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40章:放他與魯王鬥一鬥推薦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甘露殿内。
李世民深深地望了眼堂下的李承乾。
“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
“有些人,还是要给他一些教训才行。”
“否则,他不是要无法无天了?”
李承乾抬头看向李世民道:“而且,若是被旁人知道此事,这天下的人岂不是都会认为儿臣软弱可欺?”
“也对。”
李世民轻笑了下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当父亲的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我只想提醒你一句,有些时候要先谋而后定。”
“你今日之事,办的并不妥帖。”
说完这句话后,李世民便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坤宁宫那边看看,那丫头受了刺激,很需要你的安慰。”
李承乾也没迟疑,拱手应是,随后便迈步出了甘露殿。
李世民双目微微密封,望着李承乾的背影思绪万千。
作为父亲,他想与李承乾说的有很多。
但他毕竟不止是李承乾的父亲,他还是这天下的君主。
因为这个身份,他也不能与李承乾说的太多。
他只能点到为止的提醒他。
以及用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他。
良久后,他回过神来,轻声呼唤道:“周公公,可有查到线索了?”
随着他的话音,周公公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直面朝李世民拱手道:“启禀陛下,臣查了所有与那日之事有关的人等,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鲁王殿下。”
“那日便是鲁王殿下派人诓骗卢小姐出门,随后又买通明卫两人,随后趁侍卫换岗之时将许昂送入皇宫的。”
“鲁王……”
“竟然是他……”
李世民笑了:“我这弟弟,竟还有这样的本事呢?”
本来李世民还以为这些都是李泰谋划出来的呢。
但现在看来,李元昌似是已经安耐不住,想要对李承乾下手了。
李世民眯了眯眼道:“你觉得,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闻言,周公公微微欠了欠身道:“老奴不敢妄言。”
见状,李世民挑了挑嘴角,挥手道:“朕恕你无罪。”
听闻这话,周公公也不迟疑,直接拱手道:“老奴觉得,应该放任秦王殿下与鲁王斗一斗。”
“为何?”
李世民挑眉问。
“一直以来,秦王殿下都是随遇而安,不与谁争,更不与谁抢。”
“但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毕竟秦王殿下日后必然是要为陛下分忧,担当大任。”
“所以老奴觉得,与其让殿下整日无所事事,不如让他与这些人斗一斗。”
周公公满脸认真道:“这样也可以早一点让殿下见识到权力斗争的残酷,早一点适应这一切。”
“你说得对,但是也不对。”
“是要放他与鲁王斗一斗不假。”
“但这家伙可不是不知道权利斗争的残酷。”
“毕竟他早就与我说过,他讨厌与人争抢。”
李世民摇头苦笑道:“或许这些阴影是我给他带来的吧……”
他自是不知道李承乾为何每日如咸鱼一般什么都不做。
他只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承乾见到了他们这一辈兄弟相残的惨状。
所以才不想争,也不想抢,只想做个逍遥自在的小王爷。
李世民轻叹道:“行了,你先下去吧,接下来的事儿,你一定要全盘盯着,任何一个细节也不要错过。”
“朕也想看看,他究竟会怎样报复李元昌……”
“老奴明白。”
话落,周公公便缓步退出了大殿。
李世民独自立于殿中,望着门外怔怔出神。
“李承乾呀李承乾。”
“让朕看看吧,看看你还有怎样的能耐……”
……
坤宁宫内。
自打出了那事儿之后。
卢婉洁便再没出过自己的小院子。
精华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340章:放他與魯王鬥一鬥讀書
每日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出门,也不与人说话。
李承乾进入房间后,扫视一圈才看见缩在角落里的卢婉洁。
此时的她,脸色蜡黄身材消瘦,李承乾看了亦是心痛不已。
而他心里对某人的憎恨,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咬了咬牙后,长长的呼出口气,随即迈步走到她身边,蹲下身,抬手轻轻抚摸了下她的额头。
卢婉洁缓缓抬起头,望着李承乾,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
李承乾直抬手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没关系,都过去了。”
卢婉洁躺在他怀中,紧紧地抿着嘴巴,良久才吐出了两个字:“我怕……”
听闻她那颤抖的嗓音,李承乾是更加心痛,也更加自责。
“别怕,我在呢。”
李承乾拍了拍她的后背。
他实在没想到,这些遭乱的事情,最后竟能落在卢婉洁的身上。
难道这些人,连祸不及家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卢婉洁缓缓抬头,望着李承乾,双眼充泪:“你会不要我么……”
“不会。”
“我这辈子想娶的只有你。”
李承乾抬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哪怕父皇不同意你做我正妃,我也会尽全力去争取。”
听闻这话,卢婉洁紧紧地咬着嘴唇,泪汪汪的望着李承乾。
李承乾轻叹声,轻抚她的面颊道:“对不起,我以后再不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了。”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卢婉洁哭的声音更大了。
她直抬起双手紧紧地环住了李承乾的腰,放声大哭。
见她那模样,李承乾满是心疼,但他也不知用怎样的言语去安慰对方了。
他也只能将对方紧紧地拥入怀中。
两人就这样相拥无言,良久都未放开。
最后还是李承乾开口道:“紫桃姐姐醒了么?”
