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貞觀俗人

sxnpg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890章 敲山震虎鑒賞-kc7pv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反抗大唐会死很多人,这已经是大家的共识了。
但是对于侬金虎来说,死亡何惧?诚如她对孟谷悮所说的,跟唐人交手日久,让她越发见识到了唐人的强大,她甚至也有些惧怕唐人,但那又如何?
怕了就不打了吗?
怕了就要一直逃吗?
不!
凭什么唐人要来进犯她们世代生活的家园,凭什么要让唐人来统治管理她们?
许多蛮部在强大的唐人面前妥协了,投降了,换取生活的继续,只是从此头上多了一个主人,一些蛮酋们降唐后日子还过的不错,长安天子给他们封官授爵,给他们赏赐封赠,甚至让他们送子弟到长安去读书做官,与他们贸易,带着他们赚钱。
许多蛮酋在这些纸醉金迷中沉醉了,可侬金虎却偏不。
终于说服了孟谷悮后,侬金虎便立即开始点选兵马训练,一面派人打造船只,准备渡江。
对于有些犹豫不决的诸部,侬金虎告诉他们,江北现在十分空虚,唐人只有不过三千人,而滇东的爨氏也早对唐人不满,正在召集诸部准备起兵响应,与他们南北夹击唐人。
所以这次出兵,会十分轻松,他们以众击寡,杀过江去轻松就能将唐人击败,到时唐人从交州运来的无数钱粮器械,包括那些让他们羡慕的明光铠甲黑漆马槊,那些柘木长弓,那些强弓劲弩,那些精良的透甲箭,全都将成为他们的战利品,还有唐人从中原移民过来的汉人,也将成为他们的奴隶。
只要打过江去,谁先抢到便是谁的战利品!
在侬氏的鼓动下,诸蛮倒也心动起来了,他们想的也简单,过江去抢一把,然后就退回来,反正那江北也不是他们的地盘,抢了就跑,多爽。侬氏想回句町,那到时她自己回去面对唐人的报复,他们抢完就回来。
红河南岸的变化,很快传到一直密切关注着这边的程处默耳中。
秦琅走后,他就成了通海都督府的最高长官,朝廷已经下文,批复同意由程处默检校通海都督,甚至为此还特意给他破例把武阶给提了一级。通海都督兼通海州刺史,再兼通海军使。
一人身兼数职,全权掌控这块地方。
通海军只有三千兵,数量不多,但要维持这块巨大的新占之地,好在秦琅走前给他留下了一份详尽的方略,他照着却执行就是。
通海军数量不足,那就招募蛮丁,组建各级的土团,设立城傍兵、侧近军,各县组建巡检队、壮班,乡里保甲,又组建联防队、保安团。
于各紧要处修要塞、城堡、烽墩,就连新移民们,也都是建的带有防御功能的围屋、屯堡。
“红河南岸的蛮子们异动很大,各种探马过江,探回来的消息,都说他们正在准备渡江来犯,这次动静会很大,出兵规模估计不小。现在正在日夜打造船只,训练兵马······我们得开始征召兵马,准备迎战了,通海军得开始调兵往红河北岸,另外诸蛮也要开始动员起来·····”
都督府里的官员,有半数是原来程处默舰队的将校,也有半数是一开始随秦琅东巡时京城百司抽调的官吏,这次秦琅走前,选了一批自愿留下来的人,授予都督府职,基本上都是按升两三级留用的,虽说也多是挂个检校名,但只要留下来做出成绩来,那就能转正,这相当于走个捷径,快速升官。
都督府检校长史是来恒,原政事堂枢机房的堂后官,“要打仗的话,不光是征召兵马,还得要调集好钱粮物资。这战事一开,钱粮军需物资可就如流水般的消耗,必须得提前准备好才行。”
秀水河畔的通海要塞里,一众人坐着军议,脸上倒看不出多少紧张感来。一路打过来,这些人不论文武,又或年轻还是年老,哪一个不算的上也是身经十几战了。
偷袭过高句丽人的卑沙城,平过流求岛番,又在岭南打了这么久蛮子,对于蛮子都打出优越感来了。
“蛮子大约能集结多少人马过江?三万五万还是十万?”
