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疑竇忽生相伴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阁下。”
“今井君,请坐。”
影佐祯昭对于今井武夫,还是非常赏识的。
要不是这个人,汪精卫的南京政府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建立。
他是帝国的功臣。
“阁下,我这次来的任务您一定已经知道了。”一坐下来,今井武夫立刻迫不及待地说道:“我这次来上海,是执行秘密任务,而且一旦得到结果,我会立刻返回香港。”
“桐工作。”影佐祯昭重点强调了这个计划:“我很明白这个任务对于帝国未来的影响,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以赴协助你完成这份任务的。”
“谢谢阁下的理解。”今井武夫一个鞠躬:“我已经大致安排好了,为了确保我的安全,我只需要阁下为了提供一批保镖,我不是怕死,我可以死,但是桐工作一定要完成。”
影佐祯昭一声叹息:“今井君,难道你认为我会把你看成一个怕死的人吗?你需要的,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感谢阁下的帮助,事不宜迟,那我现在就去执行任务了。”
今井武夫站了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羽原光一呢?他最近怎么样?”
“他最近一直都在反思。”影佐祯昭一声叹息:“前一次行动的失败,让他受到了一些打击。他已经把自己关起来好几天了。”
“他不会就此沉沦吧?”
“不会的。”影佐祯昭很肯定的回答道:“我印象里的羽原光一,是不会轻易被打垮的!”
……
四区域防御计划失败了,而且败的非常彻底。
羽原光一一直都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
就和过去任何一次他需要解开某个谜团一样,无论吃住,他全在这个并不宽敞的空间里。
他需要解开自己的疑团。
失败的原因在那里?
敌人的强大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其实,羽原光一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败而耿耿于怀。
在他看来,败在孟绍原的手下并不丢人。
一百次的失败,不要紧,只要能够击败对方一次,就能够永远的击垮他!
他要考虑的是,问题出在哪里?
李士群说过的那几句话,这几天一直都在他的脑海里盘旋着:
“田七和我一样不和,这一次,他为什么会那么卖力的增援我?”
当时,羽原光一毫不迟疑的斥责了他的这一说法。
但当他冷静下来,开始陷入到工作狂状态的思考中,他不断的反复体味着这句话的含义。
田七和李士群的矛盾,有一段时间几乎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
他为什么会大举出动,不惜一切代价的援助李士群?
大公无私?
不,田七从来不是那种大公无私的人!
優秀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疑竇忽生推薦
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田七知道自己守不住的,所以特意如此,他早就做好了撤退的准备,然后,可以把军统的攻击目标引到李士群那里,借着军统的手,削弱李士群的力量。
第二种?
羽原光一就不敢想象了。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迷蹤諜影-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疑竇忽生展示
他还是故意这么做的。
但这个“故意”,却是在那帮着军统破坏四区域防御计划!
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不会的,不会的。
羽原光一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否决着自己这个想法。
“血狐”田七,军统局上海区最大的敌人!
在他手中,对军统血债累累。
军统一次一次努力而倔强的想要刺杀他!
有几次,他们甚至差点就成功了。
他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一个潜伏间谍?
“你在想什么啊,羽原光一!”
羽原光一拿起了一面镜子,对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喃喃说道:
“他对于帝国无限的忠诚,他早就没有退路了。除了为帝国效力,他还能去哪里?别忘记,他的女儿,还有一个姓是羽原啊。”
他怔怔的看着镜子,过了好大一会,又用另一种怪异的语气说道:
“万一呢?万一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支那人很狡猾,孟绍原更加狡猾!万一这是他们精心设计的一个苦肉计呢?他们欺骗了我们所有人?如果他是一个潜伏间谍,杀几个自己人用来自保,有什么不可以的?”
他慢慢的放下了镜子,慢慢的站了起来。
“来人!”
“阁下!”
“给我准备水,我要洗澡。”
“哈依!”
又有好几天没有见到阳光了啊!
……
“我还是有些担心,会不会露出破绽。”
“不会的,你行事已经很小心了。”
“问题是,这几天羽原光一去了哪里?”田七的脸上写满了担忧:“自从他的计划失败后,他就失踪了,我几次去见他,都被挡在了外面。在羽原光一那里,我是有特权的。”
“不会向你想的那样吧?”林璇也开始担心起来了。
“你不了解羽原光一。”
田七出神地说道:“我大举增援李士群,我能够找到合适的借口,可是,假如羽原光一起疑的话,他会穷追不舍,一直到把心里的这个疑惑解开为止。他的韧性,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的。”
林璇的脸色开始发白:“那怎么办?立刻紧急撤退吧。”
“撤退?”田七笑了笑:“从我接受这份工作开始,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回到军统那里,就算我的身份被揭开,一样还会有人想方设法要杀了我。”
他掏出了烟,点上了一根:“况且,这些只是我的猜疑,羽原光一就算真的怀疑了我,也不会轻易出手。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根本就不需要林璇回答:“我的影响力太大了,无论在日本人那里还是在汉奸那里,杀了我,甚至逮捕我,都会引起一片混乱,而这时这个阶段日本人最不愿意看到的。”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最起码,她是羽原光一的义女,哪怕我暴露了,也许她还能幸存下来吧。”
院子外有人敲门。
两个人立刻闭口不谈。
过了一会,外面传来声音:
“田桑,你在吗,我来找你喝酒了。”
羽原光一!
田七立刻站了起来,打开了屋子的门,笑容满面:“是羽原君啊,这么多天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在考虑一件事。”羽原光一一样笑得非常开心:“现在好了,我想通了,所以我来找你好好喝上一次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