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民國之遠東鉅商

kqtjq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叄拾伍-21可怕女人心分享-1jmjx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三个女孩里,宋丽和乔美玲都不如陈慧颖好看,但备不住宋丽很骚。
两人很快勾搭上后,按着李德生在药企里朋友的了解,宋丽想留在瓦坎达。
如今外国人留瓦坎达两个途径。
和本地人结婚,其次和银元联盟成员国公民结婚,再外派来瓦坎达之后,考察期会从五年变成一年。
于是宋丽就缠上了伯恩。
伯恩也直接,便和宋丽说,大家各取所需,你将两个姐妹介绍给我。。。
“然后呢?”
“有天这个宋丽就带她们一起喝酒,然后灌醉了你马子还有另外个,伯恩就去了呗。但你马子好像没被得逞,如今那个乔美玲也下水了,两女人合起来陪伯恩。比较排挤你马子。伯恩也将你马子丢下车间,还是特么黑人车间,估计得受罪。”
说到这里,李德生说:“这事不对啊,要是那厮没得逞,你马子为何和你分?还是说她还在瞒着你呢?”
“她写信要和我分的,我来之后听港岛那边弟兄发电报的。”白晓聪滴水不漏着。
李德生见过他接工作电报什么的,也没怀疑,道:“哦,那直接去问她?”
“你消息怎么得到的?”
惹爱成仇
“我弟兄的弟兄在这里啊,他也是美国人,这圈子就这么大,这些货没事都互相聊。伯恩吹嘘自己拿下了,但是那样子不像,所以大家都笑他呢。”
阿颖和我分手。。。
她同学乔美玲写信说阿颖跟了其他人,要我想开点。
李德生告诉我,乔美玲和宋丽都跟了美国人。
这尼玛,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查,已经查的这样,再查也没意义了。
只能堵着门问。
白晓聪不再犹豫,和坐在边上的陈别江说:“别江,借我点人行不?”
名门闪婚:陆少的心尖宠
“借个几把给你,我亲自陪你去就是。”陈别江歪歪脑袋:“美苏不是冷战嘛,来,这次我带群毛子去会会美国佬。”
这也可以呀。
20分钟后,李德生带着朋友遇到了那位药企的弟兄。
陈别江直接把家伙顶人家脑门上,一如韩怀义当年怼着他爷爷那样,二毛子说:“你是聪明人,约伯恩出来喝酒,带上菇凉们,我们将他收拾了,他的位置说不定就是你的,要是。。。”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哪怕美国人也知道这位普京的威名。
于是,搞定。
晚上10点,在陈别江指定的饭店。
药企的副主管克莱门蒂出面邀请的圈内上层员工和港派生一起到了这里。
身高一米七二的伯恩傲傲的来迟坐下,却不知道房间的监控对着他,隔壁包厢也都是毛子。
八个人,包括黑着脸的陈慧颖坐着角落。
宋丽和乔美玲就在伯恩两边,伯恩指派道:“陈,你应该坐我对面。”
一桌男人发出暧昧的笑声。
陈慧颖冷冷的不理他,乔美玲冷笑说:“还端着干什么呀,你还想不想拿结业证明了?”
白晓聪????
陈慧颖愤怒的抬起头来:“用这种事威胁我,卑鄙。”
“这是交换,美丽的菇凉,如果你想和她们一样得个优的话。。。”伯恩逼逼叨叨着。
神魔王庭
乔美玲则道:“看来还没吃够苦头啊。”
白晓聪从这个女人脸上看到了强烈的愤慨,偏激无比的愤慨。
陈别江是比较有江湖经验的,道:“你马子没下水。这娘们是看不得没下水的人才会这样。”
白晓聪。。。
“我已经派人去查你马子的家了。”陈别江又道。
这时,反而是看上去风骚的宋丽拉了一把乔美玲,和伯恩撒娇起来。
气氛再度缓和。
武魂魔帝 傲宇迷夢
桃運官途
所有人都在举杯饮酒,唯有陈慧颖一脸警惕的坐在角落。
她瘦弱的身影看上去连李德生都心疼,他说:“这个菇凉被排挤着,压抑的很。”
“怎么回事?”白晓聪拼命的想,终和他们道:“乔美玲写信给我,说我马子和其他人一起了的。”
“那娘们有没有对你流露过什么好感没?她是怎么知道你的联系方式的?”