“他们会在哪里渡江?”
清客
程处默捧着茶杯,不屑的道,“我估计蛮子既然要来犯,怎么也得拉上个十万八万的,到时再号称个二三十万,虽然我们都知道,那都不过是群乌合之众,许多都是妇孺老弱来凑数的。”
“至于说他们进攻的方向,以蛮子的那尿性,最大可能便是自罗盘甸直接渡江,登陆北岸后便沿着青龙河谷往北,一路奔着我们通海城来,这是最大的可能,毕竟蛮子们一根肠子通到底嘛,如今肯定是以为卫公回广州了,水师也来的少了,就真以为有便宜可占了?他娘的,他们敬畏卫公没错,可难道老子程处默就是那好捏的软柿子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老程越说越气,这分明是瞧不起他啊。
其它官员们也都是在秦琅幕府里混了快两年了,相处的也熟了,大家都只是笑笑,“那可不,你程大郎跟卫公比起来,那还差的远了。”
“可不,卫公那是大唐战神,还是门神兼天王,一人灭了数国,斩杀的敌军都是数十万计,你老程算哪个葱啊,南蛮子可不知道你以前在胜州跟突厥人赶牛放羊的事!”
现在南蛮子们只怕秦三郎,秦三郎的名字听说在蛮部都有婴儿止啼的功效,但是程大郎的名字嘛,好多蛮子根本都不知道这是谁。
一阵轻笑过后。
来恒提醒程处默,“要提防爨氏趁机做乱,我们可不能腹背受敌,两面开战。”
“爨家尽出些龟王,这等人有什么可担忧的?”有人笑道,爨归王把妻子阿姹送给秦琅暖被窝这事,现在可是在滇地传扬的十分广的,人人都在嘲笑爨归王,称他为乌龟王。
“爨归王这人够狠,一定要多加提防,不过眼下爨归王估计还不会乱来,怕就怕南宁那边的东爨诸人,这些家伙早就在蠢蠢欲动了,难保我们这边跟南蛮开战,他们那边就要趁火打劫。”
程处默放下茶杯,捋了捋下巴留的胡须,“倒也简单,找个理由,咱们先下手为强,狠狠干东爨一下子,打的他不敢再有半点痴心妄想便是!”
“不妥,如今群狼环伺,我们不宜树敌过多,双拳也难敌四手,不如催促下爨归王,让西爨先跟东爨打起来,到时东爨自然也就自顾不暇了。”
老程点了点头。
“这个乌龟王,之前对卫公那是恭恭敬敬,连老婆都送给卫公暖床了,老子现在坐镇通海出任都督了,他倒是屁都没有一个了。看来是得好好敲打他一下了,你们有什么好点子,给我出一个!”
之前秦琅就有让西爨跟东爨开打,让二爨内战,通海军可坐山观虎斗,这爨归王也老实听令,但秦琅一走,这家伙在昆州就没信了。
程处默这段时间都忙着修要塞筑城池立屯庄安移民等各种事情,一时倒也把这家伙忘记了。
“这倒是非常简单的,只要来一招简单的敲山震虎便行了。”来恒走到地图前,手指在通海旁点了几下。
千亿追妻,医生老婆太高冷 秦嬷嬷
“这或这,都行。”
程处默若有所思。
“这就么简单?”
“自然!”
