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規則系學霸討論-第三百章 《微觀世界:粒子邊界理論》展示

規則系學霸
小說推薦規則系學霸规则系学霸
“赵奕,怎么也来教室了?这明明是数学系的课堂……”
“他为什么会在!”
“是听了一整堂课?对了,刚才好像是有个学生从后门进来了,难道就是他……”
高义华心态崩了。
过去的几年时间,他都带的是生命科学学院的物理课,没想到会碰到个‘超级学生’赵奕,是顶级的数学人才不说,还到欧洲核子组织大展拳脚,去测试实验现场就干脆解决了发现新粒子的问题。
仅仅凭借这一项成果,他就被公认为世界顶级的物理学家,哪怕内行人都知道,他使用的更多是计算机方法。
有什么关系呢?成果才是最关键的。
哪怕使用完全不沾边儿的生物学知识,只要能解决重要的物理问题,物理学水平肯定会被认可。
所以高义华就感觉没办法上课了。
课堂上有个国际知名的物理学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讲课,勉强熬过了后面的课程,高义华实在是郁闷头顶,他干脆申请担任理学院的老师,离生命科学学院远远的,最好是完全没有任何关联才好。
这个学期,高义华感觉太轻松了。
每当身处课堂上时,他总是能想起上学期的经历,再扫视一眼教室顿时心情舒畅。
现在……
好像又回来了?
“那个家伙!”
“又来了!”
高义华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他一时间愣在了讲台上,发现学生们奇怪的眼神,他才回过神来,知道不能因为赵奕的到来,就影响到正常上课。
这倒不是他有多敬业,而是赵奕静静的坐在后排,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人。
他作为老师肯定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态,就影响到课程进行。
所以,继续!
高义华用力的咬咬牙,干脆当赵奕不存在,或者什么都没有看到,“他不在!他不在!他不在!他不在……”
那当然没有用。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高义华的心态还是受到了影响,他脸上没有了轻松自在,也没有了放飞的洒脱,而是变得认真了许多,继续刚才的内容,他下意识的讲的更精细、更深入一些。
“其他学生听不听得懂没关系……一定不能被看扁了!”
高义华就是这么想的,他仿佛是在经历知识审查。
……
后台。
赵奕托着下巴认真听着,跟着高义华的讲解陷入了思考,他当然知道宇称不守恒问题。
那是著名华人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镇宁的研究。
宇称不守恒指的是,在弱相互作用中,互为镜像的物质的运动不对称。
这项研究后来由吴健雄用钴60验证。
1956年以前,物理学界一直认为,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镜面对称的,不管是强作用力也好,弱作用力也好,都会符合镜面对称原则。
对于‘宇称’的理解就是,一个粒子的镜像,与其本身性质是完全相同的。
1956年,物理学界发现θ和τ两种介子的自旋、质量、寿命、电荷等完全相同,多数人认为它们是同一种粒子,但θ介子衰变时产生两个π介子,τ子衰变时产生3个,这又说明它们是不同种粒子。
矛盾,就出现了。
这一年,李政道和杨镇宁在深入细致地研究了各种因素之后,大胆地断言:τ和θ是完全相同的同一种粒子(后来被称为K介子),但在弱相互作用的环境中,它们的运动规律却不一定完全相同。
简单来说,这两个相同的粒子如果互相照镜子的话,它们的衰变方式在镜子里和镜子外居然是不一样的。
用科学语言来说,“θ-τ”粒子在弱相互作用下是宇称不守恒的。
在发现的最初,“θ-τ”粒子只是被作为一个特殊例外,人们还是不愿意放弃整体微观粒子世界的宇称守恒,此后不久,同为华裔的实验物理学家吴健雄,用一个巧妙的实验验证了“宇称不守恒”。
从此,“宇称不守恒”才真正被承认为一条具有普遍意义的基础科学原理。
“宇称不守恒”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颠覆了当时科学家们的普遍认知。
杨镇宁以此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这只是开始。
随着量子物理学的研究发展,物理学界在微观的粒子世界发现了很多的不对称。
“宇称不守恒”,被普遍的认可推广开来。
粒子世界物理规律的对称性,慢慢的破碎开来,世界从本质上被证明了是不完美的、有缺陷的。
……
高义华的讲解很细致,也非常的深入,他在讲解的过程中,甚至都开始列式探讨,粒子不对称的一些经典类型。
这个内容肯定是超纲了,甚至说是严重超纲。
本科级别肯定不用去了解这些内容,其中使用的代换公式,包括一些粒子学内容,都是学生们不了解的,教室里能听懂的变得极少……
甚至说,几乎没有!