“没有什么啊。我只是我马子的生日宴会上见过她。”
“你出的钱给的排场?”
“对啊。”
“看下去吧。”陈别江点上根烟,淦,这烂事其实他已经懂了,说破太伤人。
李德生也懂了,他索性拿起电话拨给在场那个。
对方起身离开监控接着电话其实走到了隔壁。
“找机会勾勾那个乔美玲,问她是想留下还是想回去。”李德生说完对白晓聪道:“你漏了,那娘们搞崩了你和你马子,是盯上你,拿你做个后路呢。”
“这尼玛。。。”
是真的,大家的猜测都是真的。
因为这会儿还有份信正在漂洋过海。
乔美玲在信里告诉白晓聪:在这里的生活很苦,和寂寞,看着那些人成双成对,她很不甘心,但是她希望凭自己的双手吃饭,要学好本领回香港报效香港。。。
也是她和陈慧颖说,白晓聪在香港有女人,她之前见过好几次,只是没敢告诉她。
相隔万里的恋人间缺乏沟通,在遭受打击时却得不到安慰,于是陈慧颖发泄性的写了分手信,她以为白晓聪会挽留,谁知那厮居然不回。
冰淇淋戰隊進攻
只是简单的挑拨和误会,但加上伯恩的无耻,和乔美玲两头都想要的无良野心。
叹西游 夜已深了
钢骨之王 情终流水
于是事情越演越烈。
因为此刻伯恩喝多了,忽然起身硬搂住陈慧颖必须要喝一杯,不然的话以他的权势,在这里会让陈慧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的两个同伴可都是我的女人。”伯恩威胁道。
他的同事们在起哄,必须喝。
毕竟港派生对于他们而言,是三等人,他们是仅次于瓦坎达唐人的存在嘛。
其实这种情况在后来的职场也很常见。
小领导在圈子里呼风唤雨习惯了,于是很膨胀,自以为能解决和搞定一切。
而为生活屈服的人,低头后就会没完没了的低头。
除非你掀桌!
陈慧颖显然没这样的能力,白晓聪有,可是白晓聪对她而言只是个有钱人家,毕竟白七在香港无名。
不过白晓聪就在这里。
只是他刚起身,陈别江蛮狠的摁住了他,狞笑道:“人心是要试的,你马子如果硬气到底,这个女人你不娶,我和你就不是兄弟!”

yop7a精品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討論-19故友辭行入夢來鑒賞-qp2p3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如今瓦租界的人都将瓦坎达称为祖家。
这个称呼还是和英国人学的,因为英国人总把英国成为祖家。
但唐人称呼起祖家来自然充满自豪。
因为瓦坎达如今依旧是世界强国之一。
是冷战两端的至关重要第三边。
不过没有人知道,瓦坎达真正的科研中心其实已经在这些年移至了香港,瓦坎达本土处更多是成熟的科研工业体系。
南美的人口资源和物资资源不是香港可比的。
但是韩怀义明白,一旦回归,有整个大陆为后盾的香港就将爆发出远超南美的实力。
而这一年,中国和南斯拉夫以及阿富汗建交。
周总理还在万隆会议提出了互不干涉内政原则,获得亚非国家的支持。
不过也就在这一年,中国足协成立。
韩怀义得到这个消息时都懵逼。
什么鬼?足协成立了?
不可以!
