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金色茉莉花

优美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一十六章 小鎮煙火展示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老远就看见三岔路口热气升腾。
好多人聚集在这里,有的已经坐下吃起来了,也有的还站着买饭。
周离走近去看,路边摆着有几口炉子,上面架着直径近一米的大锅,有的盖着盖子,有的敞开着。米饭和菜已经卖得只剩三分之一了,但从油口来看,原先是装满了的。
饭有红薯米饭和红豆甜饭。
看得见的菜有莲白回锅,大块的莲白大块的肉,里面有汤水,更像是炖煮了,这是大锅菜的通病。还有周离叫不出名字的一种青菜,白绿白绿的。
只这一荤一素,里面都看得见酸菜的影子,似乎是为了这样也能很好吃,于是又有点像烩菜。
还有两个盖着盖子的锅。
楠哥莫名兴奋,凑过去指着两口锅问:“这两个里面是什么?”
老板没吭声,揭开给她看。
这两个大锅是蒸锅,一口里面摆了一半的梅菜扣肉,另一口还剩几碗粉蒸肉,都用的粗碗装。
武 极 天下
楠哥咧嘴笑了:“粉蒸肉比咸烧白更抢手啊……好多钱一个人?”
老板的声音透过口罩显得瓮声瓮气的:“一荤一素十块钱一份,粉蒸肉十五,咸烧白二十五。”
“不是按人、管饱昂?”
“不是。”
“昂……”
楠哥点点头,有点失望。
槐序也有点失望。
周离则悄悄观察着老板打饭。
用的是一种一次性的碗,就大小来看更像是一个盆,老板用的勺子比周离平常吃饭的碗还大,一勺满满当当的饭还得再添半勺,打菜也是毫不含糊,量给足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一个中年大叔端着碗,垒出了尖,上面大块大块的五花肉肥多瘦少,颤巍巍的,热气在空中凝成白烟。大叔笑嘻嘻的往后走去,脸上皱纹叠在一起。
后面的路边摆了一长排的折叠桌椅。
周离明了了——
难怪一路走来都没看见中餐馆,尽是些面馆小吃店,原来是这个行业巨无霸导致的。
“给我们一人来一碗吧,再来两个粉蒸肉,一个咸烧白,我尝尝味道再说。”楠哥已经安排好了,“周离你把那个谁牵下来,小心点,再把马牵远一点拴好,免得影响人家做生意。”
“你成那个谁了。”周离扶着郑芷蓝下马,小心翼翼的,又对她说,“你站这吧,我去拴马。”
“好。”
小郑姑娘乖乖的站着不动,眼睛到处看。
等周离拴好马回来,他们已经打好饭了,坐在后面的矮桌子上,给他留出了一个空位。
桌上冒着热气,在这冬天显得很温暖。
周离走过去坐下,看着面前的一大碗饭,他有点出神:“好多,肉好肥……”
“肥肉才能抵饿,你看看在这吃饭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肉弄瘦了不仅成本上去了,他们还不爱吃。”楠哥手拿筷子却没有动,而是耐着性子给他解释,“对于这些吃过苦的、或者还在吃苦的劳苦大众,他们都很朴实知足的,没有那么讲究,大冷天有一顿热腾腾的饭,还能有肉、能管饱就很满足了,所以量少了也不行……唉我跟你说个屁,快吃快吃,不要那么多废话,嫌肥的可以夹给我,或者丢地上喂狗。”
“听起来怪怪的。”
“?”
“这样老板能赚钱吗?”
