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ln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愛下-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雙方博弈推薦-dnq56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你……”
“怎么?”
“好,要茶是吧,我去给你倒。”
慕容复正要离开,汝阳王又说道,“府上一个下人都没有了,没有人烧水,恐怕你得走远一点才能找到。”
慕容复没有理会,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汝阳王确定他走了后,神色微动,起身匆匆离开书房,不一会儿又回来了。
慕容复差不多同一时间回来,手上提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茶壶,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汝阳王一眼,“王爷,这壶茶够你喝了吧?”
汝阳王不知怎的,竟好似一切都瞒不过这个人的眼睛,有种心虚的感觉,他接过茶壶,也没管什么仪态,对着壶嘴就喝了一口。
“噗”一大口水喷了出来,汝阳王怒气勃勃的看着慕容复,“你想烫死老子?”
慕容复摊了摊手,“抱歉,我忘记跟你说了,水是刚烧开的。”
“你……”汝阳王正要大骂,却见慕容复手上多出一物,是一根布条,上面写着几个字;慕容复潜入大都,现在汝阳王府。
汝阳王登时怔住,“你……你……”
“我什么?”慕容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轻轻一握,布条化为灰烬,“我没记错的话,刚刚有人还说我阴险小人,可现在王爷的所作所为似乎也没光明到哪去啊。”
汝阳王垂头丧气,“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会用这种方法对付你。”
“为什么?”慕容复平静道。
汝阳王倒也干脆,索性直言道,“你是害得敏敏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是你害得汝阳王府落到如今这步田地,难道我不该找你报仇么?”
“那你先前在敏敏房前说的话,都是假的了?”
汝阳王一愣,“当时你也在?”
“回答我的问题。”
汝阳王目光阴晴不定变幻一阵,“那是最后的办法,可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我……”
慕容复目光微动,“你就改变了主意?”
“不错!”汝阳王点点头,“大汗现在恨你入骨,如果能助他除掉你,我汝阳王府定可恢复昔日荣光,敏敏的婚约也另有转机。”
慕容复冷笑一声,“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除不掉呢?”
“这……”
“没想到,堂堂汝阳王,竟也会贪图荣华富贵,为了保命,不仅牺牲女儿的幸福,还能使出如此卑鄙下作的手段,我真是长见识了。”慕容复极尽嘲弄的说道。
汝阳王叹了口气,自嘲道,“汝阳王又怎么样,你先前也说了,如今的我哪有半分昔日的光彩,你以为我不想光明正大保护自己的儿女,保护家人?”
“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就是怕死,就是贪图荣华富贵!”
“哼!”汝阳王火气瞬间就上来了,“士可杀不可辱,事到如今本王无话可说,你也用不着奚落本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哟,看你这样子,好像是我对不起你一样。”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汝阳王府作对,与敏敏作对,害得她落得现在这副下场,你很对得起我吗?”
慕容复沉默了下,“算了,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刚才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说说吧,铁木真是怎么保下你的?还有,七王爷贪功冒进,致使十万大军从惨死,铁木真竟然会放过他?”
汝阳王本不想再跟他说什么,可听到后半句不禁吃了一惊,“什么,七王爷贪功冒进,害死十万大军?”
慕容复不禁错愕了一下,“你不知道?”
汝阳王脸色一黯,摇摇头,“我久疏战阵,关于襄阳城战败的具体情形所知不多,只知道七王爷犯下大错,具体是什么大错并不知晓。”
慕容复目光微闪,难道说关于襄阳城密道中的事,七王爷并没有泄露出去?还是说铁木真不打算公开?
在他想来,任何君主将帅吃了大败仗都是件极为丢脸的事,一定会想方设法找替罪羊,并把主要原因归咎到他人身上,纵观襄阳城一战,七王爷就是一个绝佳的背锅侠,又正好可以激起大元的民愤,实乃一举两得之上策,铁木真竟然没有公开?
“喂小子你哑巴了,你倒是说说,七王爷究竟是怎么贪功冒进的?”汝阳王不耐烦的催促道,作为一个统兵多年的老将,他对襄阳城一战的前因后果可是十分好奇的,而且七王爷手下的军队又都曾是他的亲军,这一战之后竟只回来两成不到,他如何不心疼。
慕容复沉吟半晌,“你先接着刚才的话说,把我的疑问解释清楚了,我才会回答你的问题。”
汝阳王无奈,只好说道,“你先前说现在大元朝廷是双方博弈,其实并不准确,应该说是三方博弈。”
“我在听,你继续。”
“除了阿里不哥和忽必烈,还有大汗也算一方。”
慕容复怔了怔,“大汗不是站在忽必烈一边的么?”
