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指雲笑天道1

xgeg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黑袍進讖屠清河看書-qkue0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北魏,首都,平城。
这座在后世被称为大同的要塞,在汉朝时是雁门郡东部都尉尉治所在,万里长城从北边的山岭之上逶迤而过,而一座方圆数十里,拥有三重城墙的巨大城市,则是座落在长城脚下,横跨着北方草原上的游牧文明,和南方中原的农耕文明,可不正是北魏这个新入中原的游牧强国最现实的写照吗?
西晋末年时期,北方大乱,刘琨居并州求救于当时的代王拓跋猗卢,拓跋猗卢率兵南下救刘琨,并在平城建南都,留守兵马以作长期之用,从此平城从一个汉晋时的小小县城,变成了代国的南部都城,无论是地位还是城池的建设,都大大加强了。
拓跋珪举族入主中原之后,考虑到河北人情未附,生产破坏,不足以支持几十万人口的大城市作为国都,尤其是无法持续供应十几万骑兵常年所需的草料。于是拓跋珪迁都于平城,一方面表示自己的大魏是中原政权,而不是那种抢了一把就退回草原的游牧汗国,另一方面,也是对各部首领作出妥协。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战神联盟之圣光传说
平城的城内可以由担任魏国各级官员将领的部落首领们居住,而他们的部落,则可以放在城北的漠南草原之上,划定区域分部游牧,这样骑兵可以召之即来,来之能战,又不用占据中原的农耕资源,这种奇特的一国两制方式,也成为北魏平城时代的开始,为北魏初入中原时在草原和中原之间的选择,提供了一种绝妙的平衡。
平城城北的如浑水,城西的武川水,被十余万民夫所挖的河渠所引,灌入城中,使得首都大道的两侧沟中,都有潺潺流水,而城中的皇宫乃至达官贵人的家中宅院里,也有无数的游鱼在来回嬉戏。在大道水沟的两边,种满了柳树,丝杨,风儿轻吹,杨柳叶飞扬,让这城中充满了一股自然清新的味道,以掩盖城中随处可见的牛羊身上的膻骚之气。
平城的最外一圈,乃是周长三十四里的外廓,二十多万汉人和胡人平民,居住于此,从高处俯视,可以发现汉人的中原式屋舍,与胡人的帐蓬区泾渭分明,分居城区的左右两边,几条大道,纵贯东西南北,恰到好处地把城中的汉人胡人居住区隔开,而两边的声音,也是半是汉话,半是胡语。大概只有城门内的几个大集市,才是胡汉混杂。
外廓之内,是周回二十里的京城,在这里居住的,多是魏国的官员或者是商人了,可谓非富即贵,与城外的那些还住帐蓬的普通胡人百姓不同,这里的胡人高官显贵们,也都住上了豪华大气的汉式庭院,看起来,对于高端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渴望,是不分种族,不分地域的。
京城的中央,方圆十里,乃是北魏皇城,十余座大型的宫殿,耸立其中,那是拓跋珪多年以来,征发并州和漠南草原的上百万民夫,历经数年才建成,灵台山立,壁水池园,双厥万仞,九衢四达,羽旌林森,堂殿胶葛。无数身着甲胄的将士,值守于皇城城墙之上,或是持槊巡查于宫中的广场之上,四面八方飘荡着马牛大旗,代表着拓跋氏部落的图腾,更是向世人宣告,这是拓跋氏的皇家所在。
一座偏殿之内,拓跋珪面色阴郁,看着面前一个火盆内,裂开的龟甲上,那些纹路显示出一些奇怪的字,火盆之中,炭火还在噼哩啪啦地响着,时不时腾起的火苗,照着他那因为脸上肌肉扭曲而变形的脸,他的嘴里喃喃道:“屠清河,诛万人,屠清河,诛万人!”
黑袍负手而立,站在火盆的另一侧,他平静地说道:“恭喜陛下,上天对你降下了上谕,就象以前的那些占卜一样,只要遵守这个上谕,无论是您,还是大魏,都会得保平安。”
站在殿内一侧,身着华丽皮袍胡人官服的拔拔嵩沉声道:“陛下,这个巫师一派胡言,清河乃是大郡,要在清河郡诛杀万人,会失尽人心,请您三思啊!”