台下的学生都听的晕头转向,但他们只能继续的听着,有些希望能学到更多东西的,则是极力的要认真去听,好多人干脆就互相对视,眼神里都散发同样的意思,“高老师,到底在说什么?”
“这是我们要学的吗?”
“课本里没有啊!”
“应该是硕士级别,甚至说博士级别的知识吧?”
“……”
赵奕倒是能完全听懂,但他只是用了很小一部分脑力,在听高义华讲的内容,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思考上。
宇称不守恒!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东西,可以说是现在物理学界,对粒子世界的认知基础之一。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会发生宇称不守恒的情况?”
“数学,是完美的;对称,才是完美的……”
“但是素数同样也不完美,没有规律,也不可能对称……”
“微观世界的粒子,无规律、不完美,真就像是不能达到绝对零度一样……”
“两者之间……”
赵奕骤然间睁大了眼,他想到了一种联系,“如果粒子符合宇称守恒,那么就可能会达到绝对零度?”
“就像是空间边界的计算。如果能达成完美的闭环,就一定是封闭的空间。”
“一切都是完美的,就不可能存在绝对零度……”
“所以说,这就是粒子的奥秘?”
赵奕感觉抓到了灵感,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在深入的思考中,时间过得非常的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课铃声已经响了。
高义华早早宣布下课。
学生们相继都离开了,教室里变得空荡荡。
高义华没有走。
他有些郁闷的看着后排陷入思考的赵奕,觉得应该过去打个招呼,发现赵奕保持同一个动作,又有些担心打扰到对方。
他还是走了过去,就坐在了一侧。
赵奕回过神来,左右看看发现空无一人,见到高义华后点了下头,“高老师。”
高义华轻呼一口气,强咧出一抹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正在想一个问题,就想着来听课试试。”赵奕坦诚道。
“物理问题?”
“对。”
高义华感觉轻松了一些,“我的课很浅显。”
赵奕下意识的点头。
高义华感觉就更扎心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赵奕接过了话头,“但是对我的帮助很大,高老师,你能再给我讲一遍宇称不守恒问题吗?”
“啊?”
这个要求实在是出乎意料。
高义华愣了一下,马上道,“好、好……当然行,虽然不知道对你有什么帮助,但是……好,跟我来吧……不然就在这里。”
“嗯。”
赵奕的表情很认真。
这短短的时间里,高义华的心态从郁闷、尴尬,转变为了迷茫,再转变为了期待和欣喜。
他想到了一件事。
今年五月份的时候,赵奕正在研究哥德巴赫猜想,他就是在上胡志斌的高数课时,忽然让胡志斌给他讲一讲发散级数问题,赵奕说他从中得到了灵感,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一种方法中,也确实用到级数代换。
然后……
胡志斌一直到处吹嘘说,“知道吗?赵奕的哥德巴赫猜想证明?当时赵奕就是在我的高数课程中得到了灵感!”
“我清楚的记得,课程结束以后,他还让我再讲一遍!”
“我当时就知道,他肯定是抓住了什么重要点!我无比确信他能够完成哥德巴赫猜想证明!”
这件事高义华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虽然心里不断吐槽‘胡志斌吹牛’,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事情确实有一定的真实性,因为连赵奕都承认,他是在胡志斌的课程中,得到利用级数代换方法的灵感。
高义华心里也有点羡慕,别管胡志斌有多嘚瑟,但人家确实有吹嘘的资本啊。
和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联系在一起,哪怕只是促进证明者得到一丝丝灵感,都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狗屎运!”
