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愛下-第二百七十一章 所謂的惡魔展示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其实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李珂一直觉得那种占据了几个村子,或者一个大点的城镇就能够自称国王,并且子女什么的都被称之为公主的事情就算在中世纪也不常见。
但是他现在知道自己错的真的有些离谱。
在打倒了大概三四百名士兵,靠着自己强大的体力赢下了比赛的李珂走进这个领主的房间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地方的统治者完全不是所谓的领主。
而是国王。
“所以,你是伟大的三山之主,瓦罗兰平原的神圣诸王之一,统领着山下之城的国王?”
看着这个管着这个三面环山,瓦罗兰平原几十个小国的国王之一,统领着那三个山围起来的这个小镇子,以及周围几个村镇的‘国王’,李珂一边把剑在他的脖子上擦了擦,一边说出了以上的话。
尽管性命都在李珂的手中握着,但是这位还要靠让自己的领民做皮肉生意来赚钱的领主,不,是国王陛下还是很硬气的对李珂呵斥了出来。
“是的,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不快点给我一个国王应该有的待遇!如果你是为了那些人抱不平的话,我也只能够说抱歉了,因为他们触犯了我神圣的法律,所以是法律让她们那样做的!”
他顿了顿,然后继续用高傲的语气开口。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二百七十一章 所謂的惡魔熱推
“所以她们成为兔女郎不是我的错误,而是她们触犯了法律!是她们自己的原因,是她们自己咎由自取!她们的懒惰让她们触犯了神圣的法律,所以你是在帮助罪犯!”
他趾高气扬,因为他知道李珂不敢杀他,不管是谁,只要他生活在这片平原之上。那么他就绝对不可能对一位国王真的动手,因为这代表着他将永远臭名远扬,没有一个城镇和村镇会再接待他。
他将成为一个野人,永远无法回到文明世界当中,而他的子女也会受到相同的待遇,子子孙孙都成为野人。
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也就只有诺克萨斯的那些野蛮人不讲江湖规矩,不投降的就全部杀了。要知道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总是要有一些好名声的,你诺克萨斯真的杀人是一件很不地道的事情。
想想看,你被俘虏了,正打算按照既定的套路来一个宁死不降,然后俘虏你的贵族也按照套路来各种劝说,三次之后大家皆大欢喜,甚至还能够在战后一齐开酒会。
可到了诺克萨斯这里呢?
“不投降?拉出去砍了。”
然后就真砍了,一次都没有让,他们也就问一次。
不知道有多少贵族就是这样死在了诺克萨斯人的手中的啊!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的啐了一口,但并不是对把剑架在他脖子上的李珂啐的,因为这事之前山上的强盗做过,他已经习惯了,他的这口是对诺克萨斯的。
因为诺克萨斯是真的不讲江湖道义和规矩。
一开始呢,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奴役那些低贱的平民,并且用好名声让他们甘愿受苦做奴,子子孙孙都给他们的子子孙孙做奴隶,因为这是正确的,贵族从一开始就在天上,平民和奴隶永远都是奴隶。
所以贵族和国王是不能够在战场上被杀的,因为他们是贵族,贵族老爷们可是有着高尚的品德的,所以才能够统治那些傻逼平民。也正是因为贵族高贵,有着平民没有的力量,才能够让你们这些平民能够活下来。
然后很突然的啊,诺克萨斯冒出来说平民和贵族没区别,贵族做到的你们平民也能够做到。贵族做不到的事情你们平民努力也能够做到,并且能够让那些贵族仰望你们。
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毁灭世界的言论,是恶魔的低语,是邪恶的言辞!
但其实诺克萨斯只是说说的话大家也都不怎么在意,谁不这样说啊。但是没人让你们玩真的啊!
万一平民真信了怎么半?这样一来祖宗的法度可是要没了的啊!
你就不能够像德玛西亚一样吗?看看人家做得多么好!几大贵族家族轮流做皇帝,讲的就是一个公平,公平。
还特么的是公平!
但人家真的公平了吗?没有啊,你诺克萨斯怎么就真的解放奴隶,说砍贵族就砍贵族,并且还让一个奴隶角斗士当了皇帝呢?
有失体统?
有失脸面!!
想到这里的国王陛下忍不住的摇头叹气,他要是诺克萨斯的贵族现在肯定是要用剑割断自己的脖子的,因为他是永远不可能屈服在一个奴隶角斗士面前的。
他用自己的尊严,人格来担保,他永远都不会。
只是他摇完才想起来,自己的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很沉的剑呢。他低头一看,果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流出了血,然后在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血,放到自己的眼前看了一下之后……
“血!”
然后。
然后他就两腿一蹬,吓晕过去了。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全程旁观,并且用自己的读心能力看着这个跪着晕倒的国王陛下的阿狸,说出了围观的所有人的心声。而且她还在李珂收回自己架在这个国王身上的剑之后,忍不住的用自己的脚踢了踢这位国王的脸。
老实说,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那么多勇猛的战士,那么多善良的居民,他们保护和供奉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懦弱的玩意。
“就是这么一个玩意让那么多人流离失所,和家人分离,甚至家破人亡的吗?擦破点皮就能够晕过去?这也太脆弱了吧?”
她实在是不能够理解这样的事情。
“这就是人类啊,不,这样的家伙……并不能够说是人类,而应该是恶魔,就像是我们在酒馆里见到的那个看上去和鲶鱼差不多的恶魔。”
李珂则是打了个哈欠,他已经开始觉得无聊了。要不是因为剑的锻造还要点时间,这种玩意他都懒的亲自动手,而是直接让德莱厄斯直接一斧子把他劈了。
而阿狸想了想她从门缝中看到的那个鲶鱼恶魔,有些嫌弃的看着被自己踩着脸的这个国王,然后用自己的鞋底狠狠的摩擦着这个国王刚刚啐了一口唾沫的嘴上。
李珂不在意这个,但她在意。
“他也配叫做恶魔?”