黑袍冷冷地说道:“拔拔大人,上次柏肆之战时,就是靠了我带来的神谕,陛下才躲过了慕容宝的偷袭,转危为安,两个月前穆崇和拓跋仪想要作乱谋反,也是靠了上天的谕示,才被破获诛杀,为何这次你就说是一派胡言呢?”
拔拔嵩咬了咬牙:“我虽是胡人,但也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那清河郡乃是大郡,有十余万人口,无缘无故,只凭一次占卜就要去屠城杀人,何其荒唐?你们中原的暴君如桀,纣,才会做这样的事,难道你想让陛下也成为那样的昏君暴君吗?”
故乡天下黄花 刘震云
说到这里,拔拔嵩看向了站在一边,一个穿着绸缎汉官服的人,正是北魏重臣,白马公,吏部尚书崔宏:“崔尚书,你们崔氏就是清河郡的,陛下现在要把你的家乡屠光,你觉得这样也无所谓吗?”
乞丐王妃的咸鱼生活 小手绢
崔宏的脸上肌肉跳了跳,咬牙道:“如果,如果这是上天降下必须要免除国家的灾难,确保陛下的安宁所付出的代价,那不要说是屠清河郡,就算是杀我崔宏全家,我也是无怨无悔啊!”
此言一出,拔拔嵩脸色大变,却是说不出话来,而拓跋珪却是脸上展开了笑容,看向了崔宏,满意地点头道:“崔尚书果然是忠心可嘉。不过,刚才诸位大人说的也有道理,这样无故杀人,会不会引发民变呢?让朕失掉人心呢?”
崔宏微微一笑:“治理乱世,需用重典,河北一代,被伪燕和逆赵统治几十年,地方豪强多是结坞自守,不遵王化,清河一郡,虽然是臣以前的家乡,但是也是河北大族聚居所在,向来难以治理,更是有不少大族收留江洋大盗,阴养死士,甚至公然地庇护反贼,以作羽翼。陛下如果派军前往清河,搜查这些不法家族,将之夷灭,那不仅可以做到这谶言所指示,亦可立威于河北,想必那些居心叵测的世家大族,也不敢再作乱了吧。”

5mync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五百三十八章 改名避諱未來帝鑒賞-ixxo1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徐羡之平静地说道:“张祎是个操行高尚,做事非常有原则的人,当初他父亲仕官桓楚时,他曾经哭谏让父亲不要效忠于乱臣贼子,为此还给狠狠打了一顿,几乎送命,可是刚醒过来,就挣扎着要去再劝,其人忠义至此。现在也是担任了琅玡王司马德文的郎中令。在他的府中做事。”
刘裕点了点头:“真是个忠正的人,我喜欢。但愿他能让司马德文也立身忠正,不要有什么非份之想。还有个张裕呢?咦,他的名字跟我一样啊。”
傲慢言妃 小蔑
徐羡之笑了起来:“忘了告诉你,他已经改名了,为了避你的这个名字,他不用自己的名字,而是以字行世,现在的他,改叫张茂度,寄奴,你懂了吧。”
刘裕的脸色一变:“这避讳只是避皇帝而已,我又不是,为何要避我的名字?”
徐羡之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睛:“从一般人的理解,这是表示对你的尊敬,但这背后的意思,其实不用明说,大家心知肚明,就象那殷仲文,其实也只是做得急了一点罢了。当今的天下,谁才是真正的主宰,这还用多说吗?”
刘裕咬了咬牙:“那按你这意思,张家也是想对我劝进,想让我改朝换代?所以提前就来这么一手吗?”
徐羡之笑了起来:“别说一个张家了,就连一直五大三粗的铁牛向靖,也改名了,就在昨天,他改叫向弥了。寄奴,以后见到铁牛不要叫错了。”
刘裕本能地想要说我又不叫刘靖,他避什么,可是脑中电光火石地一闪,自己那早已经亡故多年的先父名叫刘靖,向靖,哦,不,应该是向弥,避的是自己父亲的讳啊。
终极杀神 封情断爱
刘裕的眉头一皱:“铁牛这么多年都没想到这个,是谁教他的?”