来恒所说的办法,就是派一军北上,进入西爨的地盘里,自然能让爨弘达父子明白通海都督府的意思。
“玉溪或江川,任选其一,不过我觉得玉溪可为首选,派一支轻骑出上关,只需要入境个十里八里的就行了。”
玉溪因其境内有玉溪大河而得名,滇地多山,山地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坝子,如通海就是一个坝子,一片湖积小盆地平原。而杞麓湖北面,还有两块相邻的坝子,一东一西。
西北就是玉溪坝子,因有玉溪大河流过而得名,这块坝子比通海要大,条件更优越,而且是通往昆明的重要通道。
至于江川坝子,则也是块湖积平原坝子,有一个利水湖,也就是后世的星云湖,是紧挨着抚仙湖南端的一个湖。
江川坝子没玉溪坝子大,可沿着杞麓湖、利水湖也同样可直达昆明。只是杞麓湖北面与利水湖之间,交通不便。
通海都督府设立后,秦琅于两湖之间设立了一个雄关。
而通海与玉溪之间却有两条较为平坦的通道,一是直接从杞麓湖西北经过一条沙河进入玉溪坝子,另外一条则是沿杞麓湖南的九曲大河溯流而上,便能一直到达上游源头玉溪坝子了。
从杞麓湖西北过去,有一道上关。
而从曲江大河过去,在玉溪坝子南端的峨山下,有一个双江寨,通海都督府占领后更名为下关,从这里过去便是玉溪境内。
从下关北上,并不需要再沿玉溪大河走,因为玉溪大河往下关西面去,然后再山区里蜿蜒许久,才又连接了坝子里的玉溪大河源头。
下关、上关、雄关。
这是过去通海与昆州西爨的一条边界线,双方谨守这条界线,互不越界,很有默契。
现在来恒提议,只要派些骑兵随便出三关中的哪一关,那么昆州那边都会震动,他们都会明白通海这边的意思。
“爨弘达向来胆怯,我们若越界,他绝不敢再装死,至于那个乌龟王,他是个聪明人,所以我们态度摆出去后,他就必须得向东爨动手了。”
老程捏着下巴,“可万一他们就是装死呢?”
“那也容易,把玉溪坝子和利水坝子都占了,给通海都督府添两个县。”
因为之前秦琅强势进入杞麓湖,西爨畏惧,所以主动把兵马北撤,玉溪和利水这两个坝子,都几乎没有留兵马驻扎,特意留出一个缓冲区来。
“好,我这就给卫公汇报!”

ola8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882章 始亂終棄秦三郎分享-23gjf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秦琅喝着银耳汤,“你去给我把阿姹打发了,就说爨归王这事办差了,我秦琅不是那种仗势欺人夺人妻女的人,这事呢就当是个闹剧,不提也罢,让她回去吧。公主也回交州了,阿姹也便随爨归王一起回昆州吧。”
张超笑着道,“人家都送上门来了,不要白不要,我看这阿姹平时虽然有些凶有些冷,可换身衣裙倒也挺有一番味道的,你不如就收下嘛,这长夜漫漫,被窝里有个人不也挺好。”
“你就不怕这阿姹其实是个刺客?万一她是来行刺的呢?”
张超赶紧道,“她敢,量她夫妻也没这个胆子。再说,谁会把妻子送人床上来行刺啊?”
秦琅终究是拒绝了。
这跟阿侬那事不一样,当初阿侬是自己自愿,虽说也是半被逼无奈,可终究你情我愿的事情。而现在是爨归王卖老婆,哪怕阿姹来了,这事情说出去,终究是难听,甚至不止难听这么简单。
再者,秦琅也觉得这阿姹未必就那么可靠,万一是个刺客呢?就算不是刺客,这也摆明了是爨归王送到身边的探子啊。
“赶紧给我送走,我又不缺女人,只要我点个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赶着往我床上钻?”
张超笑着去了。
然后又回来说那阿姹不肯走,还说这事情她是自愿的,并说她愿意给秦琅做妾,但要带着小儿子守忠一起过来,还说可以给守忠改姓秦,又说希望秦琅将来能送守忠到长安去生活,最好是能进国子监读书云云。
“这娘们倒是挺厉害啊。”
秦琅摇摇头,还是拒绝了。
阿姹是一朵美丽的花,但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轻易碰不得。
“三郎,我倒觉得不如收了,这阿姹可是乌蒙部的半个当家,乌蒙山地蛮骑可是乌蛮三十七部中最彪悍的,若是你收了阿姹,这乌蒙部岂不马上就为你所用,到时打东爨,正好让他们打前锋······”
“滚,打个爨氏,老子用的着这么费尽心思么?”
这一晚上,阿姹却并没走,秦琅没见她,她硬是就呆在屋外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阿姹从院里走出去,然后收拾了下自己的包袱便又回来了,爨归王一夜未眠,坐在门口看着阿姹回来,眼睛赤红,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阿姹对他视而未见,径直进屋收拾东西,然后走出门。
走了几步,停下,没有回头,站在那里说道,“秦公昨夜待我很温柔,待我随秦公到了广州后,我会派人来接守忠。”
“走了!”