“嗯……”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40章:放他與魯王鬥一鬥看書
卢婉洁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承乾将卢婉洁从地上搀扶起来:“要不我们去看看她吧……”
“好……”
……
那日若不是紫桃舍身护主,怕是卢婉洁的清白就真的要被许昂给毁了。
但紫桃也因此被许昂给打成了重伤,直到现在也还不能下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因为这重伤而丢掉性命。
现在的她,每日都有长孙皇后派来的御医以及小丫鬟的照顾着,倒也恢复了许多。
当李承乾与卢婉洁来时,她也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了。
见李承乾与卢婉洁过来,紫桃赶忙要下床施礼。
可还不等她动,李承乾便上前将她给拦住了:“紫桃姐,跟我就没必要那么客气了。”
“我今日来,就是想特意感谢你一下的。”
“若不是你舍身护主,婉洁就危险了。”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40章:放他與魯王鬥一鬥
闻言,紫桃干笑了下,看了眼卢婉洁后,低头道:“这都是做奴婢应该做的……”

精品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txt-第331章:蘇府詩會推薦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待从许敬宗哪里回来。
卢青便直接让人去秦王府传递消息。
当听见卢青已经将自己交代之事办好,李承乾也就明白,大局已定。
现在他的任务就是等待。
等待许敬宗把关于自己的历史写进书里。
想着,李承乾的嘴角也缓缓挑起:“许敬宗,若我玩不死你,我就跟你姓……”
也就在李承乾正歪歪的时候。
小初子忽然从门外跑了进来。
“殿下,苏府送信来了,说是要请你去苏府做客。”
“啊?”
听见这话,李承乾差点从软塌上摔下来。
也得亏是小初子手疾眼快将他扶住,否则他非得摔个狗啃屎不可。
李承乾满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初子道:“你说是苏府请我去做客,那个苏府?”
“当然是陛下中意的那个苏府了。”
小初子一脸坏笑的看着李承乾道:“看样子,苏小姐是对殿下很满意呢,否则也不会请殿下过去的呀……”
“别胡说八道。”
李承乾胡乱的挥了挥手。
他现在是怎么也想不通,明明他已经在那苏清灵的面前表现的那样恶劣了,苏亶怎么还会邀请自己前去做客?
按理来说,那苏清灵是苏亶的嫡长女也是独女,苏亶肯定是宝贝的不得了才对。
自己把她惹毛,就等于是断了这门姻缘。
可他怎么还会邀请自己去家里做客?
难不成,苏清灵就喜欢那口的?
想到这些,李承乾是有些怀疑人生了。
不过人家已经上门来请了,他也不能拒绝吧?