辅助系统
徐羡之摇了摇头:“这个你自己问他吧,我也不知道,但我也相信,这绝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也许,殷仲文的事,让不少京八兄弟也开窍了呢,希乐这么急着要跟你争,恐怕也是不想等到大局已定后,再成为你的臣子吧。”
刘裕摇了摇头:“我前面可没答应你的这第二种选择,司马氏篡权夺位,得国不正,所以后世人人效仿,最后自己家又得了什么好处?给人当成傀儡在手中玩弄,这样的皇帝,换了我还不想当呢。我的志向是让天下百姓都能安居乐业,恢复我们汉人的江山,至于当不当皇帝,我真的没啥兴趣。”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徐羡之笑道:“可是当了皇帝,你就可以有权力,也有名份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用始终担心后院走火。这一步,现在也许说起来还太早,但今后,你总有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也许到了某一天,你会发现你所有的家人,朋友,部下,兄弟,都会劝进,到那时候,你还可以轻易拒绝吗?”
刘裕咬了咬牙:“至少现在,我无此意,而且我未建大功,虽然恢复了晋室,但也没收复失掉百年的江山,除了你以外,也只有殷仲文向我劝进过,我劝你也管好嘴,以后不要到处宣传此事,以免惹祸上身,我也保不了你。”
徐羡之微微一笑:“我今天能明白你的心意就行了,不需要急着劝进,此事也确实急不来。而且,我仍然坚持认为,现在北伐的时机远远谈不上成熟,只会伤害大晋的百姓,还会让你的反对者趁机反扑,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有毁之一旦的风险,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平衡。”
慕慕若子 冰糖桔
傲劍九訣
刘裕正色道:“你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这个张裕,哦,张茂度,我听穆之说过不少,他本人很有治国之才,以前当过卫将军司马尚之的参军,司马尚之兵败时,他在乱军之中仍然很好地保管了全军的辎重,粮草和军队花名册,一如平常,井井有条,桓玄也深为惊讶,后来桓玄称帝后,为了更好地搜刮和控制吴地,让他当吴国内史,专门为桓家子弟去侵占建康世家的吴地庄园,但他却是两头不得罪,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了的,也会想办法让桓氏一党出钱赎买,多少保证了世家高门的利益。而自己的家族,却是没有趁机占任何好处,这与贪婪成性的殷仲文,卞范之等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徐羡之点了点头:“不过,也因为他张家在伪楚政权里当过官,所以给建康城中的世家高门恨得不轻,虽然不至于象对桓,殷,卞等家族这样赶尽杀绝,但也是公议将他们罢官,甚至在建康光复的那天,就听说有些世家想趁乱把张家斩草除根,这才有了穆之请你下令特别派兵保护的原因。”
刘裕冷笑道:“不用说,我都知道是庾家,郗家这些家族要干的好事!在这些人眼里,无论是北府军的京八兄弟,还是长期给他们压制的吴地土姓,甚至是以前的天师道,只要是新崛起,能对他们构成威胁的势力,都是要往死里整。还好这张茂度做人留了一线,也保全了自己家族。现在他赋闲在家,张邵在我幕府中任职,那你看,我应该怎么用他呢?”
皇 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徐羡之微微一笑:“一门三杰,有在朝中王府里做官的,有在你幕府中听令的,还有一个应该怎么安置,不用我多说了吧。三兄弟中,这个张茂度是有过治理州郡的经验的,也有实际的才能,我相信你会作出好的安排。”
鹰变
仙界壹條街 送卿千裏
刘裕突然笑了起来:“羡之啊,你这等于是举荐了张茂度,请问这个人,跟你关系很好,很熟吗?”