“不清楚,”汝阳王摇头道,“大汗虽然明面上站在忽必烈一边,帮他掌控朝堂势力,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一些动作看似在帮四王爷,实际上根本无关痛痒,四王爷在朝堂中的话语权还是很小。”
“这么说他是站阿里不哥一边了?”
“按理说应该是的,众多皇孙中,他最疼爱的就是阿里不哥,可他如果真要帮阿里不哥,就应该把兵权交到他手上,提升他在军中的影响力,让他足以在拳头上跟忽必烈抗衡,问题是大汗明里暗里都没有这个意思。”
慕容复皱眉思绪片刻,忽的说道,“我问你为什么还没死,你跟我东拉西扯的干什么?”
汝阳王横了他一眼,“不是你问我朝堂上的局势么?”
“那好,现在朝堂的局势我清楚了,你说说你的事。”
汝阳王无语,“这没什么好说的,大汗回朝之后似乎将军令状的事给忘了,可七王爷不死心,派心腹当众揭破此事,又具表上奏,请求勒令敏敏下嫁七王府,并将汝阳王府满门抄斩。”
他这话听起来有些矛盾,其实不然,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等于泼出去的水,赵敏有婚约在身,严格来说已经不算汝阳王府的人,所以满门抄斩的名单中是不会有她的。
“后来呢?”
“大汗有心保下我这把老骨头,按下奏折不提,却下令把七王爷一家打入天牢,本以为只等问斩之后这件事就结束了,不想四王爷却忽然向大汗提出,七王爷曾夺下樊城,立下大功,虽有过错,罪不至死,不该满门抄斩,如果要斩,也该先斩汝阳王府。”
慕容复听到这恍然明白过来,“也就是说,你们大汗为了保你,放过七王爷?”
汝阳王点点头,“姑且可以这么说,但究竟是不是,也只有大汗心里清楚。”
“既然如此,为何你们当时不趁机提出把婚约取笑了?”
“我只是一个罢官在家的旧臣罢了,有什么资格跟大汗讨价还价,更何况他能为汝阳王府做到这一步已是天高地厚之恩,我岂能再令他为难!”汝阳王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慕容复想了想,皱眉道,“忽必烈为什么要救七王爷?”
“七王爷战败回来后,手里还剩两万多残军,大汗本来是要顺势收回这部分兵权的,四王爷显然不愿意他这么做,这才力保七王爷,大汗只得折中一下,将我两家都放了,可婚约却必须照常履行。”
“为什么?”
“因为他需要一个平衡,倘若我们两家结亲,七王爷就不会明目张胆的倒向四王爷一边,至少四王爷不会完全信任他。”
“这算什么办法?简直狗屁不通。”慕容复气愤道。
汝阳王没有理会,自顾自的说道,“大汗智慧如渊,胸中自有沟壑,当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
慕容复幽幽瞪着他,“如此说来,你是为了报答铁木真的救命之恩,才决定将敏敏嫁给七王爷儿子的?”
汝阳王长长吐了口气,“我知道敏敏一点都不喜欢七王爷的儿子扎牙笃,我不想让她痛苦一辈子,可我也不想违抗大汗的旨意。”
难怪他先前会那么纠结犹豫,慕容复隐约有点明白他的感受了,当然明白归明白,可要他坐视赵敏嫁给别人又怎么可能呢,眼中杀意一闪而过,“如果说七王爷的儿子死了呢?”
汝阳王闻言顿时吓了一跳,“你可不要乱来!”
“怎么,你不是不想害了女儿么?”
“唉,现在局势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大汗正在施行他的谋划,你要是把水搅浑,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后果关我屁事?”
“你若真想带走敏敏,我劝你不要这么做?”
“哦?为什么?”
“七王爷疼爱他扎牙笃胜过他自己,一旦扎牙笃死了,势必不计后果的倒向四王爷一边,到时大汗……”
玩转官场 大示申
话说一半,汝阳王又顿住,目光闪烁不定,没有后续了。
慕容复知道这老头肯定有事没说完,仅凭先前他支开自己出去放风就可证明眼前这个看似正直的老人,并没有表面那么磊落,寻思半晌,他淡淡道,“我不管铁木真会怎么样,反正话我放在这了,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带你一家离开这里,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对了,先前听你说你的儿子没了,怎么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