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宿主

dd2ir火熱小說 宿主 ptt-第五百七五節 態度讀書-wa0od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天浩坐在王座上冷冷地说:“这里不是金雀花,这里是撒克逊,是帝国的附属领地。”
“不,不是这样的!”卡洛斯气急败坏地嚷道:“这里是撒克逊,我……我是使者,是金雀花王国的使者。”
“我知道你是使者,我还知道你是国王。”天浩双眼满含讥讽看着他:“无论身为使者还是国王,你都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尤其是对于撒克逊的现状……我必须重申一遍,这里已经是帝国的领土,这里的所有白人都是帝国属民。”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卡洛斯心中陡然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惧,可他嘴上却不肯认输,仍在那里挣扎着尖声叫喊:“你无法统治那么多的撒克逊人,你是巨人,是异族。”
“这就是你不肯就战败做出赔偿的原因?”天浩眼中释放出凶狠冷光,脸上随之流露出残酷的笑:“你将为此付出代价。”
十多分钟后,卡洛斯被侍从拖进外屋的兽栏。这里原本是一个马厩,约克城被占领后,这里被扩大,并加固增高了外部围栏。
被带进围栏的时候,卡洛斯差点没被活活吓死————数百平米的宽敞空地上,对面安装着六个与墙壁连接并固定的铁笼。每个笼子里都关着一头黑嚎狼,它们的体量相当于卡洛斯见过最雄壮的战马。这些凶猛的野兽遍体漆黑,天知道它们究竟是吃了什么才得保持如此可怕的体毛颜色。看到侍从们把金雀花国王带进围栏,这些巨大的黑狼纷纷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獠牙,齿间和嘴角流淌出腥臭的涎液。
这是第三代经过驯化的黑嚎狼,它们随军出战,相当于文明时代的军犬。
“你们想干什么?”
“不,放开我,我是国王,是金雀花王国的国王。”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尖叫和恐惧丝毫无用,受够了卡洛斯挣扎的侍从队长抡起拳头给了他脸上狠狠一下,卡洛斯当即被打蒙了,眼前金星闪烁,强烈的眩晕感致使他无法保持平衡,踉跄了几下终于摔倒在地。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右手却摸到一件形状古怪的坚硬物体,感觉像树枝,触感却过于光滑。卡洛斯大口喘着粗气将视线转移到右手方向,双眼瞳孔顿时急剧缩小,强烈的恐惧死死扼住了心脏。
那是一根人类的骨头,准确地说,是一根肋骨。
想要确定这一点太简单了————右手与地面接触的位置散落着一堆骨头。白森森的头骨成为了判断死者的最明显标志。没有内脏,没有肉,所有骨头表面都有啃啮过的痕迹。
站在高台上的天浩随手捏了了响指,下面的人立刻拉开升降式笼门,那些急不可待的黑嚎狼立刻蜂拥上前,如潮水般淹没了可怜的卡洛斯。
这些经过驯化的野兽个个都是捕猎高手,为首的头狼一口咬断了金雀花国王的喉咙,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双手掩住喉间伤口,却怎么也挡不住泉水般喷出的鲜血。
这里是刑场,专门用来处决那些罪大恶极的白人罪犯。只是就目前来看,被处决的大多是贵族。
天浩感觉有些遗憾,他摇摇头,发出不满意的叹息:“速度太快了,连先咬后杀的道理都不懂,应该让这家伙多受点儿折磨才对。就这样死……太便宜他了。”
其实天浩刚开始的时候没起杀心。他一直抱着两国停战,相互合作的想法。当然,战争赔偿必不可少。
卡洛斯十二世是个聪明人,他一眼看穿了龙帝国目前的困境。其实他所说的那些与天浩心中所想不谋而合。诸多问题也的确是天浩必须解决,也必须为之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正如谈判开始时天浩说过的:“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顶级民工 离月醉