爨归王握紧拳头,双眼赤红,站起来咬牙切齿,可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眼睁睁的看着阿姹走远了。
秦琅吃过早饭动身起程,阿姹仍穿着昨晚的那套汉式衣裙带着几个乌蒙女蛮跟在后面。
“阿姹夫人何意?”秦琅无奈。
阿姹却很淡然,“我现在是你的妾侍了,顺便问一句,你屋里有几个妾,我现在排第几?”
“阿姹夫人请回吧!”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跟爨归王已经和离了,现在我是你的人。”
“可我并没有同意啊。”
“我们乌蛮女子蛮的很,打定主意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九头牛都拉不回,不管怎样,现在我就是你的妾侍了,你去哪,我便跟到哪,回头我会派人去把我儿守忠接到身边,你替我送他到长安入国子监读书·····”阿姹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理会秦琅的意思。
“阿姹夫人?”
“卫公,我昨夜在你府中一夜,不管你如何对外解释,现在整个通海的人都知道爨归王把妻子送你,你留宿一夜。很快,整个滇地的人都会知道这事,卫公既然背了这名头,又何必在意其它,以你的身份,你也不会惧点什么风言风语吧?还是说,卫公嫌弃我人老色衰?又或是讨厌我脸上这刺青?”
“夫人挺好,只是这事太过荒唐?”
“有什么荒唐的,你们男人不常说女人如衣物吗?我们女人不过是那可以随意抛弃更换甚至是赠人的衣物罢了,这也是女人的悲哀。”
秦琅劝说了几句。
结果阿姹道,“我曾经满心托付那人,以为可以托付终生,想不到终究还是错付了,秦公以为那样的男人,还值得我再回去吗?”
洪荒之准提问道 万山过客
秦琅拒绝阿姹相随,结果阿姹却依然自顾自的骑马跟随在队伍后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送行的队伍里也有爨归王,许多人当着他面指指点点,爨归王沉默着一声不吭。
“把你妻子领回去!”秦琅没好气的对这个家伙道,真是凭白惹一身骚。
詭夫大人太兇狠
“阿姹如今已与我休离,跟我没有关系了,她的来去是自由的,归王只有一个恳求,愿卫公能够善待她。”
这种话听着更让人恶心厌烦。
“卫公既然昨夜都收用了阿姹,如今为何又说这般不负责的话?卫公难道也是那种吃干抹净不守信用的人?”爨归王居然不顾众在在旁,大声的问道。
秦琅差点暴走。
“爨归王,你放肆!”
尘中卿
“卫公,难道某说错了吗?多少人看到阿姹昨天晚上进了你府,留宿一整夜,天亮才归,收拾了东西又跟着你了,你难道要说昨天晚上你们孤男寡女两人什么也没干?”
他故意把话说的很大声。
四周一片哄笑之声,尤其是程处默等居然还吹起了口哨,秦琅临走了,想不到还给他们送了这么大一乐子。
他们倒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反觉得秦琅很有本事啊,当然,爨归王的无耻也是刷新众人的眼界,而那位阿姹昨夜居然真的去了三郎那,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秦琅招手叫来阿姹。
“阿姹夫人,你跟爨归王解释一下,我们昨夜面都没见,更没什么其它,你还是跟他回去吧,这事闹的不像话了。”
阿姹看着秦琅,却瞧都没瞧爨归王一眼,当着众人面,阿姹道,“卫公昨夜搂着阿姹欢好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那时还说阿姹身上有股独特的幽香,还说阿姹身上的纹身很好看呢,怎么今天当众却说见都没见?卫公是嫌弃阿姹了吗?”
哄声四起。
这下彻底坐实爨归王的话了,甚至让秦琅有了渣男的标签,连程处默都有些看不下去,特意过来小声道,“三郎啊,咱们可不能做那种始乱终弃的事啊,既然这爨归王赠妻,三郎你也没拒绝,收都收用了,那就干脆把人带走就是,你怎么能裤子一提,然后就吃干抹净不认帐了呢,这可不是咱们长安爷们能做的事啊!”
