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第1286章讀書

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小說推薦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在大家的印象当中法爷都是高贵的,你非要玩近战算什么,人家甘道夫是迈亚又不是人类,玩玩近战就当玩了,普通的法爷还是安心玩技术了。
尽管笛木在隆那里也学习过其他体系的魔法,但他并没有像晴人那样用心钻研,毕竟他并不像是晴人一样,在进行魔女之宴时就被注入了其他的力量,所以他想要改变自己魔法体系还是很难的。
就这样,晴人开始逐渐占据了优势,而在看到笛木即将被击败,晴人的意志也变得更加坚定了。
“最后一击了,笛木,我会让你看到,我是怎么用希望去拯救阿历的。”
晴人将戴着魔龙戒的左手放到了璀璨圣剑剑柄的位置,随后就看到璀璨圣剑突然破碎了,那白金碎片将这片区域完全笼罩了起来。
“圣辉希望之阵!”
在晴人高高跳起之后,这些璀璨圣剑的碎片就在半空当中组成了一个魔法阵,而当晴人的脚踢在则会个魔法阵上面的时候,白金色的光辉将笛木压在了地上,随着晴人的身体穿过法阵踢在笛木身上之后,笛木被踢出了变身。
可是,笛木的身体上却没有任何的伤势,但笛木却发现自己身体当中的卡邦克鲁消失了,自己的魔力全部消失了。
“这……”
刚刚被束缚起来的美杜莎,身上的锁链全都崩溃了。
这时,大家也都看到笛木那震惊的样子,而晴人在这个时候也是解除了自己的变身。
“这就是希望的力量,希望是充满温暖的力量,只有这样的魔力才能够拯救阿历,而因为绝望而诞生出来的魔力,是冷酷无情的,是没有办法拯救阿历的。”
晴人走到了笛木的身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随后就看到晴人走向了祭坛那边。
“Henshin!”
尽管现在身体非常的不适,但在看到美杜莎身上的束缚之后,真由立即冲向了美杜莎。
笛木失去魔力的事情已经被她感应到了,可以说笛木是没有能够完成他的承诺了,那么真由就只能使用另外一种方法,让自己的姐姐得到解脱了。
在晴人走到了祭坛旁边之后,隆就等待着晴人将他的魔力注入其中,可是在看到晴人低下头亲了一下阿历的脑门之后,隆只能说你这种女婿,也就是笛木现在失去了力量,要不然估计还要打一天。
晴人将阿历的右手托起,放在了自己的腰带前面,而晴人则是将自己左手上的魔龙戒贴在了阿历的额头上。
白金色的魔力从晴人的身体当中爆发出来,而得到了全新魔力注入的阿历,身体突然开始崩溃的,但是晴人却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当阿历的身体完全消失之后,只剩下了一颗贤者之石留在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法阵突然出现在了大家的脚下,而正准备继续施法的晴人也被吓了一跳。
“好了,晴人,接下来就是我的工作了,复生的魔法可是禁忌当中的禁忌,现在的你可是无法承受那样的副作用的。”
隆突然出现在了晴人的身边,并且将晴人从祭坛的附近推开,接手了注入魔力这件事。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隆突然出现在这里,仁藤突然有些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赤坂先生果然参与其中了,这一切就像是笛木说的那样,他只是为了复活阿历,但是他的方式太危险了,因此可能被赤坂先生阻止了,对其中的步骤进行了改变,被我们消灭的魅影残存的魔力都会在一个特殊的地方,重新变成gate的身体,所以那些变成了魅影的人并没有死,只不过是住在一个医院当中接受治疗,而在自身诞生过魅影之后,那些gate的身体素质也会提高,甚至有些绝症患者也能够得到治愈,这应该就是赤坂先生的手笔。”
“也就是说,我们之前的战斗都是在他们掌控之中的。”
“不是的,晴人,或者说我原本是准备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让阿历复活的,但那样你就不会变成wizard的了。而这会影响到另外一个人,所以我只能选择这种方式,保护那些无辜的人,以及保证你的命运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被人当作木偶一样安排,这种事情对于一般人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一件事。
不过,晴人现在的生活,并不算是木偶,或者说只是因为隆的接入,让他和其他gate的命运发生了改变而已。
虽然现在心情很是纠结,但晴人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隆催动法阵。
刚刚被晴人注入进贤者之石的白金魔力,此时将原本应该是七彩的贤者之石彻底染成了白金色。
“晴人,永远不要忘记你刚刚说的话,只有希望才能够拯救,不管是阿历还是这个世界,都是只有希望才能够拯救的。”
随着隆的话音落下,大家就看到了贤者之石向外释放出了一道道魔力,而那些魔力在半空当中汇聚在了一起,一个人形的光慢慢形成。
“晴人,接好了。”
隆将拿到光牵引向了晴人那边,而听到了隆的话,晴人立即向着那正在落下的身影跑去。

“呃,阿历好像变重了。”
在晴人接住那团光的时候,白金色的光就散去了,而出现在晴人眼前的,正是这一次的主角阿历,只不过完成了复活的阿历,重量好像发生了变化,让晴人在接住她的时候都没有站稳。
不过,看着怀中的阿历,此时的晴人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阿历。”
看到女儿复活了,倒在地上的笛木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然后跑向了晴人那边。
对于现在的笛木,晴人没有任何表示,现在已经失去了力量的笛木,对于大家都没有任何的威胁而,而阿历则是他的希望,想必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
伴随着晴人和笛木的呼唤,阿历的意识终于恢复了,而现在已经不再需要魔力供应的阿历,在眼皮颤抖一下之后,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重新看到这个世界的阿历,已经有了一种新的感觉,而她的脑海当中也是出现了属于她过去的记忆。