只要卡洛斯在战争赔偿问题上稍有让步,天浩并不介意在其它方面给予力度更大的合作。比如与上主之国一起结为三国联盟,在粮食问题上给予金雀花全方位的支持,甚至可以在枪械和火药方面更慷慨些,以“和平友好”的名义,免费赠送燧发枪的整套技术参数和制造工艺。
龙帝国不缺粮,到了冬天就会大批饿死人的情况再也不会出现。尤其是伊丽莎白和斯图尔特以船运的方式把土豆和玉米种子偷偷运往大陆北方后,帝国已经连续丰收,一些特殊农作物更是可以达到一年两熟。磐石城、黑角城、雄鹿城等地的仓库里粮食堆积如山,掌控帝国内政部的巫且不得不下令将一部分粮食用于酿酒。得到大批烈酒作为战略物资的同时,也得到了用于喂养獠齿猪的酒糟、粮粨。
到了皇帝这个位置,国家脸面比什么都重要。天浩真正想要的是黄金白银,只要卡洛斯拿出几十吨黄金作为战争赔偿,他可以将其中三分之二的贵金属折算为龙币,给予金雀花王国对应数量的粮食。
当然这些事情不可能说穿,就算要说也必须等到卡洛斯答应赔偿,并就北方战争的问题对帝国公开道歉以后。然而天浩没想到卡洛斯竟然如此顽固,他的脑袋里从未有过“平等”这概念。既然如此,也就怪不得天浩起了杀心。
为首的黑嚎狼用锋利爪尖撕开卡洛斯肚皮,叼出一段柔软的肠子,吃得津津有味。狼是食腐动物,黑嚎狼体内同样流淌着来自狼族祖先的血。它们喜欢动物内脏那股腥臊的难闻的气味,尤其喜欢夹杂着营养消化物与粪便的肠子。因为吃起来很软,口感一流。
廖秋站在旁边,用冷漠目光看着围栏里四分五裂的尸体,毫无感情地说:“白人都不是好东西。其实从一开始就没必要跟他们谈,直接杀了就是。”
天浩苦笑着微微摇头:“如果杀戮能解决问题,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问题是白人实在太多了。我可以下令枪毙几十万个白人,如果能一次性解决问题,杀掉几百万也没什么。可现在的问题是,整个大陆南方的白人多达几十亿,光是一个撒克逊就有好几亿人。所以……杀,是杀不完的。”
廖秋感同身受地点点头:“必须实行计划生育,从根子上减少他们的数量。”
“给他们一个看似和平的环境,从政策上加以限制,对所有白人男子实施结扎手术。”天浩淡淡地笑道:“强迫他们使用我们的语言,对所有白人医生进行监管,要求他们以“年”为单位,完成各地医院辖区内的结扎手术任务,以年度指标作为奖励及惩罚的标准。用白人监管白人,用白人限制白人,用白人毁灭白人……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发号施令,以强大的军队作为震慑,这就够了。”
“神灵在上,还好我是你的朋友,很幸运我和你是同一个部落……见鬼,你这样的家伙实在太可怕了,还好我们不是敌人。”廖秋故作夸张地发出感慨,随即正色道:“你打算怎么解决金雀花王国的问题?”
天浩把视线转向围栏里叼着肉块肆意撕扯的那些黑嚎狼,这些野兽吃得很快,卡洛斯已经被啃得面目全非。年轻皇帝冷笑着问:“你以为这个狂妄傲慢的国王是主动送上门的?”
廖秋呆住了。他张着嘴,从唇角一直延伸到耳朵下沿的伤疤这种时候看起来显得尤其狰狞。良久,他脸上显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抬手指着天浩,仿佛看到了某种超越正常认知的存在:“你……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廖秋是雷角部的族人,他与天浩结识的很早,也是所有军团司令官当中与天浩关系最亲近的一个。廖秋知道很多天浩的秘密,尤其是多年前在部族战争中的特殊安排:鹿族的鹿庆西,豕族的多位统领,还有对狮族和鹰族战争时期的大量潜伏人员……其实这些事情说穿了就不是什么秘密,廖秋对天浩提前布置的手段也深感佩服。如果是同族也就罢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在身材矮小的南方白人当中,竟然也有天浩的预先布置?