徐羡之点了点头:“我当年在上虞的时候,追查天师道时,就跟张茂度打过不少交道。关系很好。他之所以会倒向你,倒向京八党,也跟我的劝说有一定的关系,当然,后来你在吴地的做法,让他们对你信任,这是你自己的功劳。既然你以后想要慢慢地架空和取代现在的世家,又一时缺乏可以速成的人才,那提拔一些吴地土姓世家,是权宜之计。张家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们是留候之后,祖籍也在北方,并不象别的家族一样只想着偏安吴地,不思进取。你如果要北伐,他们至少不会直接反对的。”

v6dho精华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 留候之後吳郡張分享-dsu13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笑了起来:“羡之,你在吴地多年,对于吴地的土姓大族,也很有了解,张邵在我幕府之中,确实精明能干,穆之没有举荐错人,但张氏一门,我知之并不多,毕竟他们长期在吴地,而不是在建康,你可以谈谈。”
徐羡之微微一笑:“说起这吴郡张氏,那历史可就久远了。张这个字,最早出于弓长,乃是上古轩辕黄帝之子少昊之第五子挥,这个挥擅长制作弓箭,还会设网捕鸟兽,因此被授职弓正,负责制造弓箭并组织打猎,以官名为姓,遂为张氏得姓始祖。后来历经数千年,张氏子孙历经夏,商,周,并随周王之子入晋,从此成为晋国卿士,几百年后,三家分晋,在晋国的张氏转而效忠韩国,其中有个叫张开地的,在韩国当了五代韩王的宰相,而他的孙子更是大大有名,乃是汉朝开国之一的留候张良!”
刘裕的脸色一变,他没有料到吴郡张氏还有这么辉煌的历史,尤其是张良,是他非常敬仰的古代人物:“什么,留候张良?这个运筹帷幄的绝代谋士,居然是吴郡张氏的祖先?他们怎么会来南方的?我记得应该是永嘉之乱前,他们就是吴地大族了吧。”
徐羡之点了点头:“张氏本来几千年都是留在北方,但后来张良之子张不疑因为在刘邦死后诸吕之乱中支持了吕氏,而被夺爵,一直到汉宣帝时他的六世子孙张千秋才被恢复为公乘的爵位,这是前汉二十等爵里的第八等,比起最高二十等的留候要相差很多。”
就問妳氣不氣 秋刀斬魚
“而这中间百多年间,张氏子孙的去向都不明显,以至于张氏一系的族谱纪录,缺失严重。吴郡张氏的家谱我看过,他们自称是出自后汉开国时的蜀郡太守张穆的第四个儿子,迁居吴郡。但我在吴地时,早就听说吴郡有张良的七世孙张赞,非常有名了。还有民谣说,相里张,多贤良,积善应,子孙昌!”
刘裕的眉头一皱:“七世孙?那六世孙时是在前汉宣帝,这个七世孙也是在前汉时的人吗?”
天盗克星
徐羡之笑道:“这就不知道了,张氏另有家谱,说张赞以前是长沙太守,后来迁居吴地相里的。至于时间,不可考据了,只知道吴郡相里的张氏,始祖就是这个当过长沙太守的张赞。也不知道哪个谱系是真。但无论是哪个谱,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吴郡张氏,差不多就是前汉的末期到新莽时期,迁居到了吴郡,而且,他们都自称是张良的后人。”
三眼鬼尊
刘裕笑了起来:“看起来,他们很可能是某个默默无闻的张氏,来到吴地之后,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编出张良后人的族谱,以震慑见识不多的吴越之人。反正吴人也不可能跑到北方去查他们家谱的。不过,我更愿意相信那个张赞,是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在当地很得人心,才留下了这样的民谚,几百年后仍然在流传。”
逆战天穹 貂蝉再爱我一次
徐羡之点了点头:“正是,从张赞开始,吴郡相里张氏就算正式在这里立足,发展了,几百年下来,到了后汉末年,三国时期,吴郡张氏已经是江东著名的大族,孙权的大臣张温,就是这吴郡张氏。后面又有个著名的江东步兵张翰。在西朝之时,是大大有名啊。”
天地龙魂
暗黑破坏神之现实刺客 打神
刘裕微微一笑:“这个江东步兵,我倒是知道,不是说他真的是当步兵,而是说此人风格狂放不羁,凡事随心所欲,象极了那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因为阮籍当过步兵校尉一职,就象书圣王羲之曾任右军将军而被称为王右军一样,所以世人称呼阮籍,就叫阮步兵。这个张翰,有江东步兵之称,是说他的性格,情操,酷似阮籍啊。”
