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文科皆兄弟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吃完饭,灵平安特地上楼换了一套衣服。
小姨帮他买的。
很正式的那一套正装。
其实就是过去的士大夫们穿的袍服演变而来的。
优点是宽袍大袖,好看!
缺点也是宽袍大袖,穿着不太舒服。
不过,既然是去参观太祖纪念馆,穿上正装还是很有必要的。
为了以示郑重,灵平安将戴好多天的眼镜也取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这眼镜他也是习惯性的戴着。
属于装饰品。
去太祖纪念馆和百年战争纪念馆,当然得诚心。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要離刺荊軻-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文科皆兄弟讀書
真菩萨面前,不能烧假香!
最后,灵平安走到浴室,梳理了一下发型。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灵平安感觉,自己没戴眼镜后,好像威武了一点。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虽然是脸盲症……”
“但现在的我……还真有些气场呀!”
镜子里的他,虽然依旧是满脸路人气质。
但他感觉,却是似乎换了形象一样。
特别是这气场,居然还有一丢丢的霸气味道。
连他都发现了,镜子里的自己,双眼有神,眉宇之间,隐隐有着霸道的味道。
一对瞳孔,好似某种猛兽的瞳孔一般。
黑白分明之间,隐隐约约,带着几分威势。
让他产生了一种,只消随便瞪别人几眼,大抵就能吓尿别个的想法。
“我那眼镜,难道还是我的封印不成?”
“如今我解开封印,是不是就可以呼唤风雨,召唤闪电了?”
说着他就轻笑着摇摇头,童话是小孩子才会信的。
而他已经长大了。
不过……
这一点也不妨碍,他继续高高兴兴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对一个脸盲症患者来说,每次发现自己的新变化,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也是需要好好记住的事情。
不然,连自己的样子都忘掉的话,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嗯……”他满意的点点头:“我的眼睛可真不错!”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有几分秦始皇的味道了!”
虽然不懂为何会联想到秦始皇,但他还是轻轻撩起袍子的下摆,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朕……乃是秦始皇帝!”
“祖龙!”
“如今,再活一世!”
“朕在骊山藏了无数金银财宝,只消尔等借朕一点路费,待朕回到骊山,取出藏宝,再召唤出朕的亲军,扫平世界,朕定不会亏待尔等!”
说完,他就笑起来,格外的灿烂。
即使是成年人,偶尔中二中二,也是很不错的。
但他看不到的是,在镜子中,一个头戴冠冕的虚影,影影绰绰,仿佛从他身体中浮现一般。
“朕,确实在骊山藏有无数宝藏啊!”
“仙秦观星台……”
“玄鸟环日大阵阵旗……”
“长城机关阵列……”
“更有着仙秦半两钱,数以万计!”
一声悠悠叹息,在时空中荡出涟漪。
那确实是难以想象的庞大财富。
仙秦帝国征战诸天无数岁月积累的财富,都在其中。
………………………………
上午九点整。
一辆辆大巴,开到了鹿鸣山庄之中。
灵平安抱着自己的猫,从电梯里走出来。
很多人都已经来到了大厅,开始排队。
人们一边排队,一边笑嘻嘻的讨论着各种话题。
灵平安老老实实的抱着自己的猫,跑到了一条队列的末尾。
旁边的队列,是两个看上去很小的女孩子。
最多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估计连大学都没上。
就听着这两个小女孩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阿云,你昨天去看了展展吗?”
“我跟你说啊,展展好帅的!还给我签名了呢!”
灵平安听着低下头去。
“现在的年轻人啊……”他摇摇头,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
想当年,他和这些小女孩这么大的时候。
班上谁追明星啊?
男生谈的都是在游戏中大杀四方,或者某某球队的球星踢的如何如何好。
而女生们关注的焦点,永远是化妆品、衣服、包包还有昨天在球场上打球特别厉害的那个男孩子。
那时候,追星是小学生的事情。
所以,流量彼时被调侃成‘小学生零花钱毁灭者’。
哪像如今,不止小学生追星。
初中、高中、大学,甚至很多有工作的女孩子都在追星。
若是真追了个厉害的人也就罢了。
关键,现在的流量,唱歌靠假唱,跳舞全划水,演戏靠替身。
除了他们的粉丝,压根没人关心他们的所谓作品与舞台。
不过……
“这或许就是时代吧!”灵平安想起了从前,自己这一代人玩游戏,被大人们说成是‘不务正业’、‘垮掉的一代’。
便多少有些释怀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喜欢。
这很正常。
或许,自己看不上的那些靠着卖腐和娘娘腔捞钱的家伙,果然有些闪光的地方呢!