“还记得莫尼奥吗?”天浩必须为这件事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不可能公开孢子移植者的秘密,却可以使用别的理由:“他在战俘营里表现不错,对龙语的接受和学习程度比其他人好得多,战俘营那边把他作为优秀改造对象呈报,我跟他谈了一次,莫尼奥愿意回国劝说卡洛斯十二世。”
廖秋顿时变得明悟:“你的意思是,卡洛斯是被莫尼奥劝来的?”
“那只是一部分。”天浩眼睛里晃动着一些更具深层考虑的东西:“撒克逊已经完了,上主之国很快要南下,金雀花北部边境随时可能遭到攻击。我们的空中部队在前一阶段作战中表现出色,烧毁了莱茵和金雀花的大面积林带,致使两国今年的粮食大面积歉收……总之,除了和谈,卡洛斯没有更好的选择。”
看着远处那些零七八碎的烂肉,廖秋皱起眉,自言自语:“他显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聪明。”
天浩发出轻蔑的冷笑:“是啊,我看走眼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一个自大高傲的傻瓜。所以他必须死。”
兼職少奶奶
挽風不挽君
廖秋转过身,饶有兴趣地看着天浩:“你似乎还有后手?”
天浩没有否认:“一位国王死了,他的继承者可以得到王冠。这很正常,就像日出日落,重复循环。”
这话有些难以理解,廖秋思考了很久,终于抬起头,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天浩,整个人激动又亢奋:“你的意思是,莫尼奥会另外扶持一个新的金雀花国王?”
天浩微微点头:“卡洛斯有很多儿子。莫尼奥不是一个人,随同他回归金雀花的还有三千名俘虏。他们都接受过劳动改造,对帝国就算不是绝对忠诚,也有很高的认同感。再加上我在几年前就在金雀花王国的布局,他们可以通过艾尔普索商行得到全面支持————一期资金高达两百八十万镑,还有包括两万支火绳枪和五十门大炮的军火。莫尼奥干得很不错,他买通了墨卡多城内三位将军和周边地区的六位领主,现在已经取得了对墨卡多城的控制权。卡洛斯伪装成使者这件事,从出发前我就收到了来自莫尼奥的白头雕通讯。其实我的本意也想和谈,既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那就只能执行第二方案,让莫尼奥在墨卡多城扶持新国王上位,继续中断的谈判。”
廖秋对此不是很乐意:“一定要以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吗?其实我们可以攻打金雀花,在军力方面我们占绝对优势。”
还珠悍女记 小闲桑
“我们必须尽快消化撒克逊。”天浩叹道:“这是一块肥肉,脂肪太多不是好事,奴化教育至少需要三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初见成效。生产武器装备也需要时间,到时候我们就有更多的治维军,还会有更多的撒克逊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问题认同,甚至成为我们的拥护者。相信我,现在进攻金雀花不是一个好主意,他们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饥荒,明年收获季以前有大批金雀花人饿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修整时期,何况我们还得面对更强大的对手。”
“教廷?”廖秋对此心领神会。
“教廷!”天浩点头表示肯定。
……
两周后,约克城。
阿巴斯公爵的卫队多达五百人,加上使节团的其他随行人员,总人数超过九百。
穿过城门进入约克的时候,公爵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忽然生出一股敬畏。不是对之前统治这里的撒克逊王室,而是它的新主人,来自遥远北方的年轻巨人皇帝。
狂魔
公爵一行受到了超高规格接待。
大红地毯从新建的临时行宫外面一直铺到大殿内部。其实就算搜遍整个约克城也找不到这么多的红地毯,大部分只是红布。但天浩自有其做法:命令城内百姓交出各家床垫,铺成又厚又软的迎宾路,然后盖上红布。

p6fj5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宿主討論-第五百七四節 拒絕賠償鑒賞-nc1su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卡洛斯对此感到意外:“他真是这么说的?”