徐羡之正色道:“是的,他在江东未出仕时,曾经有一日在河边闲逛,听到一条船上,有人抚琴,顿时有知音之感,上船之后,与那抚琴之人并不相识,却是一见如故,那抚琴之人乃是吴郡名士贺循,即将去洛阳为官,这张翰连家人也不通知一声,就跟着那贺循直接去了洛阳,其人的任性纵情,可见一斑。”
刘裕点了点头:“是啊,到了洛阳之后,贺循举荐了他,他也从此在洛阳当了官,官至大司马东曹掾,可是当了二十多年官后,却是眼见八王之乱涂炭生灵,自己有一身才华却无以报国,于是写诗明志,秋风起兮木叶飞,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禁兮仰天悲。借口想念起家乡的莼菜和鲈鱼,辞官返乡。也因此得以保全了性命。”
徐羡之笑了起来:“所以,这吴郡张氏,可是人才辈出,虽然大晋南渡以来,张氏和其他的吴地家族一样,也被北方的侨姓世家所压制,失去了朝中的权力,但司马曜上位以来,为了对抗王,谢这些大世家,对这些失权已久的吴地世家,也有所拉拢,象张邵的祖父张彭祖,当过广州刺史,而张邵的父亲张敞,就担任了尚书,在桓玄篡位之后,张敞还担任廷尉。当时我记得穆之特地向你进谏过,说张氏是名门,不要侵犯他们,所以你专门下令,派兵把守张敞家门,保护了他们一家。也因此,得到了张邵死心踏地的效忠。希乐刚回来那阵,邀请了几乎所有城中的世家子弟以各种名义宴会,交游,只有张家是完全不与其来往!”
刘裕点了点头:“这点是让我也非常意外的,哪怕是谢晦,傅亮和王弘,出于面子,也不会拒绝希乐,只有张邵是如此坚决地站在我这边。你说,他们真的可靠吗?”
武耀四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徐羡之勾了勾嘴角:“很多世家是几面下注,墙头草顺风倒,都不得罪,但是吴地的家族,却不太一样,多是一边倒向你,现在吴地大姓,将门以沈家为代表,而文才以张家居首,这两家都是对你死心踏地,我看,他们也是看出了终有一天,你会彻底独掌大权,所以也不用去投效别人了。你对这两家都算有恩,以报恩为名义,跟定你,也能平息世人的议论。”
抗日之超級兵
刘裕笑了起来:“那么,张邵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你说的张祎,张裕,又有何才能呢?”

9ed5u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時不我待歲月匆閲讀-txxat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徐羡之的眉头紧紧地锁着,看着刘裕,沉声道:“寄奴,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只有儒生才知道什么是忠孝,家国吗?以前你我在京口的时候,也没哪个儒生来教我们这些吧。”
刘裕正色道:“虽然没有人来教我们这些,但我们京口家家户户都有人为国捐躯,我们从小受到的身教胜过言传,所以我们才会如此痛恨胡虏,如此跟胡人不共戴天。但我们长大后才发现,只有京口如此,别的地方,百姓没有这样强烈的家国意识,他们所图的,只是能太太平平地过日子,租种着世家高门的地,安心为人奴仆,佃户,只要有一口饭吃,就不介意子子孙孙,世代如此!这就是大晋最真实的现状。”
徐羡之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你说得不错,但世家天下已历百年,甚至更早,从东吴时期,就是如此,大晋南渡以来,只不过是把原来被吴地士族控制的庄园夺为已有,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刘裕叹了口气:“最可怕的事情就在于此,明明是不正确的事,明明是极少部分的人,把天下百姓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据为已有,然后再让百姓们劳作,夺去本属于他们的东西,只剩下一点点的口粮,仿佛都是他们的施舍。就这样,还给看成理所当然,除了京口之外,天下的百姓,似乎都甘于这样给奴役,给统治,象牛马一样地活着,羡之,你真的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杏雨临安
徐羡之摇了摇头:“这当然不应该,但是,已经这样了,你能如何解决?要还地于民,非一朝一夕之事。你就是在江北,现在不也得跟世家高门合作吗?”