而且一边踩,阿狸还一边不屑的说了一句。
因为李珂的活跃而一直打酱油,并且逛街一样的来到了这个所谓的王宫的瑞雯有些嫌弃的看着倒地的国王。她在诺克萨斯边境看到的那些小国的国王和领主可不是这种窝囊的样子,而是很有骨气的一群存在。
他们的骨气可是多到能够在乱葬岗燃烧起来的程度!
“这样的人的确很多,正是无法在看着这些无能的人占据高位,为人们带来痛苦和死亡,所以诺克萨斯才会出现,所以诺克萨斯才会强大。而且,和从一开始就摆明要害你的恶魔相比,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恶魔”
她碾死了不少这样的东西,之前也只是不想要惹事而已。而且这家伙还算是收敛的了,很多领主还不如这个家伙爱护自己的子民呢。
在她杀死的领主当中,有的还相信了一些邪恶的魔法师的话,会不定时的喝幼童的鲜血呢。还有的用自己领民的人皮制作家具,所以她一直都认为诺克萨斯是正义的。
她背后的剑也因为靠近这个国王而亮起了光芒,说服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我可不会砍这么无聊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只配用最廉价的绳索吊死在路灯上。”
剑的声音相当的不屑,只是一直背着他的瑞雯却十分的清楚,在她见到这个国王的时候,这把剑可是给她传递了她想都不敢想的力量的。根据自己脑海里出现的使用手册来说的话,就是这个国王完美的符合了他要对付的对象。
毕竟那么多制约换来的可是强大的力量。
每当满足一个制约的时候,这把剑的力量就会不断翻倍,而当五个制约都被满足的时候,还会直接翻五倍。
不过李珂还是对说服者的力量不怎么满意,因为在他的设想当中,这把剑不单单是要有对使用者的制约。在对付不同的敌人的时候,也应该有相对应的誓约才对。
比方说对付邪恶时力量增加,对付不公力量增加,斩杀恶人时力量增加之类的制约。这样一来还能够将这把剑的力量提升数倍,而不单单只是限制使用者的范围而已。
但说服者的材质终归只是自己随手凝结出来的力量结晶而已,自己施加这种制约的时候也对这种手段不成熟。所以想要达成自己的想法的话,还是要落在奥恩给自己打造的武器之上。
而且李珂想要的这些制约视作游戏里的buff技能更加的合适一些,而并不是说服者上面的那种会拒绝使用者的类型。
只是现在他对这种手段还不怎么熟练,所以还不能够贸然的用自己的武器作为实验。所以在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就看向了一边的瑞雯,还有她背后的说服者。
让这种制约能够实现效果的力量是什么他现在其实都不明白,他只会用,并且知道是和人类的心灵,和世界的规则是有关系的罢了。
还有用创造主权限开挂。
“等你什么时候把剑上的宝石全部用恶魔填满之后,什么时候找我一趟,我会把这孩子的力量再提升一个档次的。”
既然都打算好好练习一番了,那么说服者的改造也就势必要进行了,李珂也需要一段时间来进行这方面技巧的磨练。所以虽然相见很短暂,自己也很喜欢瑞雯兔女郎的装扮,也的确应该分开了。
而且自己要练习这种手段的话,也势必要做一段时间的散财童子,不断的制作这种有着独特限制的武器,并且分出去来验证自己有没有在这种技术上面突破。至于被反噬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终究是李珂力量的结晶。
除非他们经历了大量的冒险,做出了无数的伟业,凝聚了无数人的信念,成为了迦娜那样的信仰神才会彻底脱离自己的控制。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狩猎恶魔?”
而对于李珂的要求,瑞雯的脸上则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你不是想知道我和之前的诺克萨斯皇帝有什么不同吗?”
随意的将自己手中的剑插进了地上,李珂随意的踢了一脚这个懦弱的国王。
“之前的皇帝只会告诉你们,只要为了帝国效力就能够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但是他做不到让所有人都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我就算因为一个意外把他杀了,我对他也没有一丁点的歉意。”
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
“而我不会说我会给你什么,我只会说你们通过努力能够获得什么。”
但瑞雯只是笑了笑,她没有对李珂的话做出什么回应,她只是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就一挥用来隐藏自己兔女郎服装的斗篷,朝着王宫之外走了出去。
她答应李珂的要求了,但是李珂的话能不能够实现这种事,又不是用嘴就能够说出来的。她的人生虽然并不怎么长,但是受到的欺骗也已经不少了,李珂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新意,要真的说有什么不同的话。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至少……他给自己的剑的确是个正义的家伙。
“所以你就这么喜欢兔女郎?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一章 所謂的惡魔閲讀
敏锐的察觉到李珂在瑞雯转身的时候看了一眼那个有着假兔子尾巴的翘臀的阿狸眼睛变得嫌弃了起来,连带着看自己身边一言不发的莉莉娅的短小鹿尾也不爽了起来。
“没有。”
谎言。
阿狸不用怎么想就明白了这件事,李珂这种人实在不怎么适合说谎,所以她就想到了自己私自藏下来的那件崭新的兔女郎制服,决定今天晚上就穿上去,让李珂以后想到兔女郎就只能够想到自己。
“可是尾巴哪里怎么办?”
她可是有九条尾巴的,而且她可是一只吃兔子的狐狸,去扮演兔子也太诡异了一些。
所以……
“要不让李珂穿?”
她出现了恶魔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