。
荣陶陶已经昏睡了足足七天了,这不禁让人有些担忧。
第一次,荣陶陶刚刚晋级魂尉期,实验施展罪莲过后,也不过休息了短短3天时间,便清醒了过来。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荣陶陶刚刚晋级魂尉期,而此时的荣陶陶,已经是魂尉·中阶了。
本应该身体更强壮的他,怎么反而睡的时间更长了?
因为,这一次施展莲花瓣不再是实验,而是实战,是战争,甚至是扭转战局的关键!
荣陶陶竭尽了全力,不仅具体控制了巨型莲花的开放位置,而且也耗尽了体内的最后一丝能量,将莲花瓣开到了最后一秒。
这也许,就是倾尽所有的代价吧……
高凌薇上身探前,手肘拄着床边,手掌小心的探索着,在一片漆黑中,终于拾住了荣陶陶的手掌,轻轻握着。
昔日里,这个“菜鸡”少年,此时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成为了一名强大的魂武者,甚至能够在一方战场之上,掀起一些波澜。
而高凌薇自己,这个曾经俯视荣陶陶的人,教导他魂技、与他共同厮杀的人,却是在战争的洪流中,化作一朵不起眼的浪花,没办法给一场规模宏大的战争带来什么影响。
事实上,高凌薇对自己过于苛责了。
面对那种级别的遭遇战,别说她高凌薇了,那青山军、十二小队的一众大神,又有谁能扭转局势呢?
荣陶陶也只是靠着莲花瓣,才能做出这一次壮举。
当然,话说回来,荣陶陶的莲花瓣也都是拿命换来的,自己的“法器”,当然也要归类为自身实力之中。
默默的陪伴中,高凌薇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荣陶陶的手指似乎动了动,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指肚。
高凌薇愣了一下,随即心中一喜,但却没有第一时间起身,而是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
面对魂将过后,有些后遗症,说出去绝对不丢人。
但是高凌薇更希望自己独自忍受,先渡过这一难关,她不想让荣陶陶担心,起码不是此时虚弱刚醒的荣陶陶。
几秒钟之后,高凌薇调整好了情绪,缓缓起身,轻声道:“陶陶?”
“嗯。”荣陶陶发出了一道鼻音,似乎还有些迷糊,但是他的动作可不“迷糊”,那手指,一下一下的捏着高凌薇的无名指手指肚,竟然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高凌薇也没有抽回左手,任由他把玩着,再次轻声确认道:“醒了?”
“这里是哪,好黑哦。”荣陶陶的声音传了出来。
听到这句话,高凌薇心中大定,道:“百团关,你的办公室。”
说话间,高凌薇右手一挥,点点莹芒弥漫开来,在她的头顶轻盈飞舞着,为室内提供了些许光亮。
看得出来,她故意降低了白灯纸笼的“威力”,不仅让那莹芒的数量更少,甚至连光亮减弱了些许。
即便如此,荣陶陶也是眯起了眼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光芒,刚抬起左手,却是被高凌薇抓住了手腕,轻轻按在了另一侧的床边:“输液呢,右手不要动。”
“哦。”荣陶陶懵懵的回了一声,那声音听起来不是很聪明……
高凌薇耐心的等待着荣陶陶回过神来,好一会儿,荣陶陶似乎才梳理好混乱的大脑,急忙道:“大家怎么样了?”
“都很好,十二小队、青山军的人都活着。”高凌薇坐在了椅子上,看着莹芒下,荣陶陶那一脸迷茫的表情,继续道,“柏灵树女一族已经被安置在了三墙之内,伤亡不多,放心吧。”
“哦?”闻言,荣陶陶大喜过望,却是很快反应过来,面色狐疑,道,“真的么?
我的莲花瓣的确杀了不少魂兽,但也仅限于中军部位,仅此而已,有相当一大部分的魂兽军团还活着,没有在莲花瓣的进攻范围内。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你们怎么逃回来的?是支援及时赶到了吗?”
支援?
普通的支援,能扛得住魂兽大军的报复冲杀么?
荣陶陶的莲花瓣的确很强势,杀敌无数,但要知道,众人对面可是魂兽大军!是一只规模庞大的军队!
而荣陶陶那刺杀中部领导核心的思路,并没有奏效,尽管他消灭了数量极多的高品质魂兽,但是那领导团队却无一伤亡。
有了领袖,那些侧翼山林里的匪统雪猿、匪盗雪猴、雪将烛、雪尸雪鬼、包括包抄过去的雪狮虎和月豹军团,便有了反攻的领导者……
魂兽大军岂能让众人安然无恙的逃回来?
那混种僧佳人已经暴怒不堪,直接开天葬雪陨砸向荣陶陶了,不可避免的,接下来必然是魂兽大军的一次反攻、冲击!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魂兽大军在冰魂引命令之下,迅速撤退,没有再给柏灵树女、雪燃军增添任何麻烦。
一切,皆因那一人……
“是啊,援军及时赶到了。”高凌薇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她的手肘拄着座椅扶手,一手握拳,拄着脸蛋,看着床上表情疑惑的荣陶陶,道,“为什么去送死?”