秦琅瞪了他一眼,“滚,瞎起什么哄,老子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
牛见虎也道,“就是,咱们三郎向来是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想当初陇右之战的时候,人家睡了吐谷浑公主,睡了名王的又胞胎女儿,可有不承认?”
“三郎啊,这到底怎么个回事?”
一群勋戚贵族都围着秦琅,想打听下这离奇的绯闻八卦。
秦琅看着爨归王,又看着阿姹,到真是让他们夫妻俩搞的晕头转向了,再看看四周的人,就连程处默他们都不相信他是清白的了,别人自然更不会信了。
“阿姹,你这样做,可是让你自己没有半分退路了啊。”
阿姹却很自然的道,“我早说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听说三郎也是名神箭手,这道理肯定比我懂,我们乌蛮女子很蛮,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转。”
“阿姹你这是赖上我了?”
“卫公多我一个也不多吧,何况我也并没有那么差,不是吗?”
“若是两情相悦,倒是不在乎,可问题是这事情我感觉被强上了,让我觉得很别扭,我这人吧,不喜欢被人强迫,我更喜欢掌握主动。”
“卫公就原谅阿姹一次吧,请带我离开,给我保留最后一点体面,我现在一刻也不想再看到那个男人!”阿姹说着,居然眼角流下了眼泪。
这让秦琅大为惊讶,本来总觉得这事就是他们夫妻俩设的一个套,心怀不轨,另有图谋的,可是现在却怎么感觉越来越狗血了。
难道爨归王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送出老婆,而阿姹因此看透了这个男人,心灰意冷,便想跟他离开?
“其实有很多其它办法的,何必非要用这一个?”
重生—天才音医师 相思如风
秦琅也不太愿意让人围着看笑话,阿姹的眼泪让他有些心疼,虽然也只是半信半疑,终究不愿意在这被人当猴看,反正一个女蛮子愿意跟着就跟着先,还能妨碍他到哪去?
再者,其实内心深处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愿意投怀送抱的,不管是不是另有居心,终究是能让人内心愉悦一下的。
“我带你走也可以,但我秦琅可不是那种能够被人随便欺骗甚至是利用的人,你可要先想好了,一旦真跟我走了,可就没有回头路了。”秦琅道。
阿姹望着这个年轻的男人,毫不犹豫的道,“我不后悔,我也早做好了准备了,我们女人本就是无根的浮萍,无干的藤蔓,找到一颗大树依附,本就是命运。只要卫公不嫌弃我就好。”
秦琅摇了摇头,然后也懒得再理会爨归王等人,直接便上马启程,身后留下一片嘘声,似乎觉得卫国公终究还是被阿姹揭穿虚伪面目,有些可笑。
修罗校草:狂丫头,你站住 小山茉莉
而爨归王站在那里,一直望着阿姹,但从始至终,走到身影完全消失不见,阿姹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再也不见那个身影,爨归王怅然若失,心堵的难受。
而四面还尽是一片嘲讽之声,人人对这个送老婆的家伙不屑一顾,纷纷远离。

ps3bm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 txt-第880章休妻讓妻爲哪般分享-fjh8y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贞观八年三月。
杞麓湖畔秀山下,爨归王看着跟随自己十余年的阿姹,常年习练武艺的她虽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看着却依然年轻,有如少女般健美。
这些年,她对自己是毫无保留的付出,甚至有如一个姐姐在照顾一个弟弟。
“阿姹,我有一个想法。”
“你说。”阿姹一如继往的对丈夫信任着。
他扫视了一遍周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凑到她耳边低语一阵。
阿姹的眼睛猛的睁大了许多,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脸上也没了半点血色,惨白惨白。
“你说什么?”她颤抖着声音道。
“阿姹,这是为了我们爨氏,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我知道这样对你太残忍了,可那秦琅绝非易与之辈,我若不肯拿出些真正让他放心的来,他是不会相信我的。”
