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xi優秀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討論-第二二七章 叛國罪論處讀書-y28v6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次日醒来,赵晓兵将怀里的双双弄醒,说易师傅要开班培训教导员,让她去罗城。
双双问他咋没发文件通知呢?
呵呵,这女人已经习惯了新军的这套运转机制了。
他说是昨天晚上才说好的呢,她算第一个知道,叫她带上春生,和苗妹一起都去罗城住几天。
大家起来收拾行李,准备回去。
出门了,赵晓兵才悄悄给孟老爹说收复大理的计划已经启动,叫他小心保护好自己了。
顺水而下,车船的速度很快,下午就转入了大江。
赵晓兵要处理的事务太多,叫不做停留,一趟赶到厥溪才停下吃饭。
美女们都有意见了,特别是大小姐出生的玉娇,说他怎么安排的?一点也不好玩,累死了,子文也跟着起哄。
易山笑呵呵地说只有他自己解决了。
再上码头,赵晓兵去了公主的官船,将老婆们召集到船舱开会,还让红菱把守,不许任何人靠近。
女人们见他如此慎重,都不说话了,一个个表情古怪地看着他。
赵晓兵小声将已经启动收复大理的事情说了出来,众女惊讶得把眼睛鼓的圆圆的了。
玉娇说她明白了,她看过武侠小说,大理的老皇帝个个都会武功,特别是段王爷的一阳指更是出神……
突然,玉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愣愣地看着赵晓兵,马上又轻拍着她的嘴巴,啪啪啪做吐口水状。
嘿嘿,小女生也是跑嘴呐。
赵晓兵没接她的话,说他和易师傅商量了,叫她们都去罗城玩几天,等大理的事情了结再回去做事。
双双很高兴的抱住他打啵,开森的看着他说原来如此,哥儿想得这么仔细咯。
赵晓兵在她脸上啵了一个,说马湖太靠近大理了,难保敌人不打主意,让她就在罗城呆上一段时间。
女人幸福的抱着春生靠在他身上。
赵晓兵给凤凰布置任务,让她到了犍为之后,去把他娘也哄到船上来一起带去罗城。
魔性总裁别乱来
这时,公主站起来说她和玉娇还是去成都,一来是成都距离远了,安全有保障。二来是江东建了小朝廷,有她在成都可以起到稳定的作用。
赵晓兵想了想,答应下来。
船到犍为,易山和陈震山先回去安排了,他带着女人们回家吃饭。凤凰果然说动了他娘,吃完饭就一起出发去罗城了。
赵晓兵在平安码头送她们上岸,看着一溜马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再和公主,玉娇直上成都。
回到家里,他叫莹莹通知立国委员后天开会,再给望龙交代,要他负责两个女眷的安全。
我当神棍那些年
聖 皇
望龙执意要跟着他去,赵晓兵叫他别添乱,就是要他在府里守卫,制造他没有离开成都的假象,必须做足了。
晚上,他去拜访曹友闻,告诉他已经起兵进军大理。
老曹吃惊地看着他,说这也太快了嘛。
他说本来该先给他商议的,考虑到他肯定要坚持去才出此下策。希望老曹就在成都不走,稳定大局,由他去完成统一大理的事务。
接下来,他才给老曹说出了他和易山的担忧。老曹不情愿的说都是一条命,为啥必须就是他去冒险呢?
赵晓兵说现在国家新立,需要老曹坐镇。再劝说一番后,两人一起去找丁辅吃茶。
他俩来到丁府,直接给他说明了来意。
丁辅和曹友闻是一样的观点,认为大理是友好附属国,没有必要大动刀枪嘛,应该挥师东进的。
赵晓兵只好把他的理由和盘托出,当下孟珙不左不右,大江除了兵船来去自由,大家和睦相处。
新宋国的军队不可能跨过去征伐两浙的小朝廷嘛。
丁辅叹息,说临安小朝廷的诏书都来咯,要成都向东遥拜称臣,依照旧制缴纳税赋呢。
说着就去取来诏书给他俩看。
呵呵,赵晓兵对着老曹说看哇,所以要请他留在成都坐镇呢。
老曹说他宁肯沙场征战,也不愿意理这些烂事。
赵晓兵仙仙地笑着说先不管他们,孟珙孟大将军还不是一样的置之不理了。
若是我等交了两浙税赋,那还有啥新宋国?
就算不要国家了,还要养兵自保,没钱如何养兵?谈何自保。
老曹也说不理,两人吃了一道茶后告辞。
出门来,赵晓兵紧紧握住老曹的手说成都就靠他守住了,让老曹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统一大理,以后成都便安然无恙。
两人告别回家。
玉娇一直在等他,见他进门马上就迎了上去,紧跟着公主也出来了。三个人一起来到书房,两个女子都十分担心的看着他。
他说不用怕,没什么大不了的。
玉娇说让红菱陪他去南方,赵晓兵答应,叫玉娇以后列席立国委员的会议,帮助公主出主意。
小公主靠在他身上,不让他去涉险。
赵晓兵说不存在险不险的,是小心为上。他给公主讲了两浙来诏书的事情,叫她把家里盯紧了。
次日,赵晓兵大张旗鼓地陪着两个美女去逛花市,去裁缝铺定做衣服,玩了一整天,告诉大家他在成都了。
回来,他还把新买的兰花直接种植到花台里,用新买的花剪仔细将那株铁脚海棠修剪一番,把原有的树型展现出来了。
呵呵,罗城做出来的花剪和后世无异,设计很现代了,还真好使,这里面肯定有易山的功劳。
第二天,他和公主去府衙开会,魏忠按照安保规矩已经调整了府衙防卫,再也不像年前那样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进出了。
府衙里面依据官员级别,安保层次又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进入会议室后赵晓兵就提醒月桥,今天的会议要严格保密,让室外的警卫执行会议纪律。
老曹首先通报了南进大理的情况,话刚说完马上引来李植和赵言呐的质疑,等丁辅做了解释后赵晓兵再做说明,总算把大家给说服了。
赵晓兵说涉及军事,均为最高机密,参加会议的人员必须严格保密。若有泄露,无论涉及到何人,依律按叛国罪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