“什么?”荣陶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刚刚还为他醒来而感到开心的高凌薇,不知为何,她的表情突然冰冷了下来。
“为什么去送死。”高凌薇再次开口,语气又冷了些许,“付队同意你刺杀,是为了让你拖延魂兽大军,而后带你返回三墙。”
荣陶陶小心的侧过身来,看着白灯纸笼下,那长发披肩的高凌薇,开口道:“没有啊,我就是正常施展莲花瓣。”
高凌薇看着荣陶陶,沉声道:“你睡了足足七天,现在才醒过来,意味着你的身体刚刚才缓过来,你比之前使用罪莲的时候,用力了不止一点。
你的态度很明显,你根本没有考虑过撤离。”
足足七天?
好家伙,这还没到考试周呢,我怎么就开始睡了……
荣陶陶沉默半晌,看着一脸寒霜的高凌薇,突然开口道:“我饿了。”
高凌薇:???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又说出了一个字:“饿!”
高凌薇张了张嘴,迟疑片刻,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话来,认命似的瞪了荣陶陶一眼,起身走向了远处的办公桌。
身后,传来了荣陶陶的声音:“大薇,你的背影好美呀。”
闻言,刚刚走到办公桌前拿零食的她,一手撑着办公桌,一手扶住了额头,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
刚刚还强装出来的冰冷态度,仅仅几句话的工夫,她便撑不下去了。
她的确对荣陶陶的选择有些气愤,但是在内心中,却也知道荣陶陶为什么那样做。
怀揣着复杂的心思,高凌薇拿起了一袋奶油面包,很难想象,在百团关这种军事重地,会有这种小食品的存在。
卯兔小姐姐做的后勤补给工作,的确是有心了。
高凌薇又拿起了一罐牛奶,迈步走了回来。
荣陶陶常常力竭昏厥,人们都已经知晓,他不是真正的受重伤或者得大病,他就是纯粹的能量流失导致的昏厥。
既然他现在已经醒过来了,就代表着身体“重启”了,所以病号餐什么的,真的无所谓,任何能补充能量的食物都可以。
她拿着食物,走了回来,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一边撕着面包的包装袋,一边轻声道:“无论是战斗,还是比赛,我们常常抱着不畏生死的态度,但是这一次不同。
我希望,以后你还是能够听从命令,遵从队长指挥的安排,按照原定计划执行。”
显然,这一次,高凌薇是真的怕了。
这也的确是荣陶陶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因为没有人知道徐魂将会到来,她的确是援军,但却是计划之外的援军。
如果徐风华那天没有出现,那特殊的天葬雪陨真的坠落下来,荣陶陶的结果就真的不好说了。
无论是十二小队还是青山军,他们可以用擅长的冰威如岳去抵抗天葬雪陨,但事实证明,那巨大且特殊的天葬雪陨,根本不会被冰柱阻拦。
柏灵树女又距离荣陶陶那么远,以她们的移动速度,不可能将树木大伞开在荣陶陶的头顶。
每每想到这里,高凌薇就感觉一阵阵的后怕……
力竭的情况下,辉莲还会有能量守护荣陶陶的身体么?
荣陶陶咬着高凌薇递来的面包,直接转移话题,好奇道:“我为什么在百团关?不应该在万安关么?”
高凌薇却是探前手掌,拾着面包,堵住了荣陶陶的嘴。
“唔。”荣陶陶撕了一小块面包,脑袋向后仰了一下,道,“你给我讲讲援军的事儿啊,是不是好多好多人都来了?”
“的确很多,大批量的雪燃军,还有雪狱村庄的雪狱斗士们,都赶来支援了。”高凌薇看着荣陶陶那期待的模样,轻声道,“但是他们赶到之前,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们有另外一名援军。”
“啊?”荣陶陶微微挑眉,敏锐的抓住了高凌薇的一个词汇,疑惑道,“一名援军?就把咱们给救了?谁啊?谁能有这么强的……”
说着说着,荣陶陶的眼眸突然瞪大,话语停了下来。
付天策、陈炳勋,这些雪燃军中有着赫赫声名的大神级人物,在战争之中都无法做到力挽狂澜,那么在这北方雪境里,到底还有谁,能凭一人之力,彻底扭转战局?
答案的选项,似乎并不多……
荣陶陶傻傻的看着高凌薇:“她?”
高凌薇轻轻颔首,将面包放在了床边,低头拧开了牛奶瓶盖。
荣陶陶却是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徐风华?”
床边的面包掉落在地,高凌薇刚刚打开的牛奶瓶,也溅出了点点牛奶。
高凌薇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那紧握的手掌,轻声道:“是的,徐魂将来了。
是她震慑了一众雪境大军,让魂兽们仓皇逃窜,也解救了所有人。”
荣陶陶磕磕巴巴的询问道:“我…我……她人呢?”
“解决了危机之后,她就离开了。”高凌薇伸出右手,扒开了左手腕的手掌,俯身将牛奶瓶放在了地上,这才甩了甩湿漉漉的左手。
头顶,却是传来了荣陶陶颤抖的声线:“那她…怎么样?她有受伤么?
她现在是什么样子的,是胖还是瘦?她的头发长么?她……”
听着荣陶陶的问话,一时间,高凌薇内心极为复杂,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一个孩子,
却要向旁人打听自己母亲的近况……
这个世界,似乎对他太不友善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