所以,灵平安干脆就将自己的猫放到地上。
同时拿起手机,开始刷起新闻。
今天的新闻热度,依旧被那位要死在火星上的科技钜子所霸占。
没办法。
人家钱多!
两个小时,募集三千亿华元的投资。
惊爆了整个世界。
于是,整个微书上,都有无数人在舔这位成功的企业家。
灵平安看着摇摇头。
他很难理解其他人的想法,钱这玩意,不是够花就行了吗?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何必为它放弃时间,浪费生命?
人氣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文科皆兄弟讀書
及时行乐不好吗?
这时,他的耳膜被一阵巨大的尖叫声所覆盖。
“啊!”
“展展!”他旁边的小女孩尖叫起来:“展展,看看妈妈!”
灵平安顺着这小女孩尖叫的方向看过去。
就看到了一个穿得花枝招展,脸上不知道垫了多少脂粉的流量,从燕厅的大门处经过。
无数少女为他欢呼雀跃。
但……
灵平安鼻翼微微耸动。
“我怎么又闻到了那股臭香臭香的味道?”他眉毛微微皱起,但脸颊窝里的唾液腺,已经在不断分泌口水。
“奇怪!”他咽下一大口口水:“怎么回事?”
虽然,他是美食家。
从不拒绝任何美食。
即使是无数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些黑暗美食,他也曾尝过。
什么臭豆腐、酸笋、螺蛳粉、臭鳜鱼,不过毛毛雨而已。
大学时,他因为好奇,还网购过来自秦陆的终极黑暗美食——鲱鱼罐头。
那东西只要打开,那味道基本上相当于把人关在一间堆积了一年粪便的旱厕。
那酸爽,简直了!
不过……
只要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吃起来还是很香的。
灵平安就曾将之用臭豆腐的工艺处理。
炸出来后金黄金黄的,吃起来又臭又香。
裹上臭豆腐专用的辣椒酱,更是一绝。
只是……
“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有鲱鱼罐头的味道……”
“而且还是炸过的鲱鱼罐头味道?”
灵平安表示无法理解。
但那人却在拐角时,似乎看到了什么,他停下脚步,看向灵平安的方向。
那两个小姑娘激动的不得了。
“展展!啊……展展在看我!”
“我要死了!”
灵平安撇撇嘴。
喵呜!
他的猫在地上趴着,低低的对着那流量的方向咆哮。
“小乖乖!”灵平安将它抱起来:“我们要懂礼貌!”
喵呜!
小家伙乖乖的蜷缩在自己主人怀中,乖巧可爱,一双呆萌的大眼睛,非常漂亮。
灵平安轻轻抚摸着它的毛发。
嘴角却不自主的慢慢翘起来。
一个念头,在不经意间,从心底最深处闪过。
“食物要有食物的自觉……”
“腌得这么好,还跑出来在我面前晃悠,就是你的不对了!”
他忍不住的再次咽下一大口口水。
错非他是君子,可以控制住自己。
此刻恐怕已经化身野兽,将那家伙扑在地上,撕碎了。
…………………………
“陶展,你看什么?”经纪人王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陶展立刻回头:“没看什么……”
“就是……感觉那只猫很不错!”
他舔了舔嘴唇,眼中充满了占有欲。
“别看了!”王姐胖胖的双手拉住他:“走吧!”
她看着前面大厅排队的人群。
“这里的人,可都是非富即贵……咱们可惹不起!”
陶展却是没有和过去一样听话。
他依然徘徊着。
心中隐隐有着疯狂的念头。
那只猫……
是我的!
只要有了它,我一定可以再红五十年!