“他是金雀花人,是你的人,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天浩把画像递给侍从,淡淡地说:“当然就我个人而言,对莫尼奥没什么恶感,很一般。”
無上真身 乘風禦劍
这些话释放出很多信息,以卡洛斯身为国王的特殊敏感,多少能体会出其中含义。
年轻的巨人皇帝不可能对莫尼奥子爵产生好感,毕竟包括艾尔肯侯爵在内所有金雀花人都是侵略者。
此刻,卡洛斯能想到的不光是这些,还有更多,更重要,也就是关于自己人身安全的问题。
“……没想到被你识破了。”他站在那里喃喃自语,脸色比之前越发显得苍白,就连说话也必须鼓起勇气。他没有颤抖,双手拇指用力狠掐着掌心,以疼痛强迫着自己保持镇静,然后仰起头,问:“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天浩侧身前倾,右手抚摸着下巴,锐利的目光在卡洛斯身上不断打量,仿佛经验丰富的厨师正欣赏着一头活猪。
“煎炸、炖熟、切块黄焖,还有就是切片加上佐料趁着新鲜生吃……”天浩脸上露出诡异的笑:“你大概觉得我正想着这些,也就是任何一种适合用在你身上的烹饪方法?”
铁血强兵
卡洛斯差点儿没被这话活活吓死。他忍不住双腿发颤,恐惧来源不是死亡,而是成为野蛮人口中的食物。这比单纯意义上的死亡更可怕,甚至连灵魂都无法安宁。
“你们……你们……竟然吃人?”金雀花国王脑子里充满了悔恨,如果圣主显灵给一次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也就是乔装打扮以使者身份自投罗网的行为。
天浩看穿了他的心思,于是无拘无束地笑了,松弛的表情没有任何嘲讽意味,但在卡洛斯看来却有另一种含义,那就是对自己命运的决定————成为食物,以及死亡。
“说说你的来意吧!”天浩抬起他浓密的眉毛,将头部低下,以平视角度看着卡洛斯:“既然有勇气以使者身份站在我的面前,说明你是一个聪明且有胆量的人……我喜欢聪明人,跟他们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呵呵……还有,他们的脑子味道很不错,与冰激凌拌在一起很好吃。”
这是文明时代的梗,来自《植物大战僵尸》。
可是在卡洛斯听来,意义截然不同。尤其是看着天浩说话时露出的那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仿佛看到了人世间最可怕的刑具。
“我的来意?”绝望的金雀花国王趋于精神崩溃边缘,他忽然发出震耳欲聋的狂笑:“之所以走到这一步都是被你逼的。你毁了北部的森林地区,烧毁了地里的麦子,今年的粮食收成还不到去年的百分之四十,很多人都会饿死……还有,金雀花北部的天空到处弥漫着黑烟,很多人得了肺结核,他们拼命咳嗽,肺破了,吐出来的全是血。”
江山局镜界
“这是你们自找的。”天浩的笑容逐渐变冷,温和表情被凶狠严酷代替:“多少年了,王国联军一直在进攻锁龙关。为了严防死守,你们不惜代价在荒芜的戈壁滩上建起了神威要塞,耗费大量物资和人力维持至今。你可以去锁龙关走一趟,亲眼看看那些深埋在地下的死者骸骨,其中有很多都是你们金雀花人。”
天浩的英文很标准,卡洛斯听得清清楚楚。他对其中提到“去锁龙关走一趟”感到诧异,思考片刻,金雀花国王忽然醒悟过来————年轻的巨人皇帝没打算杀掉自己。
他终于安定下来,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
“我不想打了。”卡洛斯犹豫了一下,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如果你愿意的话,金雀花王国愿意停战,并就两国之间在商业、文化、军事等各方面的合作好好谈谈。”
“当然可以。”天浩神情稍缓,言辞却依然犀利:“合作归合作,友好归友好,这一切都存在着前提和基础。”
卡洛斯心领神会,点点头:“你想要什么?”
