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九百一十章 明德殿裡的小把戲!推薦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有太子的手谕在,束手束脚的长孙冲三人总算能甩开了膀子,赤膊上阵了,经过了十余天的斗智斗勇,在当地驻军的帮助下,终于把伪造武德朝制钱的贼子一网打尽。
除了就地突击审理一干案犯外,还抓紧清点了铜料、铅料以及成品的数量,因为临行太子叮嘱过了,必须在最快的时间清点出具体的数量,以被善后事宜的处理。
收到了紧急文书之后,李承乾先是去请了旨,与皇帝作了下详尽的陈述,然后才在明德殿召见了户部尚书-郑仁基,工部尚书阎立德,工部左侍郎-将作大监-姜行本,京兆尹-狄知逊以及工部、户部、京兆府的主要官员。
传示一遍让人人都过了一手后,李承乾沉声言道:“这上面的数量仅仅是内卫的缴获,至于这假制钱到底有多少,牵扯了多少人员,那就得看内卫的办案的速度了。”
“孤召见诸位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如何应对市面上的假铸钱,这些假铸钱该怎么料理,如何能让朝廷和老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陛下和诸相那边眼下政务繁忙还顾不上这头,所以就只能由咱们自己议。”
“你们都是有司衙门的相关人员,整天摆弄的也是相应的差事,所谓术业有专攻,必有独到的见解,是以今儿可以畅所欲言,只要于国于民有益,孤一定采纳专奏天子,为有功之臣请功。”
在李承乾的眼中,铸造假币一案比反贼造反和敌国掠边更为严重,这其中涉及并不是原来明确的敌人,只有敌我之分,处理起来非常简单。而今天要面对的是关中各地每一个百姓,每一户人家的口袋,李承乾不得不慎重待之。
早年间,皇帝在各个场合都提到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所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只要重民、贵民、安民、恤民、爱民,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这次的大案也是如此,一旦朝廷的举措稍有差池,那怨声载道就是迟早的事。
“殿下,这缴获的铜、铅原料不用多说,这些东西既然是从贼子中缴获的,那朝廷只要稍加投入,就可以填补一些因为此案造成的损失。臣保证,只要殿下将材料交给工部,三个月内就可完工。”
作为工部尚书,阎立德在支配材料上有一定的话语权,他的职责很简单,就是为朝廷把钱铸造好,至于钱用在什么地方,怎么用,那是上面和户部的事,不是工部的职责范围,他也不好为此多言。
再者说了,这些东西是白捡的,朝廷只要花费了少量的铸造费用就能得到一大笔钱,也算是及时止损了,何乐而不为呢!当官嘛,最主要的是会察言观色,以最快的速度站到有彩的地方,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更何况,他的女婿-魏王并没有要求他为太子解决眼前的困难,所以他能说的东西就只是这些,点到为止即可。
阎立德的话音刚落,对面的郑仁基见他把自己摘得这么干净,心中不由的冷笑一声,随即起身言道:“殿下,臣以为百姓攒点钱不容易,要是把假制钱都废止了,那一定会激起民愤,让他们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家底变得更薄!”
“殿下说的没错,与老百姓为敌是没有好处的,是以还是用淘汰旧币的名头,把武德朝的老制钱一文兑一文的换回来;区分真假之后,将假的旧币回炉重造,再加上阎尚书所说的原料为补给,朝廷的损失应该最小。”
郑仁基这话说的是个好主意,如此一来百姓则可不受损失,国家的货币政策和现行的货币体制不会受到破坏,唯一损失就是朝廷,算是全额为此买单,这也充分体现了重民的观点。
美中不足的这里面的缺口实在是太大了,比如说一户人家有一千文制钱的积蓄,自从假铸钱流入市面后,这一千文中就可能掺杂了一到二百文假铸钱,回收之后这一两百文的缺口就要由朝廷独立承担。
而长孙冲他们缴获的铜、铅原料根本就不够填这个窟窿的,剩下的部分就要由国库拨付;这朝廷的钱是有数的,再加上皇帝那还有大动作,所以财政上很可能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
郑仁基的话讲完后,户部的其他官员也针兑换的问题提了一些颇为可行的建议,可以看的出来,户部这次并没有学阎立德一样“偷奸耍滑”,实打实的站在解决问题的角度上想问题。
沉思片刻之后,李承乾扭头对工部诸臣说:“孤想知道朝廷缴获和兑换的假制钱怎么办,难道都当成废铜烂铁处理掉,或者回炉成铜不铜,铅不铅的铜器?工部就没什么好办法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吗?”
对于太子提出的问题,工部的诸官都面面相觑,历朝碰到假铸币都是当废铜烂铁处理,现在让他们化腐朽为神奇还真是一件难事,更主要的他们的主管尚书正在闭目养神,他们也不好在尚书之前答话。
看到阎立德在装死人,左侍郎-姜行本不由的横了他一眼,心中对这位顶头上司甚为鄙夷,可如果他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那就是在太子面前,让兄弟衙门看工部不团结的笑话。
如此说来,即使他再看不上也阎立德也是不会这么做的,所以向下使一个眼神之后,姜行本也装起了弥勒佛,缄口不言。
“太子殿下,臣有话要说!”,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站了出来,定眼一看原来是姜行本之子-姜简,现任工部将作司的主事,正六品上。
“说嘛,孤不是说了,畅所欲言吗?姜卿想说什么都可以。”,话毕,李承乾又瞟了姜行本一眼,这家伙人老成精,即使惹得阎立德不满,他也拉不下脸来对小辈如何,那太失君子之仪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得到太子的首肯后,姜简将铸造铜币的过程,仔仔细细的从头说了一遍,其中就包括了铸造失手之时将铜、铅比例之后的应急措施。…….,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将假铸钱回炉重造只要多加上两道工序,成本增加一些,未必不能成为合格的制钱。
“好,江山代有才人出,姜简,这个回炉的差事就交给你,不管你需要什么,孤都可以给,只要能把这差事办好了,填补上此次的亏空,孤亲自上本保你为匠作少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