高义华只能这么吐槽。
现在赵奕忽然说起正在研究物理内容,还找自己要求详细的讲解宇称不守恒定律……
也就是说……
“难道赵奕又要出什么巨大的成果了?”
“到时候我就是灵感提供者呀!”
“以后我要在那个姓胡的耳边提十遍、一百遍、上千遍,一直等六十岁、七十岁还说,说到他临死进棺材为止……”
“如果到时候我还能动,要到他坟前说一遍……”
高义华想想都非常的激动,他也就更投入的给赵奕做讲解了。
很快。
讲解完毕。
赵奕感谢了高义华,说对自己很有帮助,就走出教室离开了。
高义华兴奋的回到了办公室,迫不及待的把事情说给了其他人听,消息被迅速的传播开来。
“听说了吗?赵奕在搞物理学的大研究!”
“什么研究?”
“不知道啊,理学院那边说,好像是量子物理、粒子之类的东西,和宇称不守恒有关。”
“高义华给赵奕详细的讲了宇称不守恒问题!”
“具体是什么研究呀?物理、量子……这能有什么……”
“看看赵奕有什么项目……”
赵奕完成哥德巴赫猜想证明前,手头上就挂着哥德巴赫猜想的项目。
现在也能看看。
学校里教授手下的项目是公示的,很快就有了确切消息,赵奕手下的物理项目是……
“弦理论,多维空间的边界?”
“这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实在太高大上了吧!”
“应该是超弦理论!”
“难道赵奕要证明弦理论了?这……不太可能吧!”
“那可是赵奕,什么都可能!”
“……”
学校里一片讨论。
理学院好多的教授都在谈论这件事,其他学院的教授、老师也是议论纷纷。
赵奕并没有想象中的,闷头到职工宿舍做研究,而是继续正常的校园生活。
国庆假期。
赵奕回去呆了三天,和林晓晴在一起,过一下滑腻的感情生活,自然就不用多介绍了。
后来则是回到宿舍里,和没有回家的范雷、李仁喆,昏天暗地的陷入游戏世界中。
如果放在平常的时候,都没有人会在乎,因为赵奕一直都是这样,生活和普通学生差不多,只是做研究的时候很专注。
现在就不一样了。
好多关注赵奕生活的人,心里都出现了担心,“赵奕怎么了……”
“一天到晚的打游,不务正业呀!”
“应该提醒他,要认真一些啊,可是有好多天才,都是因为生活太放纵,后来就泯灭了……”
“赵奕倒是不担心这个,他的成就已经很高了,可如果认真一些,肯定会更高吧?”
“是啊……”
理学院的几个教授还为此开了个小会,他们决定赵奕再继续这样生活,就一起过去做‘教导’,让赵奕知道应该认真一些。
赵奕还是继续这样生活。
其实他不是不想认真做研究,而是他研究的东西,不是说埋头计算就行的,灵感要比认真重要一百倍。
那不是需要严谨证明的数学问题,而是需要发散想象力的理论物理问题。
赵奕试着闷头做研究,一天时间连一点收获都没有。
后来干脆不研究了。
他只是正常的去生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睡前大脑活跃的时候,去发散思维想一下,‘不对称、无规律’的粒子问题。
这种思考的进展很大。
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他都会认真的记录下,睡前想到的点点内容,把它们总结在一起。
很快国庆过去了。
在假期后的第一天,赵奕就旷了一上午课,闷头呆在宿舍里,写了一上午的论文。
下午的课程结束以后,他回到宿舍里继续写,一直工作到了晚上一点钟,才伸了个懒腰长呼一口气。
论文的大标题是–
《微观世界:粒子边界理论》。
赵奕继续努力做修改,一直熬到了第二天早上,把论文投稿到了国际著名杂志《经典和量子引力》。
随后。
埋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