“战争赔偿。”天浩语音洪亮,充满了帝王应有的威严:“几百年来,你们屡次进犯锁龙关,北方战争期间更派超过上百万人的庞大军队。在五大王国联军之中,你们的进攻速度最快,占领的城市最多,杀害了大批我的人民。难道你以为这些事情随便说说就能过去?”
卡洛斯面色一黯,低下头,喃喃道:“对不起,但这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不是教廷派人威胁,我也不会……”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毫无意义。我可不是睁眼的瞎子,也不是长着耳朵的聋子。”天浩语气森冷:“你能站在这里对我说这些话,的确表示出了相应的诚意……但还不够。我说了:只要支付战争赔偿,所有问题都可以谈。”
卡洛斯无言地仰望着天浩,那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坚决。然而卡洛斯的想法同样如岩石般坚硬,或者应该说是执着。
“恕我直言,你的军队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这是一种试探,也让卡洛斯有种站在深渊边缘徘徊的生死交错感:“我认为金雀花与龙帝国之间应该直接就合作问题谈判,而不是纠结于所谓的赔偿。”
天浩神情冷肃:“你好像忘了你们是侵略者。”
“可是你也派人烧毁了我的森林和麦田,让整个金雀花王国损失惨重。”卡洛斯深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问:“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天浩脸上流露出惊讶。说实话他很少这样,不是因为惊骇,而是对卡洛斯所说的这些感到很突然,甚至觉得很好笑。
“没想到你居然跟我谈公平……呵呵,有意思……好吧!请问,尊贵的国王陛下,你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我的军队没有战斗力?”天浩冷笑着问。
校花三小姐VS校草三少爷
“撒克逊是一个大国,它的人口数量超过六亿。虽然我没有去过大陆北方,对龙帝国的现状所知不多,但就北方战争收集到的情报来看,你的帝国不算大……我指的是人口,充其量只有几千万。这点人口很难驾驭并控制撒克逊,甚至有可能变成颠覆并毁灭龙帝国的最危险因素。”
必须承认卡洛斯的分析很到位,至少抓住了问题核心。
天浩没有更多的解释,但他猜到了卡洛斯想要表达的意思,脸上随即掠过一丝阴郁,眼眸深处蕴含着强压下来的怒火,发出冰冷的嘲讽:“这就是你的信心来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是事实。”年轻巨人皇帝的回答给了卡洛斯不少勇气,他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惶恐。这个房间虽然体量巨大,甚至堪比雄伟的宫殿,却丝毫没给卡洛斯造成心理上的压力,甚至在此基础上产生出少许的傲慢:“我带着友谊而来,停战吧!”