天煞神相
“可是我跟了你十八年,十三岁便嫁给你了,我为你生下三个孩子,我们······”说着,阿姹说不下去了,泣不成声,这个在乌蒙部落里能顶半边天的女蛮将,在丈夫面前从来都是小女依人般的温柔,可现在,丈夫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知道你委屈了,可是我们如今面临的是灭顶之灾,稍有不慎就可能要举族灭绝,阿姹,就算我欠你的。秦琅这人虽狠辣无情,但对女人却是名声不错,那金鸡垌的阿侬,跟了她之后便还不错,甚至他对阿侬之子也视如已出······”
“你不要说了,归王,我们何必要如此,大不了我们跟句町侬金虎一样,跟他们拼了,实在不行,我们也往南迁!你们爨氏本就是汉朝时南迁的汉人,与孟李等共称南人八姓,当初举族避祸南迁滇地,不也经营了这么大的家业,如今就算这里呆不住,可我们继续往南,那边的诸蛮遍地,并没有什么太强的势力,我们一样有机会重整旗鼓,再创家业的······”
爨归王摇了摇头,“谈何容易,如今这家业,是我爨家历代先祖,用了近五百年才打下来的,当年南迁创业,家族上下一心,才能在这蛮荒之中立足建立基业。然而你看现在的爨家,一盘散沙,内斗不止,这样的爨家一旦树倒就是猢狲散,哪还可能团结一心,再说,秦琅也不会让我们爨家南迁的,你以为那句町侬三娘,还有如今自称蛮皇的孟谷悮能有什么好结果?不会的,秦琅现在不动他,只是暂时而已,不出三五年,秦琅便会挥兵渡江,将他们一一扫灭······”
阿姹颤抖着,甚至绝望着。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自己深爱甚至崇拜的男人,在这种时候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来。
“你不要抛弃我,就算死我也愿意陪你一起。”
“阿姹,我信你,我也爱你,可我身上还肩负着爨氏家族,我不仅是你的丈夫,我还是孩子们的父亲,爨氏五百年打下来的基业,不能毁于我的手上!”
阿姹颤抖着,“你父亲才是爨氏的家主。”
爨归王向阿姹跪下,扶着她的手,“阿姹,我求你了,为了爨氏,为了我们的孩子们,你就委屈一下吧。”
“你是个男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阿姹突然觉得丈夫是如此的陌生。
“我向你保证,将来一定会把你接回来的!”
穿越誘拐我家爺
阿姹惨笑。
狂妃難馴:誤惹冷魅腹黑王 仲夏之雪
十八年的一心付出,结果却换来这样的结局,有如晴天霹雳。
“难道女人在你们男人的眼里,真的只如衣物一般?”
宠妻无度:毒王的神医狂妃
·······
良久。
阿姹抹干净了眼泪,眼神也坚定了起来。
“你起来吧,不是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我们夫妻十八年,你用不着跪我。你放心,我会按你的要求去做的,不是为了爨家,也不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只是因为我跟了你十八年,爱你十八年,如今,就算最后再为你做一件事吧。但愿你将来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爨归王咬咬牙,但还是没收回主意。
他要把自己的妻子送给秦琅做妾,这个念头也不知道怎么起的,却挥之不去。即将要离开杞麓湖返回滇池,要去完成秦琅交给他的投名状任务,临走之前,他却心神不宁。
秦琅给的任务很艰巨,但他相信秦琅要的只是他的态度,只要他行动了就行,并不一定要真的能杀掉爨乾福等人。可心里总有股子莫名的不安,有如一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十分危险。
他曾见过秦琅看阿姹的眼神中有欣赏赞美之意,也听闻这位年轻的卫公有许多美姬艳妾,既有名满长安的女校书,也有南蛮寡妇阿侬,甚至还有吐谷浑的可汗之女等,这是一个风流种子。
他在长安当奴隶的时候,是宫奴,专门在御马厩养马,也听说过许多长安贵人们的事,知道这些人风流好色,甚至有些人就是喜爱别人的妻女。
“阿姹,如今爨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长安天子在我们周边已经设置了西宁、南宁、东宁三都督府,册封皇子亲王镇守,又设立昆明、永昌二都督府,派两位宰相级心腹重臣分封于滇池、洱海,现在秦琅又南边和东边设立了通海和牂牁二都督府,再加上刚设立的弄栋、姚安等县,即将也要设一个姚州都督府,你还不明白吗,他们根本就没给我们留下半分余地,这是欲完全拔除我们爨氏的基业啊,可这个时候了,我父亲却还只是畏惧中原唐人,爨乾福等人却还总在想着如何吞并我们西爨·······”
