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bxf精彩絕倫的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txt-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如果永遠等不到了呢-kdsk3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
“砰砰砰砰砰砰砰!”
正在这时,身后再次传来枪声,那群追杀他的杀手果断冲破了城门口的卫兵,一直追到了城外。
看来这是下血本了,刺杀总督可是百分之百的死罪,哪怕这些杀手事后全被抓起来问罪,某人也一定要让他死。
奔跑中,夏风回头看了一眼,从城门口追杀出来的杀手最少也得有几百号人。
这么多人,估计这“家属安置费”至少得八位数吧。
….
“噗噗!”
因为视野变的开阔,后方射来的源石子弹又有两颗命中了他的身体。
一发打在了手腕,另一发则打在了相对致命的大腿。
身子一歪,夏风感觉中弹的整条腿都酸麻的仿佛快要失去知觉,整个人差点摔倒。
在剧痛的强烈刺激下,左眼的瞳孔已经隐隐有黑色火焰浮现,然而,距离他的“消耗品”还足足有三公里远。
猛咬舌尖,全身的肌肉立刻绷紧,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夏风无视身上的重伤,再度提速。
“X你们大爷的,不怕死就追老子到天涯海角!”
….
三公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失血过多,夏风的眼睛已经出现模糊。
身体在本能的驱使下始终保持着奔跑,身后的追杀声也越来越近。
终于,视线中好像看到了炎阳镇的轮廓。
作为重要的“粮仓”,镇内必定有重兵把守,但是看这些杀手的架势,可根本不会顾及这些。
既然如此,他也就没有什么仁慈可言了。
随着与镇子的距离越来越近,体内的黑白双生已经可以感应到镇内庞大的源石波动。
眼看夏风就要冲进镇内,后面的杀手奋力大喊道。
“继续追,别管那些官兵,直接把这小子砍了!”
“弄死他!”
几百号手持砍刀与源石铳的人追逐着夏风,嗷嗷狂叫着冲进了这座庞大的源石存储库。
…..
2分钟后。
“轰!”
一声地鸣席卷了整片大地,黑色的龙卷风在炎阳镇的中央拔地而起。
生命是脆弱的,某个左眼熊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男人,无情的撕碎了目之所及的一切敌人。
——————
——————
炎国皇城,中殿。
以言国相为首,周清,林洪,昆图烈尔,魏彦吾,五个地位显赫的男人坐在殿内。
沉默中,无人发声。
这时,内务部副部官赵合走进,低头向言国相禀报道。
“国相,夏总督不在昨夜安排的住处。”
这个中殿内部不大,类似一个小型会议室。
坐在殿内的正中央,言国相面色严肃。
“人呢?”
“回国相,那栋房子里只有夏总督的区副官,夏总督本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说罢,低头的赵合与在场的某人暗暗对视了一眼。
“国相,下官刚才查看过,夏总督昨夜所住的那条街道……有打斗的痕迹,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尸体。”
中殿内陷入了死寂。
听到这句话,魏彦吾眯起眼睛,将意味深长的目光果断投向林洪。
然而,林洪则没有表露出任何不当的痕迹,无视魏彦吾的逼视,他侧目瞥了一眼坐在言国相旁边的周清。
这时,坐在边缘的昆图烈尔发出了不能称之为“话”的声音。
“呵。”
这声“呵”的意义说来复杂,但听在几位总督耳中也简单。
有讽刺,有嘲弄,有鄙视,也有深深的失望。
“轰!”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震人心魄的巨响,明明听起来源头是很远的地方,但这声响动却足以令人产生耳鸣。
赵合吓的肩膀一抖,随即强装镇定的向守在门外的禁卫军喊道。
“打雷了,把殿门关好,不要惊扰到国相和几位总督大人的交谈。”
“是!”
在殿内近乎于凝固的气氛下,赵合鞠躬后移。
“国相,下官就先退下了。”
…..
殿门关闭后,明明殿内坐了五个人,但令人窒息的沉默却持续了足足几分钟。
最终,林洪的声音传来。
“国相,时间到了,我们开始吧。”
言国相只是阴着脸没说话,片刻后,坐在林洪旁边的魏彦吾沉声打断道。
“时间是到了,但是人还少一个没到,难道林总督不会数数么。”
林洪微微皱眉,好像对魏彦吾对他的态度有些诧异。
“魏总督,五大总督确实少了一人,但这好像不是我们在坐各位的错吧。”
这时,昆图烈尔又发出了和刚才一样的声音。
“呵。”
只有一个“呵”字,除此之外别无他言。
魏彦吾的脸色和言国相几乎是同款“阴沉”,以他的聪明,不可能察觉不到什么东西,因为就在几日前,他刚刚在龙门见过夏风。
回想着夏风曾经和他说过的话,魏彦吾从牙缝里挤出冰冷的几个字。
“再等等也无妨。”
这时,身为炎川总督的周清抬起头,轻声道。
“等等是无妨,但如果永远等不到呢。”
此言一出,气氛再次陷入凝固,魏彦吾官袍下的拳头已经下意识的攥紧。
言国相始终没有说话,他既没说开始会议,也没说继续等。
我 修 的 可能 是 假 仙
在这种情况下,几位总督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轰隆隆!”
外面再次传来沉闷的雷声,但和刚才那声巨响相比,此时的雷声,好像才更“像”雷声。
…..
20分钟后。
殿外禁卫兵的高声禀报,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报,炎东总督,夏风大人到!”
随后,在没有人做出反应之际,中殿的门被一把推开了。
“砰!”
门口,随着某人迈进的身影,刺鼻的血腥味开始在殿内弥漫开来。
“滴答,滴答,滴答!”
腥红的鲜血顺着夏风垂下的手指一滴一滴落下,染红了铺在殿中的羊毛地毯。
此时的他浑身衣物被血液浸透,那只盖在右眼的眼罩,也脱落了下来。
左眼一片冰冷,失去右眼的眼眶是吓人的空洞。
殿内的几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夏风鲜血淋漓的身上,残留着多处不知是谁的碎肉。
…..
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般,浑身是血的夏风视线扫过殿内所有人的脸。
随后,他无声的走向了魏彦吾右侧唯一空着的那张椅子。
一屁股坐下,夏风随意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
“抱歉,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