但经纪人就在旁边,他低下头,仅存的理智终于上线。
“好的!”他回过头去,对着经纪人笑道:“我知道,王姐,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胖胖的经纪人这才放松了警惕。
这里可是燕楼。
谁知道,那些在排队的人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大人物?
那等大人物一个指头就能捏死她这样的小虾米。
于是,匆匆带着陶展离开。
但经纪人不会知道,跟在她身后的陶展的双眼,都已经红了。
他一边走,一边不断回头。
眼中只有那只猫。
那只被一个年轻人抱在怀中的猫。
“我要是得到它……”
“将它献给主人……”
“肯定还能再红五十年!”
“成为未来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他低着头,内心的欲望在沸腾中翻滚。
只是……
这里是鹿鸣山庄,来这里的都是皇室请来的客人。
来头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也不会缺钱。
看样子似乎也不是他的粉丝……
想着粉丝,陶展忽地抬起头:“我怎么把它忘了!”
他家里面,可有个宝贝。
主人交给他的宝贝。
里面存储的东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篡改他人的念头。
“就这样定了!”他想着。
虽说,擅自动用主人的东西,肯定会被责罚。
但……
那只猫只要到手,就抵得上一切了。
……………………
灵平安瘪瘪嘴,他的鼻子终于闻不到那股好似泡在坛子里猪肉在发酵后产生的臭味。
“真怪!”他想着。
那人身上这么大的臭味,是怎么红起来的?
难不成,他是靠着臭红起来的?
这帝都的流量都是这样的吗?
想了想,他又能理解了。
“原来是这样!”他想着:“难怪微书上,很多人都喜欢讲‘陶展糊了’!”
“原来是因为臭啊!”
这倒是可以解释了。
这就好比香菜。
喜欢的自然喜欢的不得了,讨厌的就跟看到了臭狗翔一样。
“所以……这就是臭名远昭的真正含义?”
恋臭很正常。
癖好嘛!
灵平安于是悄悄的挪动了一下脚步。
离那两个小女孩远一点。
倒不是他歧视特殊癖好人群。
实在是怕。
好在很快,来接他们的大巴就停到了门口。
有着带着袖章的工作人员,开始安排大家登车。
灵平安特意等了一会,等其他人差不多都上车了。
他才拿着自己的邀请函,抱着猫,选了一辆人比较少的大巴,找了最靠里的后排位置坐了下去。
一坐下来,他就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然后将自己的猫放到一边。
“小乖乖要听话哦!”他摸着自己的猫的毛发。
大巴则缓缓发动,司机师傅似乎是等了一会,等到上面通知了之后,便开着大巴,跟着其他车,驶出鹿鸣山庄。
拐入大道后,就直接上了环城高速。
在十点零五分时,抵达了位于帝都中心,皇城脚下的‘大夏太祖纪念馆’。
大巴在纪念馆前,庞大的停车场中停下。
车门打开,便有着两个穿着志愿者服装的少女,走上车来。
领头的少女,看上去很可爱的样子。
她拿着喇叭,对着车内的乘客们说:“欢迎各位天下来宾参观太祖皇帝的纪念馆!”
“我是今天负责为大家进行导游、介绍工作的志愿者温倩倩!”
说着她就深深鞠躬。
在她身后的那个少女也跟着鞠躬自我介绍。
“我是负责辅助工作的志愿者温浅浅!”
两个少女齐齐抬头,无比甜美的笑着:“是的,我们是双胞胎!”
“也都是来自中央大学文学系的在读大二学生!”
灵平安听着眼睛亮起来:“学妹啊!”他立刻善意的笑着。
天下文科皆兄弟。
虽然中央大学乃是世界名校,甩他读的那个三本不知道几百条街。
但……
如今这年头,名校也好,三本也罢。
文科生都不好混。
比起三百年前,地位可是一落千丈。
须知,三百年前,只有文章写得好的人才能科举。
现在的理科生,在当时学的都是奇技淫巧。
当时,哪怕是灵平安这样的学渣,怕也是地方上的头面人物。
看到现在意气风发的理科生,是可以直接按在地上摩擦的。
“别跟我说几何方程微积分高能物理分子化学……”
“我就问你,茴字有几个写法?”
“答不出来吧?渣渣!”