纯狼总裁:小妻子你别跑
狂妃很毒很彪悍 南歌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九品風水師 鐘肖
刘裕沉声道:“合作只是一时权宜之计,不代表我会永远容忍这样的行为。我希望的是庄客,佃户们能利用江北的好条件,多积累财富,以作赎身之用。本来按我的意思,是直接免奴为客,由国家出钱为吴地庄园的佃户们赎身,来江北分配土地,让他们以赋税的形式还清赎身钱。”
徐羡之叹道:“可你没这样做,最后还是由世家高门出面,把江北的荒地分给了他们,这算是你对世家高门作出的妥协吧。”
不歸路 笑風塵
公主和冷少
刘裕点了点头:“是的,这是胖子建议我做的,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跟世家高门彻底翻脸。也要把北伐的利益,分他们一部分,如果北伐南燕成功,江北就会彻底安全,这样他们尝到了甜头,就会支持我继续北伐。只要移民的口子一开,以后到处移民屯田,就会变得方便。而新夺占和收复的土地,是国家的,如何分配,以后就是视情况而定了。这是我们的计划,当时你人在西征,没跟你商量这些事情。今天你既然问起,我就一并跟你解释了。”
徐羡之点了点头:“这个想法很好,跟世家高门间能形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如果你事事都能这样处理,那我今天也不用这样找你了。不过,你用儒生讲忠孝,言下之意就是玄学为主的世家高门不忠不孝,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刘裕淡然道:“孝这一方面且不说,只说忠,你觉得他们配得上这个字吗?除了谢家等少数几个家族外,别的大多数的世家,不都是损国肥私,祸国殃民吗?”
徐羡之叹了口气:“话虽如此,但现在还没到跟他们彻底翻脸的程度,别的不说,就算你能把所有的世家都打倒,那你治国理政的人才何来?就算你要找人代替他们,也得慢慢来吧。”
兩秦相悅 雨中熙熙
刘裕摇了摇头:“羡之啊,我们不是二十岁时的小伙子了,如果是二十年前,我可以等,但现在的我,年过四旬,还不知道能再征战多久,趁我现在还有雄心壮志,趁我现在手中还有权力,我需要尽快地实现我儿时的梦想,让我等个一年两年,做好出征前的准备,我勉强可以接受,但要让我等个十年八年,等这些功臣子弟们学业有成,能出来做事了,恐怕那个时候,我连骑马作战都未必能行了,我的大业,将由何人来完成?”
徐羡之摇了摇头:“如果你根本不指望下一代成长,治政,那要办这庠序做什么,平白无故地得罪世家高门,值得吗?”
刘裕正色道:“这只是个示范,如果我们京八兄弟的子弟,得到很好的教育,那天下会人人效仿,本来持观望的很多不得志的文人儒生,也会主动请求到各地的庠序任教,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大规模地让各地豪强的子弟入学,教他们忠义为国的道理,不用两年,天下的大势就会彻底扭转,以玄学为主的世家高门会被孤立,现在我们还得求着他们从军,做官,但到了那时候,会有大量的士人子弟主动请缨,来取代这些世家高门,而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徐羡之半天说不出话来,久久,才长叹一声:“这个想法真的太绝了,是你想的,还是刘穆之?”
狐言妖語 砂珥
刘裕微微一笑:“是我们共同讨论出来的,现在,我也想找你聊聊,因为你是我除了胖子外,最信任的老友了,你西征的时候,我没办法跟你商量此事,现在是难得的机会,你今天肯跟我推心置腹,这些事情,我也不能瞒你。”
徐羡之咬了咬牙:“你是想用忠义的旗号,引吴地的这些土姓大族,真心为你效力吗?吴地除了沈家,钱家这些世代为将的家族外,也有象陆家,张家,顾家这些文人家族,如果建康城的世家高门短时间内不能助你的话,那这些吴地家族,会成为你文治方面的助力。”
刘裕正色道:“这正是我的下一步计划,我用范泰为京口的庠序,引得天下儒生来投,接下来,我还准备提拔一些吴姓大族,进入我的幕府,参赞军机,你觉得谁来比较合适呢?”
武劫
徐羡之不假思索地回道:“此人不是已经在你的幕府之中了吗?张邵,可是吴地公认的人才,还有他的两个兄弟,张祎和张裕,都是名满吴中的才学之士,一定会帮你大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