“唐人对我们现在是四面包围,步步紧逼。”
阿姹惨白着脸,声音冰冷的道,“所以你一堂堂大丈夫,就想到送娘子?这又算什么本事?你一直以来都认为你跟那些山里部落的莽汉们不一样,你有见识有能力,还对妻儿温柔······”
“阿姹,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我们爨家需要你的牺牲。”
阿姹道,“我不过三十多岁的蛮族妇人,那卫国公年轻英俊,风流潇洒,能看的上我这样的残花败柳?就算你想送,人家都未必肯收。”
“不,我见到他看你的眼神,对你很欣赏,我也是男人,我知道那眼神背后的心思。”
“不要再说了,我感觉恶心。”
网游之剑神无风
“阿姹,我也是万不得已,我只盼你到了他身边后,能够替我们说说话,我也别无奢求,但愿意最后秦琅真能兑现诺言,最后给我们西爨留有一线余地便好,到时平灭东爨后,按约给我们姚州都督府,让我们爨氏能够继续存续,我也在这里向你承诺,将来,若我能得姚州都督之职,我定将这都督之职和家主之位传给我们的长子守隅。”
“阿姹,你也不希望,我们的儿子守隅和他的兄弟们,将来如我一样,被俘往长安,贬为宫奴,为唐人养马,甚至是被阉为宦官吧?”
阿姹向来佩服丈夫的眼光,认为他眼光长远,见识比起滇地的南人总要强上许多,可是现在,听着这些话,她却浑身发抖。
“你回头让人给我送一封休书来,还有,如果卫国公真不嫌弃我愿意收下我,那我只有一个要求,三郎守忠才三岁,我舍不得他,我要把他一起带过去。”
归王摇头,“守忠是我儿子,爨家人,我不能让他认别人做父!”
阿姹冷冷道,“我不也是你妻子?这是我唯一的条件,若是不答应,那这事便休要再提,我们也不要再做夫妻了,我自回我娘家乌蒙部。”
爨归王咬咬牙,看着眼神坚定的妻子,“好。”
两人沉默了一会。
爨归王站起来,伸手去拉妻子手,阿姹却甩开了,“我先回去了,有结果了派人来通知我,我也不想再见你,就这样吧。”
目送着妻子离去,爨归王站在原地,双手紧握成拳,咬牙切齿。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是最不堪的一目,可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一步,如果送出妻子,真能换的爨家保留一脉,他觉得这终究是值得的。
他爱阿姹,可身为男人,身上肩负着更多。
······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秦琅,见到来辞行的爨归王,简单的交谈几句后,爨归王递过一个信封。
原以为里面会是银票庄票一类的东西,结果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封休书。
休掉妻子阿姹。
印章鲜红,指纹都还是新鲜的。
“贤伉俪这是闹什么别扭了?可我要帮忙调和?”秦琅问。
爨归王拜伏地上,恭敬的说出了自己让妻的打算。
秦琅惊的目瞪口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男人?
老师!别打屁股! 冷陌依
看着屁股高高撅起的爨归王,秦琅觉得自己三观尽毁。
“你开什么玩笑?”
网游之牧神 常羲
“卫公,这不是玩笑,这是我的诚意和决心,归王对大唐忠心耿耿,对卫公敬仰无比······”
壞蛋老公霸道愛
“你这是侮辱我!”秦琅有些恼怒。
“卫公,阿姹今年三十,虽从我十八年,但你也看到,她依然年轻健美,她到了卫公身边后,定会对卫公体贴服侍的·····”
“不要说了,我秦三郎哪里看起来像那种夺人妻女的人?”
“不是卫公夺我妻女,是我爨归王自愿赠妻,阿姹也仰慕卫公自愿跟随·····”
“滚,现在就滚,马上滚,滚回滇池去,想办法先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要紧,不要总是想这些歪门邪道,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出卖,算什么男人,这样的人,让我如何信任?你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出卖,我如何能相信你不会背叛大唐背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