故而也只能接受邀请,独自一人前往苏府做客。
……
苏府。
当李承乾来的时候,这里已经非常热闹了。
他也是直到半途才听说,苏府今日在府内举行诗会。
除了李承乾外,他们还邀请了长安城周边各大才子士子前来参加。
并且这次诗会与往常那些闲谈攀关系的诗会不同。
这次按题目写诗后,要由苏亶亲自决断,在所有诗词当中,分出个输赢胜负来。
若是胜了,便能得到苏亶提供的奖品。
当然了,李承乾对这奖品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今日来也只是想要走走过场罢了。
待他抵达苏府门外时,苏亶早已等在那里多时。
见李承乾下车,他也直径迎上前来,弯腰施礼:“臣苏亶,恭迎秦王殿下。”
“苏叔叔不必多礼。”
李承乾对着苏亶拱了拱手,随后干笑道:“我还以为苏叔叔这辈子都不想见到我了呢。”
“怎么会呢。”
苏亶轻笑了下道:“殿下能接受臣的邀请前来参加诗会,乃是我苏某人的荣幸才是。”
闻言,李承乾不由摇头苦笑道:“既然这样,那就有劳苏叔叔引路了。”
此时,苏府后院专司用于宴客的厅堂内,已经聚满了来自各地的士子。
甚至这次诗会,还请来了不少女子参加。
按照规矩,男女分坐两旁,中间由纱帘阻挡。
这些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谈攀关系。
“这次的诗会场面可真大呀,你们说,这次谁能赢?”
“这谁能说的清楚,毕竟是要由苏大人来决断的,不过依我看,郑家的三公子很有可能会胜出的呀。”
“没错,那郑家三公子乃是人中俊杰,并且学富五车,没准这次还能得了苏老爷的青睐呢。”
听闻身后那阵阵谈话声。
坐在人群最前沿的郑家三公子,郑楚高嘴角高高挑起,满脸骄傲,仿佛胜券在握一般。
而他身边那士子也不禁开口恭维:“看来今日前来的士子们,都是比较看好郑公子您的呀。”
“是他们抬爱了。”
郑楚高佯装谦虚道:“我自己是什么水平,旁人不清楚,我自己还是清楚的很的。”
“能入苏大人的眼,就已经很不容易,哪里还能奢望夺得魁首呢。”
话落,他忽而转变了话锋道:“不过,这诗会怎么还不开始?苏大人人又去哪了?”
他身旁那世家子挺直腰板,张望了下道:“刚才似是听说,苏大人要去接一位贵客,也不知那贵客到了没有。”
“贵客?”
“究竟是什么贵客,竟能让苏大人亲自相迎……”
郑楚高缓缓抬头,望向对面纱帘后的一个女子,目光深邃。
且说李承乾。
他是与苏亶一同进入的诗会现场。
可还没等他落座,便在对面那女子所坐的位置当中发现了苏清灵的身影。
同样的,苏清灵也看见了这个登徒子。
见这登徒子朝自己看来,苏清灵便别过头去。
收到来自苏清灵的鄙视值+99……
我凑……
这么看不上自己?
听闻系统提示音的李承乾眉头连挑。
不过他也不介意,反正他也不想娶苏清灵。
因为他提前交代过苏亶,不让其介绍自己身份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在进来之后,他干脆跑到了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
今日他是已经打定了主意当咸鱼了。
可偏偏有人不想让他安生。
他还没坐下多一会,便听有人不咸不淡道:“苏大人出去迎接的该不会就是这家伙吧?”
“看样子肯定是了,只不过这家伙什么身份,竟能让苏大人亲自出门迎接?”
“不知道,没见过,可能是那个大户人家的子弟吧,不过这人也真够无礼的,进来就往小姐们那边看。”
诗会这东西,哪怕是男女同席,也依旧规矩很多。
不仅要在中间隔上帘帐,而且男宾还不能朝女宾那边看太久。
否则便会被定义为登徒子,若是严重些的,恐怕都得被主家赶出去。
自古文人要脸面,若是在这种场合被人骂了,那可真是丢人丢大了。
可李承乾却丝毫不在意这个,自顾自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甚至还随手抓起面前桌子上的一枚橘子吃了起来。
可他越是如此随性,就越显得他的品格不高。
坐在他身旁的一世家子直用不屑的目光望着他,冷语道:“真不知你是哪家来的士子,竟如此没规矩。”
见状,李承乾满脑袋莫名其妙:“橘子摆这,难道不是吃的?”
“自是吃的。”
“但也没你这样吃的,好似没见过橘子一样。”
那世子昂了昂首道:“再者,这可是诗会,大家都是来作诗的,又不是来吃东西的。”
“不就是作诗么,有什么难的?”
李承乾随手将一瓣橘子丢进嘴里道:“况且你们怕是早就已经为这诗会提前准备好了诗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