“当然能,不赚钱人家吃什么。”楠哥低头猛刨了一口,嘴里包着饭,“主要卖的是量,薄利多销,你没见全镇的人要吃饭都得在这来吗,其他饭馆根本做不了。”
“这是不是叫行业门槛?”周离想了想。
“哎哟!聪明!”楠哥夸奖了他,又低头猛刨一口,吃下去后仰头长长吐出一口气,“舒服……我很小的时候上街赶场就是吃这样的饭,这才是赶场的正确打开方式,好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哦。”
看她吃得香,周离也吃了口。
味道居然很不错。
当然是没有饭店小炒做得精致的,除非饭店厨师手艺差很多,不然大锅饭有天然劣势。但这里的饭吃起来自有一种奇特的感觉,和人来人往的小镇集市很配。
粗茶淡饭,人气与烟火。
和城市里是全然不同的感觉。
一块粉蒸肉夹到了他碗里:“这个肉还不错,做得可以,有水平的,咸烧白太肥了,你估计吃不下。”
周离点点头开吃。
确实很棒。
余光一瞄,大黄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懂事得有些可怜。
周离本想说给它也买一碗的,倒地上就可以了,再想想也不太合适,只得多丢些肉给它吃。
这时让他意外的事发生了——
槐序居然撕了一整个鸭腿递给大黄。
香酥板鸭烤得外酥里嫩,非常好吃,是槐序的大爱之一,而鸭腿又是精华,往常他没有这么大方的。
emmm……
可能是老妖怪产生共鸣了。
周离点点头,继续吃饭。
饭后坐着休息一会儿,再去超市里逛一逛,买点零食酸奶,就回去了。
路上楠哥还和别人发生了冲突。
因为他们在山脚下的村子里遇到几个开着小卡车来卖玉石床垫的人。不光是真玉做的,还带电磁疗法,什么腰椎颈椎肩背、风湿关节病,只要买了它都能治,一张床垫只需要两千八百八十八。好多老人围着看,被他们请的托哄得心动不已。楠哥看不得这样的事情,当场买了一把小刀把人家车轮捅了,还说要报警。
那群人最开始看他们年轻,做出很凶的样子试图将他们吓走,但楠哥看起来似乎比他们更凶一点,于是他们就很果断的换上备胎开走了,并没有打起来。
一路上楠哥都在愤愤不已,气恼自己说话应该再暴躁一些,刺激得他们动手、打起来才好。
回到小山村时已是下午。
周离挨着挨着给四只妖怪打招呼,叫他们来吃烧烤。
然后趁着楠哥和小郑姑娘收拾菜的功夫,他端着高板凳走进屋子里,开始换新买的灯泡。
“这个灯怎么是白的?”槐序在旁边仰头看着。
“节能灯,更省电,更亮。”
“那为什么以前不用这个灯?”
“以前没有。”
“为什么没有?”
“你问题太多了。”
“嗯?”
问题宝宝满脸都是求知欲,仰着头等着他回答,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便有些生气:“等下电着你!我看了好多人类被电着的视频,变得黢黑,丑死了!”
“不会的。”周离换好灯泡,又对他说,“你帮我拉下开关试一下,看能不能亮。”
“咔……”槐序站在原地不动,还是仰着头,睁大眼睛,“亮了诶。”
“下一个。”周离从板凳上下来。
“我来换我来换。”槐序跃跃欲试。
“行。”周离知道他贪玩,“我给你说下怎么换。”
“快说快说……”
“你别急躁。”
“你别啰嗦!”
“……”
最后一个灯泡也点亮了。
除了第一个是周离换的,其余全部是槐序换的,周离也不知道换个灯泡有什么好玩的。
等他收起板凳时,才注意到小圆和老灰已经来了。
小圆就站在他脚边,也仰着头盯着头顶的灯,圆圆的眼睛里倒映着在白天并不明显的节能灯,十分好奇。
“这个是怎么亮的?好神奇。”
“这个的原理是……”周离想了想,不自觉露出了笑容,“通电它就亮了。”
“哦。”
小圆乖巧点头。
周离又笑了,目光瞄向槐序,只见槐序眨巴了两下眼睛,渐渐地也咧开了嘴角。

ppgha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一十章 上午鑒賞-vwi4u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堂屋。
小婶坐在一条高板凳上,正在给郑梓豪整理衣领,一边理一边碎碎念的埋怨小叔给孩子穿个衣服连衣领都是塞在里面的。
周离在她对面坐下,十分乖巧。
小婶停止了碎碎念,抬头对他笑了笑:“在哪读书啊?”
“春明。”
“噢春明……哪个学校?”
“彩云大学。”
“是个好大学呀!”
“将就吧。”
“家里有几个啊?”
“还有个弟弟。”
“弟弟读……”
“比我小一级,也大一了。”
“在哪读啊?”
“清华。”
“哦哟那不得了!”
“是,他比我厉害。”
“你也厉害你也厉害……”
“我不行的。”
周离从小虽然孤僻,但这一类的对话他也经历过好多次了。老周那些生意上的朋友们就喜欢这样问他,讨厌死了,现在看来,可能全国的长辈面对陌生晚辈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
“你们三个是一个大学吗?”
冥王傭兵 聖天洛
周离耳朵动了动,听见身后传来的带着楠哥特征的脚步声,他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语气温和,继续回答:“也是一个高中。”
血煉弒天 醉夢星痕
“那不错啊!你们放假了吗?”
一只手从周离后脖颈伸了过来,放在他脖子上,像是在取暖,但手却非常暖和,比他脖子还暖和。
靠在小婶腿上的郑梓豪见状立马跑了过来,跑到他身后,学着他和小郑姑娘的称呼喊着楠哥,似乎已经将昨晚的事忘掉了。
周离不动声色:“前几天就放假了,连夜回的雁城。”
“那挺早啊。”
“是。”
接着身后传出楠哥的声音:“今天天气挺好啊,大清早就出太阳了。”
小婶点点头回应:“这几天天气都挺好,在城里难得看到太阳,最近天天都有,就是只晒中午和下午那么几个小时。山上就不一样了,这个冬季里十天有八天都会出太阳,从早照到晚。”
血色汉末 王元朔
“光线充足,果子甜。”楠哥话里带着笑意,让人听了很舒服,“小郑最近重了好多果树。”
“就是,等明年果子熟的时候我再带郑梓豪来摘点。”小婶也笑呵呵的。
“那感情好啊。”楠哥依然笑着,“自家种的果子纯天然无公害,而且这山上种的,说不定比外头卖的还甜。还可以来看看小郑。”
“就是就是!”小婶的想法被她完美戳中,“你们也可以多来呀!只要有果子熟的时候就来,管他的哟,一个摘一大包、摘三大包回去,反正郑芷蓝一个人在这里她也吃不完,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句话好,烂地里不如烂肚子里!”