现在反过来了。
出将入相的基本都是理科生。
就连大理寺的大护法,近百年的数据显示,也是理科居多。
你看,如今,堂堂世界名校的学生,都跑来这边纪念馆当导游了。
而且还得拿着双胞胎当噱头。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灵平安叹息着。
便听着那两个小姑娘,甜甜的说道:“各位客人,我们现在即将参观的是太宗、高宗时代,为了纪念开国的太祖皇帝与他身边忠诚的将校们而建立起来的纪念馆!”
“纪念馆中陈列着太祖征战天下时使用的兵器、马鞍、书稿,以及建国后的种种重要诏命和文书……”
“其中,就包括了最最重要的为后来的联邦帝国体制定下基本框架的《联邦文集》的初稿!”
这个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
那位太祖皇帝一生极富传奇。
有着堪比汉光武一般的人生经历。
从起兵到扫平天下,前后也就十二年。
简直是开挂!
然后十年生息,十年教育,用二十年憋出了一支可以将几万大军投送到万里之外的北周的庞大舰队。
五年之内,就逼迫布塔尼亚人签下新安条约,承认北周的独立。
在那之前,他就写下了《联邦文集》。
全面阐述了联邦帝国之后的道路和框架。
包括训政时代与宪政时代之间的衔接与安排。
也包括了今日联邦帝国的权力体系与制度框架。
更包括了对联邦体制的基本框架。
以至于后来,百年战争结束,这部联邦文集的书稿流到秦陆,秦陆的那位皇帝看过后,扶额感叹:“我们要是早些看到这本书,那么,南周就不会丢失了!”
因为,百年战争,就是按照这部《联邦文集》的方略在打。
不止是战场上,在战场外也是如此。
而在天下,这部书的影响就更大了。
传说,各国政要人手一本,每天睡觉前都要看一遍。
就听着小姑娘甜甜的继续介绍:“此外,在太祖纪念馆中,还有着太祖皇帝御笔写下的诏书原稿!”
“就是义和元年的那一封诏书!”
这下子连灵平安都抬起头来。
义和元年颁布的那封大诏,堪称是联邦帝国法治的分水岭。
因为在那之前,封建王朝杀人是株连的。
老子犯罪,儿子连坐都算轻的。
动不动就是全家去死。
而从这封诏命开始,连坐之制正式废黜,天下进入法治社会。
大理寺的地位被空前加强,九位大护法第一次被确立。
更重要的是,这还是一封祢和了民族矛盾,放下了过去中原王朝一直持有的‘华夷大防’的法律文件。
正是在这道公布天下的命令中,太祖正式宣布,少数民族也是帝国人民,也是天子的‘父母’,帝国尊重一切少数民族的习俗,并保证保护他们的信仰自由不受侵犯。
同时宣布,释放所有在战争中被俘的少数民族战犯后人。
解除对其皇室的一切限制,允许他们自由的从事一切法律允许的行业,并赋予他们一切合法权力。
这才有了高宗时,伪朝皇室的嫡系弘历先生与几位好友一起著书,写出了四大名著中最后一部《红楼梦》。
红楼梦完稿之日,被人们认为是古典时代的彻底终结。
因为红楼梦后,再无古典文学大文豪。
自然,这封诏书,成为了国宝。
很少有人知道它的下落,坊间一直传说,它最后被太祖带去了帝陵,就像兰亭集序一般。
却不想,它的原稿依然存世,而且就在太祖纪念馆内。
但……
“我怎么没听说这个事情?”
便听着那小姑娘甜甜的继续介绍:“这份诏书,本来一直被保存在太祖纪念馆的核心收藏室……”
“只有天子登基才会取出,与百官及天下宾客共览,感受太祖仁义之风!”
“今日,乃是天子特诏,取出来与天下英雄共阅!”
“所以大家一会参观时,一定要注意秩序,避免喧哗和争吵!”
这些事情,她们不说,灵平安也会遵守的。
毕竟,对如今的天下而言,那位已故两百八十余年的太祖皇帝,真的是挽天倾,救亡扶危的大英雄!
无论是谁,来到他的纪念馆,都会致以无上敬意。
哪怕是他的敌人,也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