突然响起的爆炸声,将晴人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弦太郎注意到了流星不对劲的地方,一把抓住了流星的右手,然后开口询问道。
这时候就是新揭露谜底的时候了,毕竟当初新被隆消除的记忆当中,只有关于理事长的计划的,至于流星和立花之间的问题,隆并没有从新的记忆当中清除,毕竟这样的话,说不定能够让未来的战斗多出许多的乐趣。
“是因为和那个叫做立花博士的人的约定吧。”
新的话让流星停下了脚步,毕竟这件事除了他和立花博士两个人知道,就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了。
“那天你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就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同时通过我的方法了解了你来到天高的目的,因为你的目的与我们的目标并不冲突,因此我没有揭露你,只不过那个叫做立花博士的人真的是好人吗?弦太郎使用的fourze驱动器是贤吾的父亲制造出来的,而你使用的meteor驱动器是那个叫做立花人交给你的,我想你应该能够发现这两条驱动器之间的关系,现在我已经屏蔽兔子窝对外的信号了,所以刚刚说的话,立花绝对不会知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将驱动器交给我检查一下,看一看是否有立花留下的暗门。”
听到新说使用他自己的方法,弦太郎立即想到了新那强大的精神力。
只不过在听到新说出来的事情,弦太郎感觉还是先解决流星的问题比较重要,毕竟那个未知身份的立花,到底让流星来到天高有什么目的,这都是他们帮助流星解决问题的关键。
尽管现在因为身份被发现了,做好了被收回驱动器的准备,但既然新那么说了,流星就只好重新坐回到了他平时坐的地方。
假面骑士部的成员们听着流星那很是单纯的目的,只是为流星的好朋友感到高兴。
与星徒进行战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为了能够唤醒他好友,流星更是需要找到干部级的白羊座,至于到时候怎么让对方唤醒他的朋友,流星现在也还没有想到办法。
“呃,这件事交给新就可以了。”
如果说这件事对医生是没有可能的,那么对于拥有着强大精神力的新来说却是小菜一碟。
“没错,如果只是需要给他的大脑进行刺激的话,交给我就好了。”

弦太郎说完话之后,新也是笑着对流星说道,然后还打了要给响指。
“这是怎么回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新打完相知之后,除了新和弦太郎之外的所有人都动弹不得,这让贤吾立即看向了新那边。

随着响指的再次打响,大家重新获得了自由。
“新天生就拥有着强大的精神力,只是他的力量过去强大,所以平时都不会过多的使用,但如果新认真起来的话,那么就连我面对新,都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弦太郎为自己好友解释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而听到了弦太郎的介绍之后,流星则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如果说有其他的方法解决问题的话,那么他才不会选择去找星徒唤醒自己的好友,而现在有其他人能够帮助他,并且还是那种相对熟悉的人,这让他很是喜悦。
……
“新,你现在已经制造出了足够出色的驱动器,现在就算是去帮助弦太郎进行战斗也是没有问题,我不会再限制你对于力量的发挥了。”
回到了家中的弦太郎和新,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隆,而隆作为一个已经可以站在原地,看着已经长大的雄鹰展翅翱翔的老父亲,对儿子和侄子的选择表示一切都接受。
隆的回答对于他们两个还是很重要的,毕竟新的力量并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力量。
对两个年轻兴奋的状态,隆表示想要解决流星朋友的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现在那个白羊座已经在建造属于他的昂星帝国了。
因为得到了强化,除了天蝎座绘里奈因为没有办法击中弦太郎,导致得到了强化的毒素没有办法发挥作用之外,其他星徒的能力得到的强化就比较明显了,如果新不出手的话,说不定弦太郎在还没有使用磁力形态之前,就要被打入濒死状态了。
只不过,隆就像之前那样,并不打算插手弦太郎的战斗,而且星徒驱动器就是隆给弦太郎准备的至强底牌,单纯的黄道十二宫装甲只是对于驱动器最为基础的应用,加入了超星战士之力、幻星之力以及宇宙能量盒力量的星徒驱动器,可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性的。
既然都要给自己儿子准备腰带了,隆当然要给弦太郎准备一条能够用一辈子的腰带了。
虽然不清楚弦太郎什么什么时候能够将其中的力量完全激发出来,但隆知道终有一天弦太郎会使用那股力量,传造出属于他的奇迹。
就在大家各回各家之后,见过了理事长,很是兴奋的鬼岛夏儿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身影。
“宇津木老师,没想到我竟然能够在这里见到你。”
得到了力量的鬼岛,现在内心十分的膨胀,在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嚣张。
不过,遥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满的表情,只是走向了鬼岛。
“既然是为了报复你才获得的力量,那么就让你知道一下我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被你看不起的学生了。”
没有得到遥的回答,鬼岛已经有些扭曲的心让他的表情也开始扭曲起来,而在说完话之后,他更是直接拿出来了属于他的星座开关。

二人原本相隔接近十米的距离,但随着一声闷响响起,遥已经出现在了鬼岛的身边,而她的右手的拳面则是紧贴着鬼岛的腹部。
此时腹部受到了重击的鬼岛,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拿着星座开关的右手也没有办法握紧了。
遥伸出手,将星座开关从鬼岛的手中拿走之后,笑着对鬼岛说道:“鬼岛同学,我记得在学校当中,我应该说过,不要玩这种危险的东西,所以这个东西我先没收了,希望你能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学习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