“可不是嘛。”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在此期间楠哥的手依然放在周离脖子上,让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坐着,不敢动弹。
和先前小婶对周离的审问不同,现在进行的话题无疑要有意思得多,小婶的神采也大不一样。在楠哥的主导下,她们又换了好几个主题,都是很接地气的,无缝衔接,有些周离都听不懂,比如什么独生子女补贴和祖遗宅基地,但显然小婶非常感兴趣。
她们聊得非常高兴,沟通完全没有障碍,以至于周离差点以为楠哥已经将先前的事忘掉了。
“妈妈~~我饿了。”
巫道真解 找不著北
“饿了呀?我去看看面煮好没得。”
小婶点头对楠哥笑了笑,起身往里走去。
周离也立马起身,闷头跟在她身后,可只走出两步,就被楠哥揪着脖子拉了回来,被硬生生按着坐回板凳上。
随即脖子上的手开始用力。
“你去哪?”
“我去看看面煮好没有。”
“你也饿了?”
“郑梓豪饿了。”周离目光往上,悄悄瞄了眼楠哥脸色,稍作沉默,“楠哥你好厉害,多亏你了。”
“啥?”
“刚才你没出来之前,我都尴尬死了,不知道说什么。”周离老实说道,并适时的投去不解的眼神,“你为什么和每个人都那么聊得来?而且你知道他们会对什么话题感兴趣。”
“哪里哪里,你这转移话题的功力也不赖嘛!”楠哥笑眯眯的说。
“……”
周离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力道,他又沉默了一下,随即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楠哥手背上,手已经没有刚才暖和了,于是他说:“都凉了,怎么你的手这么容易凉?还是把手缩到外套里面去吧。”
极品炉鼎:殿下我腰带呢
“老子要捏死你!”
“?”
怎么取到了反效果呢?
周离紧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幸好这时小叔从里面走了出来,还端着一大盆面,楠哥这才放开周离脖子,并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周离扭头看向别处,站起身:“我去里面端碗。”
“有人端了。”小叔说。
“哦。”
早上煮的是鸡蛋面,煎鸡蛋用的猪油,煮面的时候又放了盐,加上豌豆尖,再洒上一搓葱花,其实就这么吃也是有盐有味、鲜味十足的。像是槐序就什么也不放,端着一大盆面便呼噜呼噜的吃起来,每一口都是一大夹,吃得香极了,给周围所有人源源不断的提供‘好胃口’的buff。
周离本身也懒得放什么的,但他见到楠哥把昨晚吃剩的青椒鸡倒进了碗里,立马就得到了一碗青椒鸡肉面,他也跟着学。
然后楠哥端着碗走出去,坐到门口吃,他还是跟着学,和楠哥坐到一起。
武當爭雄記
现在还早,山上的晨雾远未散去,堆积在山谷里,淡金色的阳光照着雾气升腾,似乎也对胃口有不少增益效果。
“呼噜~~”
楠哥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似有些嫌弃。
“楠哥你吃豌豆尖么?”
“昂?”
“我夹给你。”
“你不吃昂?”
“你吃。”
“懂事。”
于是楠哥便将碗伸过去,看着他将豌豆尖往自己碗里夹,同时砸吧着嘴:“这山上的豌豆尖好像比我们山下的更好吃。”
“因为山上温度低。”
“嗯?”
“你少旷两节课你就知道,一些蔬菜在低温环境中会合成麦芽糖酶来保护自己不被冻死,吃起来就会有甜味。”周离解释道,“植物生理学的老师就讲过这个东西的,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白菜,俗话说霜打的白菜……”
“闭嘴。”
異界符文師 攻心
“好的。”
“明天多掐一点。”
“知道了。”周离老实点头,“那还有好多呢,只是我好像看见有一支开花了,开花了是不是就不能吃了?”
“哦哟你在问我?你不是很懂么?你翻开书查课本啊。”
“小气。”
“你才小气!”
“……”
周离专心吃面,不再理她。
吃完早饭也不是说就闲下来了,洗完碗后,郑芷蓝还有很多小动物要喂,大到牛马,小到鹌鹑,中间还有许多家禽家畜,还是比较忙的,要是遇到农忙时期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周离和楠哥跟着她转了一圈,回来休息一下,又要开始准备中午的饭了。