话说他本来要去瓦坎达玩玩的,闻讯之后韩怀义立刻利用自己的影响,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他做了三件事。
首先,香港足球协会成立。
其次,东南亚联赛成立。
再其次,东南亚联赛冠军VS南美联赛冠军的亚美冠军杯赛事成立。
香港其实早就有足球总会,并且在1914年就成立了。
但是韩怀义要的不是听他们指挥,而是抢班夺权,于是这厮仗着财大气粗直接成立自己名下的香港足球协会。
并细致的要求每个学校每个年级每个班级都必须有足球队。
另外他还提出了“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的口号,设立了免费的义务加餐制度,为孩子们的身体所需提供帮助。
同时他设立的东南亚联赛,国家包括泰国越南老挝菲律宾马来兼澳大利亚。。。
忙完这件事,都已经是55年的秋天了。
中秋当晚,韩怀义面前的桌上,熟悉的面孔,只剩下了韩怀忠一家,梅洛一家,杜月笙万墨林,戴雨民和歪比他们。
费沃力,马莫耶,凯斯普早已经故去。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杰森也没有精力赶来这里过节。
而留在香港的白七也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吃完饭韩怀义去了趟医院。
白七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听到他来,白七睁开眼。
过去的胖子经过些年的锻炼身体本已很标准,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血栓导致他半身不遂,现在白七已成了皮包骨头。
“怀义,我没几天了。”白七说。
然后他说:“锻炼有屁用啊。”
“阎王要收你,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不是锻炼啊,你早就走了。”
“从扬州到上海,到美国到巴拿马再到瓦坎达,再到香港,我本来以为你要坐天下,然后带我衣锦还乡的呢。”
“回去谁记得我们?石宜玉早就走了,张仁奎也是,就更别提石金涛那老骨头了。马祥生不肯回来了,魏允恭的后裔也是。。。”
一个个少年时就熟悉的人和模样从两人脑海里流淌而过。
那是如今仅他们和韩怀忠能记得的岁月。
谁是谁的北辰星 泡沫の茶
我和傲嬌領妹的青春 廬軒
从风雨飘摇的清末民初走到现在,再回首已百年身。
白七微微张嘴,韩怀义用调羹喂他喝了口温水,忽然道:“要不老子给你拔了吧,看你这逼样都难受。”
白七!!不能够!
韩怀义接着又点上根烟,这里是不能抽烟的,但是白七也只是说:“你就作践我吧。”
重生之贖愛
烟圈如梦如幻。
白七问:“接下来呢?真去火星?”
“回不去咯。”韩怀义一笑:“我努力活到2000年吧。”
“那得一百多,你可得注意身体,别像我这样。”
“嗯,戒酒了,过些日也开始戒烟,要是像你这样,我就崩了自己。”
“呵呵,怀义,以后不要来了吧。”
“好。反正你在我心里,情义都在,你的后人我会照顾好。”韩怀义说完将烟头摁灭,拍拍白七的脸:“走了,老东西。”
他说完推开门再没有回头。
白七静静的听着他的脚步声要远去,忽然用尽力气喊道:“二狗子!你其实不是原来的怀义!”
“一半一半。”韩怀义说:“还算是。”
“特么的,说不定是个妖怪附身。”白七嘟囔道。
次日,韩怀义食言了。
因为白七在夜里安静的离去。
一夜之间,天人永隔,但是韩怀义是有预感的,因为他梦到了白七的离去。
毒公子搶親 下
凌晨一点左右。
韩怀义迷糊间发现自己在扬州老宅。
白七扭着大屁股跑进来和他说:“盛夏找你呢。”
“谁?”
超級黑道霸王 請叫我流氓
“就是那个小裱錶啊,刚来的。。。嘿嘿,大哥啊。”白七回头赔笑,韩怀忠板着脸看着这对活宝,摇摇头不管他们了。
韩怀义随即让白七在门口等,他去账房偷钱。
高先生死死捂着腰带,韩怀义用尽力气也抢不到,只好灰溜溜出门。
然后他发现站在门外街对面那颗梧桐下的白七满脸的茫然,韩怀义走去时他的身体都变淡了。
“怀义,我想起来了,我是来和你道别的。”白七说。
韩怀义忽然流下泪来。
“别哭了,怀义,你好好保重。”白七笑着道:“这一生,跟着你走南闯北,值得了。”
二点左右,醒来的韩怀义起来抽了最后一根烟,将烟灰缸砸去了花园,他继续睡觉。
早上起来,叶妮娜说:“白七。。。”
“我知道。”韩怀义摆摆手:“过会一起去。把他埋在鱼儿和老费他们附近。”
“嗯。”
也就在这一天。
宙灭天道
前往瓦坎达美资企业实行的香港大学学生陈慧颖的信来到了香港。
白七的孙子白晓聪刚跟着父亲祭奠完爷爷,就接到了女友的分手信,陈慧颖说:“对不起,我们不合适,你资助我上学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白晓聪只有高中学历,就到了新罗马的船厂做事,如今已经是中层管理。
今年23岁的他在四年前认识了在家里饭店打工的祖籍福建的陈慧颖,四年,陈慧颖本来答应他,出去实习回来后就结婚的。
这份突如其来的信让白晓聪彻底抓狂,他等爷爷过了头七,便去往了瓦坎达,因为他通过陈慧颖的同学,听说了一个不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