天浩沉默了很久,在此过程中他一直低头注视着卡洛斯:“你好像忘了,你们是侵略者。”
“北方战争已经结束了。”金雀花国王毫不畏惧,他感觉事情一点点恢复了掌控,就像自己出发前在墨卡多城预测过的那样,北方巨人虽然能征善战,而且对南方白人在战力方面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可他们的短板也很明显————人口数量太少,生产力低下,而且这位年轻皇帝即位时间太短。
不可否认天浩的确是一位卓越君王,无论眼光还是综合能力均超过北方蛮族历史上任何一位部落统治者。如果能给他多一些时间,五年,甚至两年,整个北方局势就会得到彻底改变,对大陆南方的战争胜率也成倍增加。
按照天浩最初的计划,对大陆南部的进攻至少也是在五年以后。然而教廷出乎意料造出了“六号”,进而联络各国一起发动了北方战争。虽然天浩率军打赢了这一仗,也得到了多达数百万的奴隶,可是从双方整体实力来看,北方新崛起的龙帝国仍然居于劣势。
仅金雀花一国,就对龙帝国有着四倍以上的人口优势。
然而天浩必须尽快挥军南下。他有着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综合各方面收集到的情报,均显示教廷在科技方面早已领先,甚至超过了其它王国。但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教廷方面一直没有将这些科技公开化、实用化。这不得不让天浩产生了怀疑,认为教廷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像“六号”,这种生物兵器的出现毫无痕迹,之前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教廷在进行此类实验。可它就是这样非常突然的出现了,超出了这个时代的科技限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在北方战争中,帝国展示出在军事方面的先进科技力量。南方诸国虽然仍在使用火绳枪,可是跨越技术门槛的高度远不如想象中那么困难。如果不趁着他们在军事力量严重受损,科技暂时无法跟上的空白期急速进攻,恐怕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撒克逊已经投降,在这个完全由白人构成的国家实施新秩序,目的只是为了让帝国变得更强大。天浩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从撒克逊身上源源不断抽血供应帝国。只要北方强大,一切就有了基础。
还是最初的那个问题: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尤其是在撒克逊的经营和稳定方面。尽管天浩派出了大量孢子移植者,派出了一批又一批在战俘营和动物园接受过劳动改造,对帝国具有极高认同感的“改造群体”,也从经济、文化等方面对撒克逊展开全方位渗透,可这一切都还在初期,需要扭转原住民的逻辑观念,还需要潜移默化。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天浩一直认为南方白人是“古代人”。主要指逻辑思维与生活方式。伊丽莎白传回了大量情报,其中包括对各国国王与教皇的个人信息收集。天浩从中分析出金雀花现任国王卡洛斯十二世的性格,也根据情报所示,金雀花近年来综合收益等方面,给了卡洛斯一个“明君”的评价。
红扇白衣传
TFboys之花遇時光
看着脸上明显带有傲慢神情的卡洛斯,天浩暗自发出叹息。他望向对方的目光依然锐利,抬起右手,竖起一根手指:“给你个忠告,必须就北方战争给帝国带来的损失进行赔偿。”
卡洛斯皱起眉头,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这次之所以只身前来,本身就意味着他对和谈释放出的诚意。至于所谓的战争赔偿……那种事情从不在卡洛斯的考虑范围。
如果把对手换成教廷、上主之国、维京或者莱茵,卡洛斯的确可以退让,就战争问题给予一定程度的赔偿。然而巨人不同,他对北方巨人的概念一直停留在野蛮、落后、原始等低级层面。卡洛斯至今记得很多年前父亲活着的时候曾经说过:“巨人,那是世界上最低级最下贱的种族。白色皮肤是一种象征,是高贵与权力的代表。而他们……哼,一群看起来个头很高,实际上却什么也不懂的黄皮猴子。”
能在停战基础上谈合作,这在卡洛斯看来已经是做出了很大退让。至于战争赔偿……呵呵,尊敬的巨人皇帝,你是在开玩笑吗?
震撼壹切
天浩一直耐心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卡洛斯却在沉默中注视着他。
良久,天浩缓缓吐了口气:“你好像……你显然已经做出了选择?”
卡洛斯冷傲地点点头:“我们可以合作,前提是现在就停战。”
谈判本来就是你退我进,比起刚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卡洛斯的信心变得比之前坚定了许多。
“我明白了。”天浩点点头,语气瞬间变得森然,他抬手指了一下站在台阶下的金雀花国王,发出威严的命令:“把他抓起来。”
如狼似虎的侍从们一拥而上,按住卡洛斯的肩膀,用皮绳将他捆得结结实实。
这变化出乎意料,卡洛斯一时间猝不及防,直到被按在地上,他才如梦初醒,挣扎着连声尖叫:“不,你们不能这样做,我是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